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段時間,戰天風竭力運功,但白雲裳留在他體內的靈力實在太強,無論他怎麼使力,功力也始終無法凝聚,眼見馬玉龍的雙手一點點伸手白雲裳雙乳,戰天風怒到極點,剛要張嘴大喝一聲,不論如何先阻馬玉龍一下再說,卻突然間由馬玉龍的雙手想到一個東西:鬼牙。

  「對啊,放鬼牙啊,本大追風就算死了,也絕不讓他的狗爪子碰到雲裳姐xx子。」戰天風心底狂叫,勉力抬起雙手,馬玉龍是側對著他的,他一手便對準了馬玉龍右耳,怕瞄不準,另一手則對著馬玉龍右脅,捏好劍指,默念口訣,暗叫一聲放,兩枚鬼牙急射出去。

  石室本來就不寬,白雲裳給戰天風撥毒時又是差不多坐在中間的位置,因此戰天風離著馬玉龍其實不過三四步距離,這麼近的距離,怎麼可能瞄不準,而馬玉龍整個心神都放在了白雲裳雙乳上,一門心思只想要感受雙手摸上白雲裳雙乳的第一下觸感,對戰天風完全沒有半點防備,自然也就無從躲閃,一枚鬼牙正好從他的右耳穿進,左耳斜上穿出,另一枚鬼牙則射進了他身體裡,為他護體玄功所抗,沒能穿透身子,只射出一個血洞。

  馬玉龍身子一震,慢慢的轉過頭來,看向戰天風,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本身功力了得,清楚的知道白雲裳沒來得及收回的靈力會給戰天風怎樣的創傷,再加之對白雲裳的癡迷,因此完全沒有來理會戰天風,卻再想不到戰天風身子不能動,臂上卻詭異的裝有鬼牙,一著錯,滿盤輸,他玄功再高,也是抗不住透耳而過的鬼牙的,身子搖了一搖,仰天摔倒,死了,卻是死不閉眼。

  白雲裳已經完全絕望了,只是死死的閉著眼睛,聽任淚水橫流。女子行走江湖,天生就有著弱勢,一旦失陷敵手,那便慘不堪言,但白雲裳一直都沒有過這種擔心,以她的功力,不論敵人多強,想打敗她有可能,擊傷她也有可能,但想擒住她凌辱她,卻絕無可能,打不過,她可以跑,如果她安心想跑,即便集中天下所有的高手,也是圍不住她的。然而今日一時的疏忽,只是因為為馬玉龍甜蜜語所迷而信任了他,卻陷自己於萬劫不復,她悔到了極點,心中這時只有一個念頭,一旦身得自由,立刻殺了馬玉龍,然後自殺。叫她想不到的是,馬玉龍的的魔爪並沒有摸上她身子,兩聲異響後,然後是撲通的一聲,身子摔倒的聲音,她急睜開眼睛,見馬玉龍栽倒在她身邊,腦袋離她不過尺餘,耳中的血不咕嚕嚕不絕放出來,兩眼大睜著,絕望、憤怒、不甘心,卻已漸漸的呈現出死魚的神色。

  白雲裳驚喜交集,勉力抬頭看向戰天風,叫道:「是你——-殺了他。」

  戰天風射死刑天道人那次,放出鬼牙後,全身虛脫,但這次卻沒有這種感覺,因為鬼牙和戰天風同時吸取了金果的靈力後,也就把寄居的戰天風當成了自己人,發射出來時,便不象先前一樣要拼命的吸取戰天風的靈力,不過戰天風並沒有察覺這種異象,因為他體內塞著白雲裳的靈力,本來就不舒服,又一門心思的盯著馬玉龍,只要看到馬玉龍沒死,那就還要補上兩鬼牙,根本沒去管體內有什麼感覺,見馬玉龍死得透了,始才放心,聽白雲裳問,嘻嘻一笑道:「是,我臂上裝有九鬼門的鬼牙,剛剛才想起,便免費送了他兩鬼牙,竟然想強xx我的好姐姐,本大追風要將他挫骨揚灰。」

