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只是靈力被封,其它無礙,但也無法撐起身子,只能驚怒的看著馬玉龍道:「馬玉龍,你瘋了?你想做什麼?」

  「我是瘋了,為你瘋了。」竟然得手成功的制住了白雲裳,馬玉龍興奮得只想大叫,一臉狂喜的盯著白雲裳道:「雲裳,你知不知道,我真的想死你了,我玩過的女人上百,而且都是所謂的美女,可自從見了你以後,我眼裡就再也沒有其她女子,雖然這一個多月我也上過幾個女子,可不是我想她們,而是想你而得不到,把她們當成了你,我在玩她們的時候,想的都是你啊,想著你躺在我身下,讓我肆意的玩弄,品嘗你的每一處地方,聽到你的嬌聲浪叫——。」

  「住嘴。」聽他越說越不堪,白雲裳又驚又羞又怒,厲聲喝止,一張玉臉脹得通紅。她氣憤的怒喝,胸脯起伏,馬玉龍一眼就瞟見了,臉上露出淫笑:「雲裳,你真的是女人中的極品,你不但臉蛋美,身材也美,我可以肯定,你的雙乳一定是我玩過的女人中最美的。」

  「你無恥。」白雲裳怒喝,馬玉龍根本不怕她罵,淫笑著走近,在她身邊跪下,嘖嘖讚嘆:「極品啊,真是人間的極品啊,傳國玉璽算什麼,我能得到你,便是做天子我也不乾。」

  白雲裳驚羞交集,怒喝道:「你休想如願。」說話間便要喝舌自盡,但她無法運使玄功,動作可就沒馬玉龍快了,嘴一動,馬玉龍指間早發出一縷靈力,白雲裳只覺頰間一麻,再咬不下去。

  「只要我馬玉龍看上的女人,絕對跑不了,也絕對死不了,只能欲仙欲死。」馬玉龍嘿嘿淫笑,托起白雲裳一隻手,一邊親一邊讚:「極品,真正的極品,我玩過那麼多女人,她們全加起來,也還及不上你一根指頭。」

  白雲裳手腳雖能動,但靈力被封,僅憑肌肉的力量,卻完全不是馬玉龍的對手,給馬玉龍抓著手,想抽回來,完全做不到,身子的掙動卻反更激起馬玉龍的淫興,嘿嘿笑著,親了手指,又順著手臂往上,小臂,再到上臂,白雲裳裸露的手臂象一節潔白的象牙,沾上了馬玉龍的唾液後,更發出瑩白的光。

  戰天風這時已緩過了一口氣,腹中痛得好點了,眼見馬玉龍凌辱白雲裳,不由怒火沖頂,然而白雲裳的靈力塞在經絡中,卻始終讓他無法運功,想爬起來去撕打馬玉龍,可手腳撐在地下軟綿綿的,根本無法撐起身子,只能把牙齒咬得格格響,腦中電轉,將平生所學,包括九詭書在內全想了一遍,卻是沒有半點辦法救得白雲裳。

  馬玉龍將白雲裳手臂親了一會,忍不住淫興,看向白雲裳雙乳,淫笑道:「雲裳,讓我好好的品嚐一下你吧,我可以驕傲的告訴你,我有這世間最銳利的眼光,也是這世間最有資格品嘗你的人。」

  「不要。」看著馬玉龍手伸向自己的胸脯,白雲裳驚羞怒叫。

  「你要的,你現在不要,呆會就要了。」馬玉龍笑。他玩過很多女人,也會玩女人,並不性急,更不粗魯,不是一把撕開白雲裳的衣服,而是非常細心的解開白雲裳的衣帶,再把外衣輕輕掀開,那種專注細心,就象古董收藏家面對一件價值連城的古董一樣。

  時已春末,尤其白雲裳玄功高深,不怕冷,因此穿的衣服不多,外衣一掀開,便露出了裡面月白的肚兜和兩臂的肌膚。

  白雲裳羞憤到極點,卻是毫無辦法,只有絕望的閉上眼睛,另一面的戰天風也是半點辦法沒有,只有眼睜睜的看著。

  外衣一掀開,馬玉龍淫興更增,更不停手,將白雲裳肚兜的帶子解開,一手提著肚兜,急促的呼息著,慢慢的將肚兜掀開,到白雲裳的雙乳露出時,始才猛地一掀,隨即便發出一聲歡叫:「果然如此,美麗絕倫,絕品啊,絕品。」

