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你說完了嗎?」鬼瑤兒終於不耐煩了。

  「火上來了嗎?好。」眼見鬼瑤兒不耐煩,戰天風心中暗喜,他就是要激得鬼瑤兒上火,最好一劍就殺了他,免得零刀碎剮的受苦,嘻嘻一笑道:「本來還沒說完,不過娘子即然不耐煩了,那就動手吧,沒說完的話待本相公變了鬼,晚間再給你托夢吧。」

  「說完了就張開嘴。」鬼瑤兒冷叱。

  「難道要給本大追風吃毒藥?那太好了,刀子砍頭雖然快,痛呢,吃藥最好。」戰天風狂喜,依言張開嘴巴,只見鬼瑤兒手指一彈,兩粒藥丸飛出,一紅一黑,齊齊落在戰天風口中,同時喝道:「吞下去。」

  「為什麼是兩粒?還一紅一黑的。」戰天風心中閃過一抹疑惑,也管不了那麼多,一口吞下。

  看著戰天風吞下藥丸,鬼瑤兒手一抖,袖中索魂帶打出,直擊戰天風胸膛,戰天風躲無可躲,也不想躲,心中只是罵:「吃了毒藥還要打,過份了點吧。」

  念頭才起,胸口顫中穴處早著了一帶,與他預料的相反,他的身子並沒有給這一帶打飛出去,反覺一股靈力透入,一下子解開了被封的穴道。

  這一下過於奇怪,戰天風一時有些發呆,運一口氣,沒錯,被封的靈力確實解開了,再無凝滯之象。

  還有一樣更奇怪的,那藥丸入肚,化成一片清涼,他受傷不輕,五臟六俯一直都隱隱作痛,但這片清涼到處,髒俯中痛意竟漸漸消失了。

  那藥丸竟好象不是斷魂的毒藥,而是療傷的聖藥。

  「搞什麼?吃錯藥了?還是突然羊顛瘋發作?妖精成了仙女。」戰天風怎麼也鬧不明白,瞪大眼晴看著鬼瑤兒。

  「不要往歪裡想。」鬼瑤兒眼光仍是一片冰冷:「你上次放過了我,所以我這次也饒你一命。」

  「我上次放過了你?有這樣的好事嗎?」戰天風心中大是疑惑,腦中霍地電光一閃,猛地叫道:「你是說上次我沒有強xx你,所以你今天——。」

  「住口。」鬼瑤兒厲叫,瞟一眼邊上的鬼冬娘夫婦,冰封的臉上終於變換顏色,透出羞惱的暈紅。

  而鬼冬娘夫婦則都是一臉驚駭,她兩個知道鬼瑤兒屢擒戰天風不獲,卻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鬼瑤兒竟曾落到戰天風手裡,竟差點給戰天風強xx,而聽他語氣,竟還是他放了鬼瑤兒一馬,所以鬼瑤兒今天才又贈藥又解穴的。那藥丸戰天風不識,鬼冬娘夫婦卻是識得的,紅色的丸子乃是九鬼門的療傷聖藥「鬼王丹」,她兩個還奇怪,即要殺了這小子,怎麼還給他療傷?卻原來根本就是要還他人情放了他。若鬼瑤兒真的落在戰天風手裡,戰天風可以強xx她卻放過了她,那別說饒戰天風一命,便是饒他十命也是該當的,問題是,怎麼可能呢?戰天風功力的進步雖然不可思議,可與鬼瑤兒相較,差得仍不止一個檔次,他有什麼本事就能反制住鬼瑤兒呢?

  鬼冬娘兩個無論如何也想不清楚,戰天風卻在一邊大叫僥倖,想:「那天若不是那隻死猴子,我剝光她衣服時,只怕真會忍不住強xx她,那就沒有今天了。」

  鬼瑤兒略一凝神,臉上重又恢復冰寒,兩眼如電光般射向戰天風,道:「你放過我一次,我也饒你一命,扯平了,但你毀了鬼牙石,卻仍是我九鬼門的死敵,我九鬼門仍會頃全力追殺你,為免得你叫不公平,我給你了傷藥,同時允許你療傷一夜,明天早上太陽出來之時,九鬼門將重新開始追殺你。」說完轉身飛掠而去,鬼冬娘夫婦自然跟了去。