  先前過於激動,白雲裳忘了自己雙乳還是禪露著的,聽到強xx兩字,始才想起,呀的一聲叫,剎時玉面通紅,忙掩上衣服,羞意略去,復看向戰天風,一臉感激的道:「風弟,謝謝你。」她一直對戰天風另眼相看,但叫戰天風做風弟,卻還是第一次,戰天風讓她免於凌辱,她心中的感激,當真難以言喻。

  「說什麼呀。」戰天風搖頭,嘻嘻笑:「你是我的好姐姐呢,弟弟幫姐姐,那是沒得說的,而且你被他暗算,也是因為替我撥毒。」

  他這麼說,白雲裳心中更是感激,所有的人都想不通白雲裳為什麼獨獨對戰天風格外不同,其實原因只有一個,便是朱一嘴死那夜,戰天風撫屍痛哭,剛好給白雲裳撞上而生出的緣份,因為白雲裳師父過世時,也剛好是那樣的一個月明之夜,白雲裳也是那樣的撫屍痛哭,同樣的哭聲同樣的情景,一下子就觸發了她心中的柔情,看著戰天風,她彷似就看到了當日的自己,同病相憐,那一剎那,戰天風在她心裡便有了格外的親切感,每當她看到戰天風,這縷柔情便會不由自主的生出來,待戰天風也就格外不同,戰天風叫她姐姐,她也願意,在她心裡,也真的覺得戰天風就象她的小弟弟,不過她嘴巴上還是有些難於叫出口而已,而這一次,戰天風在這種情形下幫到了她,激動之下,終於叫出了口。

  戰天風雖然嘻嘻笑,身子卻始終掙不起來,白雲裳略一凝思便明白了,道:「風弟,你是因為姐姐的靈力於塞經絡而難於運功是吧。」

  「是。」戰天風點頭:「我這會兒的情形,就好象是因貪吃而脹壞了的傻大個兒,肚子裡滿滿的,怎麼也動彈不了,想放兩個屁鬆動鬆動,偏生還放不出來,真是氣死。」

  「那是姐姐的靈力塞住了,放——-那個怎麼會鬆動。」白雲裳白一眼戰天風,卻又一笑,道:「姐姐教你一個法門,你可以把姐姐的靈力引入經脈中,化為己有。」

  「有這好事?」戰天風大喜,卻又道:「把姐姐的靈力變成我的,那我豈非佔了姐姐的便宜。」

  便宜兩字語含雙關,白雲裳臉一紅,瞪他一眼,道:「好生記著,別鬧不好弄成個氣滯,到時挺著個大肚子象個孕婦一樣,姐姐可不負責。」說著撲哧一笑,這會兒她看戰天風越發不同,也就越容易流露出少女的天性。笑容微斂,傳了戰天風運功的法子。

  戰天風依訣閉目練功,於塞的靈力果然慢慢散開,緩緩注入自己丹田中,鼓脹的肚腹一時大是輕鬆,但不等他將白雲裳所有靈力化淨,卻忽聽得白雲裳的呻吟聲,他吃了一驚,急睜開眼睛,卻見白雲裳一張玉臉赤紅如火,全身象蛇一樣的扭動著,雙手更在身上亂抓,先前掩好的衣服也給抓開了,絕美的雙乳袒露著,給自己的雙手抓得不住變換形狀,口中更不絕的發出呻吟聲。

  先前馬玉龍給白雲裳塗上女兒醉時,白雲裳閉住了呼吸,但後來意外得救,卻把這個給忘了,一吸之下,吸進了女兒醉。白雲裳若靈力不被制住,以她驚人的玄功,任何毒藥春藥都傷不了她,即便入體,也瞬間便可排出,但靈力被制便沒有辦法了,雖然她幼受佛法薰陶,心志遠比一般女孩子堅凝,但天欲星所製這女兒醉實是天下最厲害的春藥,加之馬玉龍為了摧毀她的禪心,不是讓她聞了一下,而是將藥塗在了她鼻間,份量加了十倍不止,她又如何抗拒得住,這時便是藥性發作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