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在老夫面前吹牛,皮癢了是不是?」壺七公作勢揚手:「你小叫雞那幾把刷子瞞得過別人,還瞞得過老夫?」

  「那是,我不就是你老一手帶出來的嗎?」戰天風嘿嘿笑。

  「這還差不多。」壺七公老氣橫秋點頭,但其實他老眼通亮,完全看得出來,今天的戰天風,功力絕不在他之下,甚至有可能還要強得一分半分。

  「老實交代,這些日子都有什麼奇遇,又怎麼跑這裡來了?」說著,壺七公又瞪起了老眼。

  「還不是老一套,給九鬼門那嫁不出去的鬼丫頭追殺啊,不得已只有遠遠躲到這西風國來。」戰天風苦笑,卻又揚眉道:「至於奇遇,到還真有不少。」當下便把與壺七公分開後這些日子的遇合一一說了,惟一沒說的只有傳國玉璽的事。

  壺七公聽了他一連串遇合,也是不絕吸氣,尤其是聽說戰天風竟然做了佛印宗的方丈,更是老眼瞪得雞蛋大,怎麼也不肯相信,直到戰天風捏印凝出金字,始才信了,卻扯著鬍子道:「小叫雞,我和你打賭,你老爹的墳頭上,一定堆著十七八泡狗屎,否則絕不可能有這樣的狗屎運。」

  戰天風嘿嘿笑,猛地想起上次馬橫刀追壺七公的事,問道:「對了七公,上次馬大哥找你問點子事,你拼命跑什麼啊,平日裡你不是很推重馬大哥的為人的嗎?還有那次在陀家也是,你一見馬大哥就溜得無影無蹤,到底怎麼回事?」

  「你問這個幹什麼?」壺七公瞪他,但出奇的,他老臉上竟是有點子不好意思的味道,眼見戰天風盯著看,只得搖頭道:「算了,告訴你也沒關係,江湖中人都不知馬橫馬的師門來歷,其實馬橫馬的師父是早年間的刀瘋子厲錚,因為傳馬橫刀的刀法是他晚年所創,大違常規,也與他早年行走江湖時所用的刀法完全不同,所以別人看不出來,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恰好在厲錚死前碰上了他,厲錚又創出了三式刀法,來不及傳給馬橫刀了,就寫在紙上,讓我帶給馬橫刀。」

  說到這裡,他似乎有些為難,不說了,戰天風卻叫了起來:「啊,我知道了,你老是見那三式刀法了得,想私吞後來卻又給馬大哥知道了,所以不敢見他。」

  「放屁。」壺七公呸的一口:「別說老夫不用刀,便用刀,也不做那沒出息的事。」

  「那是為什麼?」戰天風想不明白了。

  壺七公老臉微紅,經不住戰天風逼,終於道:「我在江湖中找了些日子,沒找到馬橫刀,後來有一次吃壞了肚子,急著上茅房沒帶紙,又喝了個半醉,一摸身上有幾張紙,也忘了上面記的是厲錚的刀法,就用來擦了屁股,第二天酒醒了才想起來,去茅房裡找,巧不巧當時還扔在了坑裡,這麼泡得一夜還有什麼,我雖然把紙撈了出來,上面的墨也成糊了,再不可能看得清,因了這件事,老夫有點子愧對馬王爺,所以見了他只有開溜了。」

  戰天風再想不到中間竟有這樣的典故,目瞪口呆之餘,忍不住抱了肚子狂笑。

  壺七公雖然尷尬,其實自己也想著有些好笑,卻瞪著戰天風道:「小叫雞,老夫嚴重警告你,這件事你知道也就算了,絕不許告訴馬橫刀,否則老夫絕不饒你,記住了沒有?」

  「記住了記住了。」戰天風連連點頭,卻是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他雖把頭亂點,壺七公卻猶似不信,鼓起老眼瞪著他。戰天風笑了一回,道:「原來你老來這裡,就是為了躲馬大哥了,那麼馬大哥上次是沒追上你了,厲害,厲害。」他這話倒不是虛拍馬屁,壺七公身法的奇速,一直讓他艷羨不已,往壺七公身上一瞟,卻又道:「不過不對啊七公,你老這一身好象是官服呢,未必你老在這兒中了狀元,做了官了。」

  「老夫確實是做了官了,而且官還不小。」壺七公得意的一捋山羊鬍:「不過可沒中什麼狀元,只是送了田國舅一點子東西而已。」

  「田國舅?」戰天風想起上次來西風國借兵,楊浦說西風國當權的是國舅田芳和丞相馬齊的事,道:「田芳?」

  「沒錯,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壺七公點頭,道:「古話說,小隱於野,中隱於市,大隱於朝,老夫上次給馬王爺追急了,上天下地無處可藏,到了這西風國,打聽到田國舅當權,索性便使點手段接近他,再把西風王國庫裡的珠寶送了一批,換了個官做做,老夫成了官身,隱於官府,馬王爺再厲害也絕想不到,到安逸了一些日子,今夜無事出來亂誑,聞到了妙香珠的味道,才知道你這小叫雞也來了,哈哈。」說到這裡,打個哈哈,笑到一半,忽地住口,鼓起老眼盯著戰天風看。

  戰天風不知他又發什麼神經,摸摸頭道:「七公,又怎麼了?」

  「可行,可行,此計大妙。」壺七公不答他話,卻自顧自鼓掌歡呼。

  「老狐狸又打什麼鬼主意。」戰天風心下嘀咕,看著壺七公道:「七公又有什麼妙計?」

  壺七公不答他話,卻瞇了老眼看著他,老臉笑成一朵花,道:「小子,記得上次冒充七喜王太子的事嗎,捉弄得紀姦父子灰頭土臉,那一次好玩吧。」

  「好玩是好玩。」戰天風點頭:「不過也是遺禍不小,這不耗子一樣東躲西藏躲來了西風國嗎?」

  「什麼叫遺禍不小,你小叫雞若沒有老夫帶你玩那一次,你會有後面的奇遇和今天這一身本身?」壺七公鼓起老眼。

  他這話有理,戰天風只有點頭,道:「七公說得是,小子心中一直十分感激呢。」心下轉念:「老狐狸不知又要玩什麼,本大追風拍拍他馬屁,哄出來再說。」道:「以後若再有這樣好玩的,你老千萬還帶著小子玩玩。」

  「這還象句人話。」壺七公點頭,道:「現在就有個好玩的,而且是特別好玩,比上次那個,好玩一千倍。」

  「老狐狸撒下銀餌釣金龜了,不過本大追風不是金龜,最少也是隻小狐狸。」戰天風暗暗轉念,但一時猜不出壺七公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便裝出興高采烈的樣子道:「真的嗎?什麼事這麼好玩?你老快說。」

  「這事得從頭說起。」壺七公擺起了架子,道:「小叫雞,西風王前不久死了你知道嗎?」

  「西風王死了?」戰天風搖頭:「不知道,我上次來西風國借兵,到現在已經好幾個月了,但人總是要死的吧,西風王死了很稀奇嗎?」

  壺七公點點頭,道:「西風王死了是不稀奇,但身後稀奇事卻多了,西風王有十多個兒子,田貴妃最得寵,生的皇八子銀朱也就跟著得寵,但接手王位的,只能是大王子逸參,而一直以來,朝政都把持在田國舅手中,因此逸參雖然坐了王位,又有老相馬齊幫手,但王位一直不太穩,因為田國舅勢力遍布朝野,隨便弄點事出來,就能叫逸參焦頭爛額,因此這一向,西風國的怪事層出不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