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沒有道理,戰天風甚至懷疑自己的感覺是不是出錯了,然而悄悄掀起簾子一角看去,果見不遠處的天空中,鬼靈正在慢慢的盤旋著,一縷靈力始終牢牢的鎖定他。

  「我操你個鬼大爺的。」戰天風再無懷疑,驚罵一聲,反身後竄,從車窗竄出,飛掠而起,展開凌虛佛影身法沒命價飛奔,鬼靈即發現了他,必定便發出了信號,鬼瑤兒隨時都有可能趕來,一葉障目湯雖奇,但過半個時辰就會失效,到喝第二鍋湯之前的那半個時辰只怕難過,所以還是趁鬼瑤兒沒來之前,先盡量跑一程再說。早間跑那一程戰天風便發現,鬼靈雖是鳥,飛得卻也並不比煮天鍋快,而他的凌虛佛影身法比鍋遁卻還要快個一兩分的,藉身法擺脫鬼靈該不會太難。

  掠出數十里,後面的鬼靈不見了蹤影,戰天風正思要怎麼辦,卻駭然發現前面又出現一隻鬼靈,對著他急飛過來,靈力則先一步鎖定了他。

  戰天風驚怒交集,真恨不能迎上去抓著這鬼鳥一把擰斷脖子,不過他只是這麼一想,身子早已飛轉,回頭不可能,後面也有一鬼靈呢,只有再往西跑,邊飛掠邊在心中尋思:「可能早間沒跑多遠就去坐馬車,所以給鬼靈盯上了,這次得跑遠些。」便一直飛掠,直到天黑,至少跑出了五六百里,到一座小鎮上,找間店子歇了,第二天老辦法,叫店家代雇輛馬車,坐車往北,雖然這會兒離著陀家已遠了許多,但只要鬼靈不發覺,最終還是可以摸到陀家去的。

  但戰天風再一次碰上了鬼,又碰上了鬼靈,而且情形和昨天一模一樣,鬼靈就在前面等著,一下便從車中找到他並鎖定了他,戰天風只有再逃,邊罵邊逃,邊逃邊罵,但心中的疑惑卻更濃了。

  若是一流高手,有玄功靠近時,即便對方不運玄功或者有意收斂靈力,但到一定的距離內也是可以感應得到的,這也是戰天風的一葉障目湯不能靠近一流高手的原因,但就算是一流高手,就算恰巧在路中遇到了,也感應到了車中的戰天風是個玄功高手,可在沒見到戰天風面目的情形下,也是不敢肯定車中人就是戰天風啊,何況鬼靈的靈力還遠不到一流之境,便較之戰天風也是遠遠不如,它憑什麼就能一下子找到車中的戰天風便認定是他呢?

  「有鬼,絕對有鬼?」戰天風肯定的叫:「但鬼在哪兒呢,是男鬼還是女鬼,是吊死鬼還是落水鬼呢?」戰天風腦子滴溜溜亂轉,猛一下就想到了鬼瑤兒給他服的藥上去,想:「說是療傷的藥,可為什麼有兩粒,而且還一紅一黑,是了,鬼在這裡了,那兩粒藥丸裡,一粒可能確是療傷的,但另一粒只怕和七公的妙香珠一樣,可以放出氣味,所以鬼靈才可以神機妙算的恰等在前面。」

  想到這裡,戰天風忍不住破口大罵:「鬼瑤兒你這潑婦,對老子使這般手段,菩薩保佑你嫁個八百斤的大胖子,每天晚上壓得你做鬼叫。」這麼罵著,突然又想:「不對啊,若真是那樣,鬼瑤兒找我就太容易了,那又何必找鬼靈在半路等呢,半夜裡直接摸到客店裡揪人不就行了,那時節本大追風褲子都沒穿,便如捉姦在床,一捉一個準,可為什麼又不來捉呢?奇怪啊,真是奇怪啊。」

