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鬼狂為了讓我不插手,給他服了索魂丹才放他的。」白雲裳解釋,左右一看,對戰天風道:「不能找鬼狂要解藥了,不要怕,姐姐給你排毒。」扶了戰天風進了甬道左手邊的石室,對馬玉龍道:「馬兄,請你稍等片刻,只要一柱香時間就好。」

  馬玉龍沒有辦法,只有跟她進來,戰天風臉上裝出極度痛苦的樣子,更把牙齒咬得格格響,肚中則逆運玄功,讓氣息亂竄,以免白雲裳看出來,心底則不絕偷笑:「小馬兒,怎麼樣?想跟本大追風玩兒,你還嫩著點兒呢。」

  「忍著痛,盡量放鬆,不要怕。」白雲裳讓戰天風盤膝坐下,自己隨即在戰天風身後坐下,雙掌分開,一按戰天風頭頂百會,一按後腰命門。

  白衣庵這門排毒之法,頗為神奇,不但能排自己體內之毒,更能排別人體內之毒,乃是將靈力從頂心送下,如水流般將中毒之人體內的毒往下洗,然後另一隻手運玄功從後腰把毒素吸出來,效驗若神,只是頗費功力。

  馬玉龍並不知戰天風是在作怪,但眼見白雲裳為戰天風如此緊張,心中妒火更是衝天而起,站在石門邊,兩眼死死盯著戰天風,直恨不能把戰天風生吃了。

  「這小混混並不是她親弟弟,也不是她師弟,可她為什麼就對這小混混格外不同呢,難道竟然是喜歡上了他,這怎麼可能。」馬玉龍腦中迷惑難解,將眼光轉到白雲裳身上。

  白雲裳是斜對著他的,盤膝而坐的身子如玉竹般挺得畢直,按在戰天風頭頂的左手因袖子有些寬大而褪下了一小載,露出半載手臂,雪白的肌膚在昏暗的光線下發著玉一般淡淡的光澤。她的臉也是一樣,卻因略微的模糊而更顯柔美,臉下面是修長的脖子,再往下,便是挺立的雙峰。她穿的衣服比較寬鬆,但雙乳的形狀仍是清晰可見。

  馬玉龍死死的盯著白雲裳微挺的胸部,呼吸發緊,意想著剝開了白雲裳的衣服,看到了她的雙乳。

  馬玉龍玩過上百的女人,經驗豐富之極,女人穿衣服和不穿衣服,以及穿緊身裝和寬鬆衣服之間的不同情形,他清清楚楚,這時雖是隔衣看著白雲裳Rx房,但從衣服隆起的形狀,他幾乎就可準確的估量出白雲裳Rx房的形狀和大小。

  「她不但臉蛋兒漂亮,身材也是極品呢,若是剝開來——。」腦中幻想著脫下白雲裳衣服的情景,馬玉龍腹中更似有若火燒,眼看白雲裳閉目全神為戰天風撥毒,一個惡毒的念頭突地從心中生出:趁著這個機會,制住白雲裳,強xx她。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馬玉龍心中不由一緊,抬眼看向白雲裳。

  馬玉龍死纏了白雲裳一個多月,對白雲裳可說已是有了相當的了解,白雲裳不但功力高絕,容顏絕美,而且智慧極高,看她的樣子,總是微微的笑著,好象什麼都不在意,可事實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她慧眼的關照之中,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瞞過她,為人處事,應對之靈活,手法之機變,讓素來自大的馬玉龍也常常嘆服不已。白雲裳行走江湖半年多,極少出手,卻聲名日盛,隱然已成正道第一人,甚至讓成名多年的枯聞夫人也忌恨不已,師門、容貌、功力之外,她的智慧立功極偉。

