第15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上她還是不上?」壺七公沒答他的問題,卻又是一陣狂笑,笑得老淚都出來了,笑得戰天風又羞又燥,暗想:「也是,上就上吧,不就是個女人嗎?又不是強xx她,用得著問東問西的?倒白給老狐狸笑話一通了。」

  壺七公笑了一通,道:「沒上過女人可不行,跟你說,玄信可是個大色鬼,據那些宮女太監說,玄信那小子不到十一歲就和他老爹的一個妃嬪幹上了,現在的年紀比你也大不了多少,玩過的女人不說上萬,絕對上千。」

  「那有什麼了不起。」戰天風還是不服氣:「上過女人又怎麼樣,沒上過又怎麼樣?未必上了女人頭上會長角啊?」

  「不同,大大的不同。」壺七公搖頭:「上過女人的男人才能叫做男人,象你這種,只能叫黃毛雞崽兒,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田國舅玩得很大,假天子以後要見的人很多,這樣的破綻,是絕對不可以留下的,老夫挑了你上去,田國舅身邊的人絕對會看出來,不會同意的。」

  戰天風想不到這中間還有這麼多說法,定定的看著壺七公道:「那你老的意思是——。」

  「今夜老夫給你xx瓜。」壺七公哈哈一笑,帶戰天風出來,到外間,對一個丫環道:「叫黑白雙姬來。」

  「我又不是女人,破什麼瓜?」戰天風叫,心中一時也是怦怦跳,雖然他也揉搓過蘇晨親過蜜雪兒,甚至還在白雲裳的美乳上咬過一口,但都沒有真的成就好事,想到真的要和女人到床上去玩妖怪打架,還是有點兒緊張。

  不多會丫環擁著兩個年輕女子出來,都是二十左右年紀,都是身材妙曼,長相雖不能與蘇晨白雲裳那樣的絕世美女去比,卻也頗為秀麗,至少比戰天風在龍灣鎮上見過的小紅要強了許多。

  兩女給壺七公見禮,壺七公向戰天風一指,道:「你兩個今夜好生服侍這位風爺。」

  兩女顯然是壺七公的姬妾,但聽了壺七公這話,卻並不驚訝,驚訝的反是戰天風,跳起來叫道:「七公,你也太不地道了,這兩個女子是你的女人吧,怎麼叫她們服侍我呢,古話說朋友妻不可戲,你不是置我於不義嗎?」

  壺七公卻又是一陣狂笑,搖頭嘆氣道:「說你小叫雞沒見識你還不服氣,在達官貴人之間,姬妾相互贈送,乃是最平常不過的事兒,到你嘴裡,卻又是什麼不地道,又是什麼不義,你別笑死人了好不好?」

  戰天風給他一番話,說得目瞪口呆,黑白雙姬早擁了上來,一人攙他一隻手,親親熱熱的叫了一聲風爺,帶他進房去,到房門口,耳中卻傳來壺七公的聲音道:「跟女人上床,悶頭猛幹就是,不要多嘴,否則老夫可只有殺了她們了。」

  這聲音細如針縷,自然是壺七公以玄功傳音,戰天風也知道有些話說不得,暗讚老狐狸思慮老到,心下卻暗裡嘀咕:「老狐狸不會來聽本大追風的房吧?」

  跟黑白雙姬到房中,兩姬其實是壺七公買來的風塵女子,服侍慣人的,一點也不害羞,相幫著替戰天風脫衣服,然後自己也脫得光溜溜的,戰天風要撐面子,不想讓黑白雙姬看破他從來沒上過女人,便也裝出很老練的樣子壓著兩女親嘴摸乳,可到真正上馬,還是鬧出了笑話,小船彎彎,找不到港口,好在雙姬乖巧,及時幫了一把,才沒鬧更大的笑話。

  初嚐肉味,戰天風這才知道,親嘴與和女人上床之間,還是有很大不同,昏天黑地中,暗暗對比,想:「女人的嘴是嫩豆腐,身子卻是紅燒肉,豆腐雖嫩,清淡了些,真正要油心,還是得要吃紅燒肉。」

