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本來美絕天人,此時裸著雙乳這麼扭動著呻吟著,當真有著不可思議的誘惑力,戰天風因為年紀的關係,對女人一直都不是特別的感興趣,但和蘇晨親熱過,尤其是蜜雪兒那一次的勾引後,雖然都未真正入港,卻也引動了心火,對女人已經有了一定的渴望,這時一眼看到白雲裳這個樣子,剎時間便全身發火,身上更起了異樣的反應,眼光也不由自主盯向白雲裳的雙乳,心中低叫:「雲裳姐的xx子可真美,好象比鬼瑤兒蜜雪兒的都還要美上三分。」

  這麼想著,卻猛地心中一凝,低叫:「雲裳姐可是我姐姐,她的xx子我不應該看的。」急一甩頭,錯開眼光,叫道:「雲裳姐,你怎麼了,我給你解穴。」他從來沒見過春藥發作時的情景,一時沒想到這是春藥發作了,只想到白雲裳是不舒服,解開白雲裳的穴道,她自然就好了。

  戰天風經絡中塞著的靈力還有一小部份沒有化開,玄功運轉仍然不暢,只能運使不到平時三成的功力,但身子的運動卻是無礙了,起身到白雲裳邊上,竭力錯開眼光,不去看她的胸乳,跪到她身邊,伸掌按上丹田,手掌與白雲裳身子剛一接觸,還沒來得及發出靈力,白雲裳卻忽地雙手一伸,死死的抱住了他。

  馬玉龍說藥性發作後的女人,會完全不顧兼恥,哪怕是抱著條狗也會拼命索求,他不是信口開河,而是真的試過,確切的知道這女兒醉的威力,何況他給白雲裳塗的藥還重了十數倍不止,這時的白雲裳,神智已完全癡迷,慾火在身體裡熊熊燃燒,對挨著她身子的一切,只是死死的抱住,至於抱著的是人還是狗,她真的已經完全管不了了。

  戰天風全無防備,他哪想到白雲裳會這麼抱著他啊,身子往下一栽,趴在了白雲裳身上,手往下壓,抓著了白雲裳右乳,嘴則壓在了白雲裳臉上。

  戰天風吃了一驚,叫道:「雲裳姐,你做什麼?想強xx我嗎?」嘴裡開著玩笑,身子想撐起來,但白雲裳一抱住了,哪裡肯鬆手,不但手抱著,腳也圍了上來,死死的纏著他,偏偏戰天風一手抓著的是白雲裳Rx房,一撐之下,軟綿綿的一團,讓他的手一下子就軟了,竟是撐不起來。他抓過單如露的Rx房,也揉過蘇晨,但那都隔了衣服,而這一次,卻是實實在在的沒有半點隔絕的抓在手裡,那種感覺,真的從來沒有過,他也說不明白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卻只是再不想放手,身體就象一根澆了油的乾柴,剎時間給點著了,再沒有重新撐起的力量,只是不絕的揉搓著,而他重新跌下的嘴,剛好碰到了白雲裳呼呼喘著熱氣的嘴唇,他心中閃念:「不知雲裳姐的豆腐是什麼味道?只是我好象不應該吃她的豆腐。」迷迷糊糊的想著,嘴卻已經吻住了白雲裳的嘴唇。

  白雲裳的嘴唇和蘇晨的一樣,也是涼涼的,也同樣的溫軟、香滑、細膩,但與蘇晨不同的是,被春藥激起了全部慾火的白雲裳,她的吻要比蘇晨的火熱得多,清醒中的蘇晨是羞澀而放不開的,只是被動的回吻,而白雲裳的吻卻是火熱的,狂熱的索取著,如其說是戰天風在吻她,不如說是她在吻戰天風。