  戰天風怕跟昨天一樣,前面也有鬼靈在等著,便仍只往西跑,一跑又是數百里,晚間不敢睡客店了,找間廢廟睡了一夜,不信狠,第二天仍到一個小鎮上雇了一個車,還坐車北上,嘿,一樣,走不了二十里,鬼靈又出現了。

  白天鬼靈找他如此之容易,偏偏晚間絕不找他,戰天風徹底死心也徹底糊塗了,一路向西,再不回頭,一句話,北邊有鬼,還真是有鬼,一路西去,別說鬼靈,略黑些的鳥都沒見一隻。

  不到十日,重又見到了黃沙關,戰天風哭笑不得,想:「大概哪一天上茅廁時忘了敬神,臭著神靈了,不許我在東土住,所以又支使鬼靈把我趕到黃沙關外了。」

  即然見了黃沙關,暫時也不想再回頭了,但往哪兒去呢?本來去七喜國是最好的選擇,蘇晨天天在盼著他呢,現在他對女人好象越來越有感覺了,一想到蘇晨,不由自主的就全身發熱小腹發脹,但總覺得自己這個七喜王太子是假的,騙騙別人也無所謂,騙蘇晨便有些不忍心,再加上又沒找到馬橫刀,不知馬橫刀對這事的看法,所以又總有些猶豫,七喜國偏南,他卻直走,一路猶猶豫豫的,一直走進了西風國,進了西風城。

  這夜找個店子歇了,在房裡喝著悶酒,想著明日到底該往哪兒去。

  「東土暫時是回不去了,鬼打牆呢,七喜去吃紅燒肉?紅燒肉油嘴好吃,吃下去卻只怕有點子拉肚子,再往西去,還去找還魂草?十狼九胡現在可都是本大追風的敵人,真個送羊進虎口啊?還是留著小命喝酒吧。」左思右想,竟是無處可去,正自氣悶,忽聽得店外人聲,有馬隊進店,其中一個聲音十分熟悉,似乎是胡成的,忙出房一看,不是胡成是哪個,戰天風忙叫一聲,胡成回過頭來,看到戰天風,也是十分高興,當下到房中,重打了酒,問起,原來胡成賣了馬,又販了貨回來賣呢,倒是巧遇,兩個說一會話,喝了酒,胡成不象是戰天風有玄功在身,趕路辛苦了,酒意上來,只是要睡,先告罪回房去了,戰天風一個人再又喝酒,卻想:「對了,明日我抹黃了臉,就跟著他們賣貨去,九胡也不是人人認識我吧,再加變了臉,除非血烈赤虎幾個,一般的人便是當面也不可能認出我來的,就算實在露了風,本大追風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麼想好了,酒也喝得暢快了,不覺半醉,忽地眼前一花,一個人從窗口躍了進來,戰天風乍驚之下猛跳起來,反手便去撥煮天鍋,手剛挨著鍋柄,卻停住了,驚喜狂叫道:「七公。」

  雖叫出了名字,卻似乎仍沒看清,揉揉眼睛,再看,為什麼要揉眼睛再看呢?一則是絕想不到壺七公會在這裡出現,二則壺七公打扮古怪,竟是穿著一身官服,象是在哪個衙門裡做了官了,老賊頭竟然做了官,那也太不思議了,所以戰天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他沒看錯,還真是壺七公,一聽他叫,誇張的急捂耳朵,瞪了老眼道:「鬼叫什麼,以為別人不知道你是小叫雞啊?」罵是罵,不過眼光中卻也大有喜色,顯然見了戰天風也是十分高興。

  戰天風忙賠禮,道:「七公,你老怎麼在這裡啊?」

  壺七公不答他話,卻圍著他左看右看,口中嘖嘖連聲道:「小叫雞功力又長進了一大截啊,怪了,你是不是吃了人生果啊?」

  「不是吃了人生果。」戰天風得意了,一翹大拇指:「一是我遇合神奇,二也是我天縱奇才,聰明絕頂悟性高。」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