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吃一驚,叫道:「什麼?」

  戰天風轉頭出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搖頭:「沒什麼?」

  白雲裳氣結:「沒什麼你鬼叫什麼?」

  戰天風嘻嘻笑:「我就叫一聲嚇嚇裡面的鬼啊。」

  「我看你才是個鬼。」白雲裳氣得捶他。

  戰天風笑著一閃,到甬道盡頭,進門,裡面竟又是三條甬道,分通著三扇門。進石門後,本來應該已是伸手不見五指,然而每條甬道的中間,都鑲著一顆珠子,不象是夜明珠,也不知什麼珠子,發著淡綠色的瑩光,光線雖然不亮,但以戰天風兩人的功力,有這麼亮足夠了。

  戰天風先前開玩笑,這時看了這規模,也不由自主咋舌,對白雲裳道:「雲裳姐,你別見怪,我真要叫了。」

  白雲裳看他象說正話的樣子,疑道:「又要叫什麼?叫他們嗎?」

  「不是。」戰天風搖頭:「是驚嘆,真的,如果每條甬道後面都是這樣,那也太驚人了,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這地宮也是按陣法建的,每扇門後三條石道,三三得九,該是一座九宮八卦陣,總數該是八十一條石道,二百三十四扇石門,依卦象,每條甬道之中又該有兩間石室,每一宮,還該有一個眼,也就是大的石室,同時連通三條甬道的,你算算,這是多大的規模,在地上建也許不算什麼,可這是在地底啊。」

  「是。」白雲裳點頭:「也不知是誰建的,那個石矮子該當沒有這麼大的力量。」

  兩人說著話,只撿那開了的石門處走,果然是每扇石門後都是三條甬道,正是一座九宮八卦陣,也不知穿了幾扇門,突地進了一間大的石室,這石室呈圓形,四面各開一扇石門,有甬道連通,正是九宮八卦陣每宮必有的活眼,九宮相連,門門相通,不知陣法者,一旦進陣,永世也走不出去,但戰天風卻是漫不在乎,他就不相信,這天下還有什麼陣法難得倒天睏星。

  在這地底石宮中,不好用遁術,就用腳走,戰天風兩個這樣,鬼狂馬玉龍幾個肯定也是一樣,因此完全沒有半點靈力感應,若是在地面,即便沒有靈力的波動,以白雲裳之能,三五里之內,即便用腳走也瞞不過她,但在這地宮中卻不行,當然,如果這地宮不是按陣法建的,她也能感應到,但這是一座九宮八卦陣,陣含玄機,宮與宮之間,半點動靜也透不過來,她雖了得,終不是神仙。

  戰天風看看四下的石門,對白雲裳道:「雲裳姐,這樣瞎找不行,得想個法子。」

  「是得想個法子。」白雲裳點頭:「你精通陣法,有什麼好法子嗎?」

  戰天風皺眉:「陣法困不住我,可是——。」剛說到這兒,忽地有所感覺,有人越過另一宮,進了他們所在的這一宮,白雲裳自然比他還先感覺到,喜道:「是馬玉龍。」

  「是那個大美人啊。」戰天風嘻嘻一笑,白雲裳一皺眉,道:「當著人家的面,你可別這麼說。」

  「我誇他還不行嗎?」戰天風笑,從右手石門進去,穿過兩扇門,一眼便見到馬玉龍從對面石門中出來,馬玉龍自然也聽到了響動,一眼看見白雲裳兩個,眼光一亮,喜叫道:「白小姐。」卻不和戰天風打招呼,甚至看都不看他。

  「臭美麼?」戰天風眼見馬玉龍大刺刺的不理他,暗怒,本想刺馬玉龍兩句,不過想著可能白雲裳要生氣,便不吱聲,只是斜抬了下巴。

  白雲裳倒沒來注意他的小心眼,看了馬玉龍道:「馬兄,你抓到石矮子了嗎?」

  「沒有。」馬玉龍搖頭,眼中暗含惱怒,道:「這矮子姦得象鬼一樣,好幾次感應到了他,卻又給他藉著陣法溜了,不過我相信他絕不敢跑出去,鬼狂也懂陣法,找不到他,自也不會出去,所以我們得趕快,白小姐來了,那就最好了。」

  白雲裳道:「馬兄,我弟弟說傳國玉璽不可能在石矮子身上,所以我看——。」

  「我可不相信他。」不等白雲裳說完,馬玉龍斷然搖頭,瞟一眼戰天風,眼中暗含怒意,戰天風也斜瞟著他,冷哼一聲道:「有人說話跟放屁一樣,我還姓不過他呢。」

  「你說什麼?」馬玉龍大怒,兩眼怒視著戰天風,眼光如電。戰天風全不怕他,抬眼與他對視,道:「我說你講話跟放屁一樣,除了一股臭風薰人,再不頂其它用。」

  「戰天風,怎麼說話的你。」白雲裳瞪一眼戰天風,轉眼看向馬玉龍,道:「馬兄,他只是小孩子,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她雖是在喝斥戰天風,可話語中的意思,明擺著是和戰天風親近一些,馬玉龍聽在耳裡,如何不明白,一時牙關緊咬。馬玉龍的怒火裡,沒抓到石矮子只佔三分,有七分卻是惱怒白雲裳先前為戰天風和鬼狂做的交易,此時看白雲裳不但將戰天風帶在身邊,更語意親近,又添兩分怒火,心中的惱怒足足到了十二成,若是對著其他人,他早已大發雷霆,但對著白雲裳他卻不敢發火,只有強忍著,心中暗叫:「小子,走著瞧,等把白雲裳弄到手,大爺慢慢再收拾你。」

  忍一口氣,對白雲裳道:「白小姐,傳國玉璽事關重大,不能開玩笑,所以請你助我,而且我們要趕快,若給鬼狂先找到石矮子再從鬼狂手中去奪,可就難多了。」

  白雲裳拗不過他,只得點頭,看向戰天風道:「我們走吧,聽姐姐的話,不許胡鬧了。」她這語氣,真就象一個慈愛的姐姐在哄頑皮的弟弟,馬玉龍聽了心中越酸。

  她這麼說,戰天風自然不好和她硬頂,但說就這麼跟著馬玉龍走,他也絕對不服氣,他天生就是個鬼,不能硬頂,那就旁生主意,嘴裡脆生生應著:「好咧,姐姐的話,我從來都是記得牢的。」心裡卻暗打主意。

  馬玉龍走最前面,他竟也精通陣法,腳下十分的順溜,但才走了一條甬道,戰天風忽地啊呀一聲,捂住了肚子。

  白雲裳吃了一驚,轉頭擔心的看著他道:「怎麼了。」

  戰天風雙手死命按著肚子,臉上裝出一臉痛苦之色,叫道:「肚子好痛。」

  馬玉龍疑惑的看著他:「好好的肚子怎麼會痛的。」

  「可能是索魂丹的毒性發作了。」白雲裳叫,竟伸手過來扶著了戰天風,道:「你還好吧,感覺一下,是不是毒性發作了。」

  看著白雲裳白玉也似的一雙手扶著戰天風手臂,馬玉龍肚中醋火直竄上來,又驚又疑,道:「什麼索魂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