  只除了對著戰天風時,她才象一個鄰家的少女,罕有的露出她這個年齡的少女特有的風情,其它任何時候,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天女,想接近她難,而想暗算她,甚至說制住她強xx她,除非是瘋子,任何正常的人都絕不會打這種主意,那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成功的,因此即便以馬玉龍的自負,這個念頭一起,心中仍不由自主的緊張,幾乎是念頭一起,就被他強行壓了下去。

  但有些東西是壓不住的,尤其是欲望,象馬玉龍這種自大自負慣了的人,從來都任性而為,沒有多少自制力,心中慾望一起,哪裡說壓就能壓住的,雖然他深知白雲裳功力高智慧更高,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弄得不好,不說小命,至少以後永沒有機會再接近白雲裳,但腹中熊熊燃燒的慾火,卻怎麼也控制不住,在猶豫了好一會兒後,他終於決定冒險,但他不是傻瓜,知道直撲過去動手完全沒有希望,便裝出焦急的樣子道:「白小姐,好了沒有,鬼狂一旦得手,傳國玉璽可就要落在邪道手中了。」說著走近兩步。

  白雲裳雖在發功之中,慧眼卻仍然觀照周遭的一切,聽到馬玉龍的話,她睜開眼睛,衝他微一點頭,意思是要他不要心急,馬上就好,復閉上眼睛,全力運功。

  唉,她慧眼雖觀照一切,卻仍看不透人心,尤其馬玉龍一直以來都對她甜言密語,拼命追求,她雖是天之驕女,卻終究只是個女孩子,馬玉龍雖撼不動她的禪功,在她內心的深處,對馬玉龍仍是有一定的好感,或者說,在她禪功無法關照的內心最深處,她仍有著少女的虛榮心,願意聽俊美少年的甜言蜜語,對追求她的人,自然而然地也就多三分好感,少三分防備。

  馬玉龍留心觀察著白雲裳臉上的神色以及靈力的波動,確認白雲裳完全沒有對他起疑,心中暗喜,道:「要不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這話出口,看到白雲裳眉毛微微一動,忙又道:「放心,我只添三分力,不會蠻來傷到令弟的。」

  此時白雲裳撥毒已到最後也是最關健的一步,她並不需要馬玉龍助力,但她沒去懷疑馬玉龍,只以為馬玉龍是急著要去找傳國玉璽,所以雖然不想要馬玉龍助力,卻也不好拒絕,她卻不知道,馬玉龍正好猜中了她的心思,也知道她不會在這緊要關頭為這點小事來和他辨。

  奸計得逞,馬玉龍再不猶豫,屏息歛氣,緩緩伸手,似乎是要按到戰天風肩上去,但在掠過白雲裳肩膀時,突然閃電般往左一掠,一下子按住了白雲裳的大椎穴,一擊得手,再不停留,沿著白雲裳督脈一路點下去,將白雲裳督脈上所有大穴盡竭點到,白雲裳便有通天的玄功,督脈被封死,也休想再運轉半分靈力。

  白雲裳察覺有異,猛睜眼睛,卻已回天無力,身子斜斜歪倒,隨即仰天躺倒在地。

  馬玉龍動手時,撥毒正在最關健的時候,督脈被封,白雲裳的靈力一下子失去控制,暴發的靈力剎時將戰天風擊飛出去,撞在石壁上又落了下來。

  戰天風只是作怪,毒性還沒發作,本來是一點事也沒有,但給白雲裳不受控制的靈力一下猛擊,他又是處在全然的放鬆之中的,可就吃足了苦頭,五臟六俯剎時就象倒轉了過來,無處不痛,最要命的,是白雲裳因督脈被制,一部份靈力無法收回去,滯留在戰天風體內,卻就象一頭被困籠中的猛獸,四下亂撞,而且於塞著戰天風的經脈,讓他無法運功,想爬起來都做不到,你想啊,經絡被塞,氣血無法運行,到不了四肢,手腳稀軟麻木,動動手指嘴巴或許還可以,想撐起一百多斤的身子,卻是不可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