  戰天風給白雲裳狂熱的吻吻得迷迷糊糊,手也開始到處亂摸亂揉起來,先前他還想著白雲裳的xx子他不該看,這時卻已完全迷糊了,便在這裡,地底突然傳來轟降一聲悶響,這一聲悶響一下子震醒了戰天風,心中閃念:「啊呀不行,再弄下去,本大追風要和馬玉龍一樣了。」忙要撐起身子,白雲裳卻仍死死的纏著他,而戰天風也發現,自己的嘴不知什麼時候到了白雲裳的胸脯上,白雲裳一對玉乳就在眼前,眼見白雲裳還要箍著他腦袋往胸脯上按,一旦再按到白雲裳胸脯上,他真不知道還能不能控制自己,心中一急,猛一張嘴,便在白雲裳的左乳上咬了一口,這一口咬得還真重,雖然沒有破皮出血,卻在白雲裳美麗絕倫的左乳上留下了兩排深深的牙印,同時大叫一聲:「雲裳姐,醒醒,再不醒來,你就不是我姐是我老婆了。」

  白雲裳吃痛,再加上戰天風這一聲大叫,終於恢復了兩分神智,睜眼看清自己的樣子,羞叫一聲,急忙放手,戰天風撐起身子,急往邊上一跳,卻一下絆著了馬玉龍屍身,仰天摔了一跤,跳起來在馬玉龍身上踢了一腳,大罵:「你大爺的,死了還要拌本大追風一跤,呆會老子碎了你。」這時他已經想到了白雲裳給塗了春藥的事,去馬玉龍懷中一翻,翻出兩個玉瓶子來,撥開一個一聞,香氣衝鼻,剎時間全身有若火燒,卻是那個女兒醉的瓶子,忙打開另一個,一聞,卻是奇臭無比,只想大嘔出來,但那種身若火燒的感覺卻立馬消失了,知道是解藥,忙俯身到白雲裳身邊,這時白雲裳又漸漸陷入迷醉中,戰天風一手抱住她腦袋,另一手把瓶子送到她鼻子前。

  白雲裳吸了兩口氣,迷藥漸解,睜開眼睛,但藥性實在太重,眼神仍不夠清明,戰天風見她眼光看過來,忙道:「這是解藥,不過比較臭,姐姐就當它是臭豆腐好了,再吸兩下。」

  白雲裳依言深呼吸,吸了兩下後,女兒醉的藥性徹底解除,但靈力仍是被封住的,手足仍然沒有力氣,戰天風此時靈力也只恢復三成,沒辦法替她一下子解開穴道,只得扶她盤膝坐好,一面在她後心命門輸入靈力,一面讓白雲裳自己運功衝穴,兩下合力,始才衝開被封的穴道。

  白雲裳玄功盡復,回轉身來讓戰天風盤膝坐好,運起先前她教他的法門,她復以靈力相助,很快便將戰天風經絡中於塞的靈力全部化開,戰天風將那些靈力引入丹田中,與自己的靈力融為一體,一時只覺經絡中靈力充沛,大有破體而出之勢,跳起來揮了揮拳頭,對白雲裳道:「雲裳姐,我吸了你的靈力,你豈非功力大損?」

  「不會。」白雲裳搖頭:「我不是象佛印宗一樣給你灌頂傳功,只是一個意外而使一部份靈力滯留在了你體內,那樣滯留的靈力沒多少的,對我自己更沒有多少影傷,就好比兩個高手比拼靈力,當時雖然消耗得很厲害,但隨後又可以恢復,我這個也一樣,坐息幾次就好了。」

  她一直只是掩著衣服,到這會兒才拾起地下的肚兜,背轉身穿好,穿著穿著,淚如雨下,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雖然她各方面都遠強於一般的女孩子,但女孩子就是女孩子,無論任何女孩子碰到這樣的事情,不哭都是不可能的。

  戰天風故意拿他吸收了白雲裳靈力的事來說,就是希望引開白雲裳的注意力,沒成想白雲裳還是哭了起來,雖然他記起了女孩子哭了只要抱一抱就好的話,上次對蘇晨也是效驗若神,但對著白雲裳,他知道還是不能抱,只有想話頭來勸道:「雲裳姐,別哭了,還算好吧,雖然馬玉龍看了你的xx子,但終究沒有碰到你,雖然說女孩子身子嬌貴不能給別人看,但你別把他當人啊,你就當他是一條狗,不對,當狗還看重了他,你就把他當成一隻大頭蒼蠅吧,就好比你上茅房,給大頭蒼蠅盯在了屁股上,不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嗎?而且這隻蒼蠅還是隻死蒼蠅,給我拍死了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