  鬼瑤兒的身影在山嶺處消失時,太陽剛好落下,戰天風眼前陡然一黑,一時什麼也看不清楚,慌忙揉揉眼睛,再看,晚風習習,不知名的小花在輕輕搖曳,不遠處的樹上,一群小鳥在喳喳的叫著,做著歸窠前例行的爭吵。

  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

  「看來還真不是做夢呢?」戰天風喃喃念叼,猛地裡傻笑起來,他在鬼瑤兒面前油嘴滑舌,只是拼著一股潑氣要爭個面子,不想叫鬼瑤兒看輕了他,並不是真個不怕死,到這會兒真個沒有死,一時卻覺手腳都有些子發軟,笑了一陣,慢慢坐下,運功催動藥性,療起傷來。

  「鬼王丹」療傷極具神效,戰天風功力又已到了一定的層次,坐息小半夜,傷勢便好得差不多了,當然想要全好還要幾日,但只要不是與人捨死相拼,一般的運使玄功遁術什麼的,已不成問題。

  「明天早上太陽出來就開始追殺我,嘿,本大追風現在就開溜。」戰天風收功起身,左右一看,卻又遲疑起來,想:「住哪兒去呢,再往南去,沒碰上雲裳姐前,還是不要去送死的好,新天子和馬大哥的消息又打聽不到,對了,上陀家去,看看大哥大嫂,陀家船多消息廣,順便讓他們打聽消息,比我一個人亂撞可要管用多了。」

  陀家還在騰龍江以北,而撫香國卻已到了騰龍江之南,戰天風看了方向,便往北去,他怕鬼瑤兒暗裡使鬼靈盯著,先喝了鍋一葉障目湯,撒腳跑出十數里後見無異常,這才藉遁術飛掠,卻不是用的凌虛佛影的身法,而是一屁股坐在煮天鍋裡,借鍋遁飛掠,同時運氣療傷。

  飛掠了個多時辰,東天漸亮,太陽在遠遠的天際露出一點點通紅的臉龐,象個害羞的新娘子掀起了蓋頭的一角,一條大江橫亙在戰天風眼前,那是騰龍江了,晨陽下的騰龍江就象一條披著金甲的巨龍,帶著萬馬奔騰的氣勢,咆哮向前。

  戰天風上次過騰龍江是在夜間飛掠而過的,沒留意,這時便多看了兩眼,暗讚一聲:「不愧是天朝第一江,還真是豪氣呢。」讚嘆聲中,心中忽地覺出不對,有靈力掃過,急抬頭看,只見遠遠的一個黑點,似乎是一隻小鳥兒,正迎面飛來。

  「鬼靈?」戰天風又驚又怒:「死婆娘,真的太陽一出來就開始追殺啊。」嘴上罵,反應可不慢,回頭不可能,鬼靈是從東北方向來的,要溜當然最好是往西溜,當下將鍋柄一撥,轉鍋向西,鬼靈似乎發現了他,兜尾追來,戰天風一跑百裡,看擺脫不了鬼靈,又怒又罵,看遠處有座小鎮,便在鎮外收術,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徒步進鎮,見一個賣早點麵條的攤子,他也餓了,順手抓了兩個包子,拐進旁邊的店子里,且吃了包子再說,反正也沒人能看見他,吃了包子又坐了一會兒,估計一葉障目湯的魔力快失效了,便從店裡出來,拐到一條巷子裡,一瞧左右無人,便取鍋喝了口水,復進店去,兩個包子不飽,又要了一大碗麵條吃了,隨即叫店老闆替他叫了輛馬車來,坐車往北,他就不信坐在馬車裡,鬼靈還能找得到他。

  然而還真是出鬼了,馬車行出十餘里,戰天風忽又感應到有靈力掃過來,而且一掃到他身上便鎖定了,再不移開,那種靈力十分熟悉,正是鬼靈的,戰天風心中大是驚疑,沒可能啊,他坐在車中沒露面,又沒有運使玄功,完全沒有靈力的波動,即便巧遇上鬼靈,鬼靈又怎麼知道車中是他並一下子鎖定他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