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別說,要把他換上女裝,還真是一美人呢。」戰天風哈哈笑,笑聲中拐過兩根石柱,眼前幻象重現,卻是一座密林,靈心清貧兩道正在林子裡和一群猴子打架呢,扭頭看到白雲裳兩個,清貧道人喜叫道:「白小姐,你也來了,這石林中有鬼,小心猴子。」

  隨著他的叫聲,戰天風白雲裳身側同時顯出十數隻猴子,吱吱叫著撲上來,照理說這些猴子只是幻象,但這石林布成的陣勢威力奇大,每隻撲來的猴子身上竟都帶著勁風,而且隱隱有靈力流動。

  「這鬼陣還真出鬼了。」戰天風罵一聲,不敢輕忽,取鍋在手,便要照猴腦急拍,卻見白雲裳玉指連彈,每彈一下,指間便有一朵白蓮花飛出去,一朵白蓮花阻住一隻猴子,剎時間將十餘隻猴子盡竭阻住。

  那些猴子被白蓮花一阻,立時消失不見,但隨即在另一面又會生出來,然而白雲裳彈出的白蓮花似有靈性,十餘朵蓮花環成一個圓圈,將戰天風兩個圍在中間,那些猴子無論從哪邊幻現,總被白蓮花攔住。

  這時靈心清貧兩道也衝了過來,鑽進蓮花圈中,兩道收劍,清貧道人道:「這石林暗含陣法,不知白小姐可有破陣之法。」

  「我弟弟能破。」白雲裳看一眼戰天風,靈心道人兩個訝異的看向戰天風,清貧道人好點,尤其是靈心道人,驚訝更甚,因為他是和戰天風打過一回交道的,前後不過幾個月時間,戰天風不但功力突飛猛進,如此玄奇的石陣,他和清貧道人甚至白雲裳都難以看破,戰天風卻能看破,這叫他如何不驚。

  看靈心道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戰天風大是得意,瞟一眼靈心道人,笑道:「一回生二回熟啊道長,到三回就是老朋友,到時我請你吃狗肉啊。」

  「道長出家之人,怎麼會吃狗肉,不要胡說。」白雲裳申斥。

  「酒肉穿腸過,道祖心中坐嘛。」戰天風嘻嘻一笑,看了白雲裳道:「雲裳姐,你不是出家人吧,該當賞臉,而且你這樣的美人若肯賞臉吃了狗肉,那狗到了陰間也臉上有光呢。」

  「先賞你朵白蓮花塞嘴巴吧。」白雲裳哼一聲,纖指一彈,一朵白蓮花飛出,奇準無比的塞在了戰天風嘴裡。

  「謝姐姐賞,我真吃了啊。」戰天風嘻嘻一笑,嘴巴猛一合,真的將那白蓮花含在了嘴裡,那白蓮花是白雲裳靈力凝結而成,並無實體,一咬之下,自然消失,戰天風卻故意大嚼,看他嚼得噁心,白雲裳皺眉道:「你把我的白蓮花做狗肉嚼呢?」

  戰天風嘻嘻笑:「狗肉不如蓮花美,蓮花不如狗肉香,各擅勝場。」

  他拖腔拉調,真象在館子裡品菜,白雲裳又好氣又好笑,叱道:「你再貧,我真不理你了。」

  戰天風卻也怕她真個生氣,忙道:「帶路帶路,跟我來吧。」扭身前掠。白雲裳看他驚慌,嘴角不由自主掠過一絲笑意。

  靈心道人一直冷眼旁觀兩人之間的情形,也將白雲裳嘴角的微笑看在眼裡,心中暗暗思忖:「白雲裳行走江湖半年多,從來都象個高高在上的仙子,即便馬玉龍那樣的美男子也是愛理不理,偏生對這小混混卻另眼相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小混混功力進展奇速,才兩個多月時間,竟已是接近一流的身手,而且所學淵博,難道他竟是世家之子,名師之徒,所以白雲裳才會對他另眼相看,可怎麼就看不出他的師門來歷呢?」

  白雲裳仍以白蓮花圍成圈子,將不絕幻出的猴子攔住,清貧道人兩個隨後跟上,掠出數十丈,幻象消失,石柱重現,清貧道人和戰天風沒打過交道,也不知戰天風來歷,白雲裳即叫戰天風弟弟,清貧道人心中便也自有三分親近,這時便贊一句道:「小兄弟果然了得。」

  戰天風心中得意,卻裝作不在乎道:「豆芽菜啦,不算什麼。」

  白雲裳看了他那樣子,忍不住好笑,道:「行了,帶路去找鬼狂他們吧。」其實白雲裳一聽戰天風說破是四象陣,便已知走法,不過她願意讓戰天風露一把臉而已。

  「遵命。」戰天風油腔滑調的應一聲諾,當先領路,往石林中心掠去,很奇怪的是,鬼狂馬玉龍幾個似乎都在石林中消失了,再沒有半點感應,到石林中間,也就是四象陣的陣眼處,戰天風這才明白為什麼,陣眼竟是一個大洞,深入地底,濕氣不絕漫上來,也不知有多深。

  「他們鑽地底下去了。」戰天風看向白雲裳,他的意思,不想再跟下去,但白雲裳擔心馬玉龍,道:「我們也下去。」

  清貧道人道:「是,玉龍師弟性子傲,他若先得手,必不肯再將傳國玉璽交給鬼狂,但他雖了得,卻還不是鬼狂對手,我們得去助他一臂之力。」

  白雲裳點頭,一邊的靈心道人卻動開了心機:「我和清貧兩個若下去,白雲裳就不願插手,但我們若不下去,馬玉龍真個危機時,她非插手不可。」想到這裡便道:「也不知下面情勢如何,萬一鬼狂先得手,急速衝出時,在下面只怕攔不住,不如我和清貧師兄兩個留在上面,守住這口子,則即便鬼狂先得手,我們也可阻他一陣。」

  「這話有理。」清貧道人點頭。

  白雲裳相信戰天風,認定鬼狂不可能拿得到傳國玉璽,但靈心道人兩個即這麼說,她也不便反對,便道:「如此有勞兩位師兄。」看向戰天風道:「我兩個下去。」這會卻是她當先躍下,情勢不明,她怕戰天風吃虧。

  戰天風跟在白雲裳身後,下掠百丈左右,眼前一闊,到了一個溶洞中,這個溶洞極為巨大,高有數十丈,方圓至少也有百丈左右,與地洞口連在一起看,就象一個長頸寬底的花瓶。溶洞的正中,有一眼清潭,有四五丈方圓,正對著地洞口,戰天風兩個從上往下看去,可以看到潭中倒映的星光,還有白雲裳從上掠下的身影,白衣飄飄,真有似仙子下凡。

  叫戰天風想不到的是,溶洞的兩端,竟各有一扇石門,左面的石門開著,估計鬼狂幾個都從這石門進去了。

  「這洞子裡居然還有門,好象是座地宮呢。」戰天風叫。

  白雲裳點頭,道:「好象是,我們進去。」當先掠進。

  石門裡面是一條甬道,甬道盡道又有一扇石門,也是半開著的,進去,眼前卻現出三條甬道,每條甬道盡端都有一扇門,又是左手邊石門是虛掩著的,兩人掠過去,到中間才發現甬道左右兩邊還各有一扇石門,其中有一扇是半開著的,戰天風探頭看了一下,門裡是一間石室,長約兩丈,寬丈餘,只是空無一物。

  白雲裳並沒有往石室裡看,戰天風便作怪,猛地怪叫一聲:「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