  他功力高精力好,又是初嚐肉味,著實有興,直玩了半夜,一直到有些膩了才睡下,迷迷糊糊中卻忽地想到一事,猛地睜開眼晴,起身想要去問壺七公,天還沒亮,他是個急性子,心裡有事就馬上要弄清楚就好,左右一想,心下嘀咕:「老狐狸真若是在尖起耳朵聽房,那肯定就還沒睡。」便坐起來,聲音稍放大些,叫了兩聲七公。

  壺七公沒應聲,黑白雙姬倒給驚醒了,先前嬉玩中戰天風也問清楚了,臉白些的叫白姬,黑些的叫黑姬,這時白姬便道:「風爺,你是在叫老爺嗎?要不要妾身替你去稟報一聲。」

  「不必。」戰天風搖頭,心下轉念:「老狐狸難道真睡了?不可能,真睡了怎麼知道我和黑白雙姬說的什麼話。」這麼想著,心下起了個促狹的念頭,摟過白姬,低笑道:「大爺再親你一個。」卻不是伸嘴,而是伸手在白姬的大白屁股上大力打了一巴掌,白姬痛叫聲中,他卻大叫一聲:「七公。」

  壺七公的聲音果然就暴響起來:「臭小子,你玩著女人喊七公,什麼意思,小心老夫閹了你。」

  戰天風心下狂笑,卻故意裝出惶恐的語氣道:「原來你老一直在聽著啊,這個——-那個——。」邊那個邊起身穿衣服,隨即出房順著壺七公聲音來處掠去。

  「你小子不摟著女人睡覺,半夜裡發的什麼神經。」壺七公在一個小院裡推開窗子,戰天風一掠進去,道:「七公,我有話想要問你,不問清楚可睡不著覺。」

  壺七公皺皺眉,帶戰天風又到先前的密室,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是這樣,我剛剛想到的。」戰天風看著壺七公,道:「我假冒天子,田國舅有好處,雪狼王得大好處,那我們有什麼好處?難道真就這麼陪著他們玩?陪著他們玩無所謂,但雪狼王到時藉著我入侵東土,給馬大哥知道了,只怕要拿我開刀,這個可不好玩。」

  「什麼叫我們陪他們玩?」壺七公大大的橫他一眼:「有了上次的事,你難道還不知道老夫的性子,老夫即出了手,那就不是我們陪他們玩,是他們陪我們玩,而且要玩得他們灰頭土臉,屁滾尿流。」

  「我知道你老出手便非比凡手。」戰天風先拍他一馬屁,道:「但你老這次又有什麼妙計呢,我兩個可是孤家寡人,田國舅卻是人多勢眾,雪狼王更是擁兵四五十萬,螞蟻撼象,怎麼玩?」

  「我兩個雖只兩個人,但可以藉勢啊。」壺七公哼一聲:「田國舅與雪狼王勾結的一切,都聽在老夫耳裡,他來往的書信,老夫要偷到手也是易如反掌,待田國舅布局把你送上天子寶座,老夫就來個過橋抽板,把田國舅與雪狼王勾搭的事徹底兜出來,讓逸參將田國舅一黨一網打盡,田國舅竹籃打水,雪狼王好夢成空,得便宜的只是你我兩個。」

  「但把田國舅兜出來,假天子的事豈不也兜出來了。」戰天風還是沒想明白。

  「你傻啊你。」壺七公再橫他一眼:「老夫只要把田國舅與雪狼王勾搭的書信撿幾封交給馬齊就好,但涉及到立假天子的書信,老夫偷出來後自然會毀掉,而且我不會讓馬齊真個抓到田國舅的,立假天子這事,極為機密,田國舅身邊知道這事的人,包括老夫在內,總共只有七個人,田國舅身邊時刻有高手保護,不好動手,但其餘五個,老夫要殺他們易如反掌,在逸參動手之先,老夫會通知田國舅逃走,同時殺掉那五個人,田國舅逃出去後,一時半會不會說的,他還會想要利用你啊,到發現你不聽話,已是晚得不能再晚了,而且因為是他佈局讓逸參的人先發現你這假天子的,所以即便他想要揭穿你,逸參的人也是不會信的,現在明白了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