  他看到了白雲裳雙乳,戰天風自也看到了,戰天風在龍灣鎮混時,頑童胡鬧,偷看過不少女人Rx房,說實話不好看,不是象個大木瓜一樣吊著,就是乳尖上一圈烏黑,象掛著兩粒黑棗,而且是完全讓人不起饞心的黑棗。後來看了鬼瑤兒虛影的Rx房,那個漂亮,讓他回想起來腹中不由自主的發火,還有那次血烈和蜜雪兒親熱,他也看見了蜜雪兒的Rx房,可說不是沒有見過女人的Rx房,或者說美女的Rx房,然而一眼看到白雲裳的Rx房,他胸中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震,有一種剎時忘了呼吸的感覺。

  白雲裳的雙乳沒有鬼瑤兒蜜雪兒的大,但卻特別的尖挺高聳,象極了兩根破土而出的冬筍,剝去了筍皮後,怯生生的挺立著,乳尖如豆,清新嫩紅,在昏濛的光線中顯出淡淡的兩點紅影。

  「確實是極品。」戰天風也在心中暗暗讚同馬玉龍的話,不過這個念頭一閃過,馬上就被怒火沖散了,牙關緊咬:「馬玉龍,竟敢汙辱我雲裳姐,終有一日,我要你生死兩難。」

  白雲裳感覺到胸前一涼,知道胸脯裸露,羞極之下,昏了過去。馬玉龍本來癡迷的盯著白雲裳Rx房,但白雲裳昏過去他卻還是察覺到了,他是玩女人的老手,昏迷中的女人形若姦屍,他可不願意,發出一縷靈力在白雲裳人中穴上一撞,讓白雲裳又清醒過來,白雲裳眼睛一睜,隨又閉上,眼淚滾滾而出。

  馬玉龍嘿嘿一笑,道:「雲裳,不要哭,你哭我可很心痛呢,告訴你,男女交歡是這世上最美的一件事情,你一旦嚐過了,就會如醉如癡的迷上的,而且我告訴你件事,我其實還有個師父,是七大災星中的天欲星,他傳我的御女術,可以把和我交歡的女子美上天,當然,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自控能力很強,但師父還傳了我一樣好東西:女兒醉。」

  說到這裡,馬玉龍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小的玉瓶子來,淫笑道:「這女兒醉是春藥中的極品,女孩子只要聞一下,不論她是怎麼樣的貞節烈婦,都會立刻春情勃發,若是在鼻間抹上一點啊,那春情就會象烈火一樣熊熊燃燒,到那時,別說是人,就算是一條狗,你摟住了也會拼命索要,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我也給你抹一點吧,不過放心,我完全可以滿足你的,哈哈哈。」他狂笑著,打開瓶塞,先自己聞了一下,再用小指尖勾了一點,抹向白雲裳鼻間。

  白雲裳本來閉著眼睛,聽說馬玉龍不但要凌辱她,還要給她塗春藥,羞怒至極,睜眼羞叫道:「不要。」

  「要的,要的。」馬玉龍不絕淫笑:「你是女兒中的極品,你的第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亨用。」

  白雲裳搖頭想躲避,卻哪裡躲得開,終於給他在鼻間抹上了女兒醉,急忙閉住呼吸。

  她閉住呼吸,馬玉龍自然看得出來,嘿嘿一笑,道:「不急不急,玩女人就象品古董,要慢慢的細細的,才能品出真味,先讓我來好好品嘗品嘗你這對女人中罕見的美乳吧,然後等你吸進了女兒醉,春情大發,我再把你剝光了,用御女術美美的把你送上天,只要一次以後,我保證你就會迷上我,只恨不能天天把我往床上拖,哈哈哈。」狂笑著搓搓手,抓向白雲裳雙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