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小白臉想害死本大追風。」戰天風暗罵,眼見白雲裳秀眉微凝,急道:「雲裳姐,看我眼睛,我左眼閉是開,右眼開是閉。」口中胡言亂語,卻對白雲裳使個眼色,白雲裳聽不懂他的話,事實上戰天風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他的眼色白雲裳卻是明白的,竟思是讓她答應鬼狂沒有關係,雖然白雲裳不清楚戰天風為什麼這麼肯定,但她相信戰天風,因此毫不猶豫的看向鬼狂道:「一言為定,雲裳不參於這夜之事,但還有一個條件,門主不能傷人性命,門主若對我正道同門下毒手,雲裳仍要插手。」

  「不能有附加條件。」鬼狂搖頭,掃一眼馬玉龍幾個,道:「鬼某人一旦動手,絕不容情,怕死的,那就自動退出。」

  「這——。」白雲裳秀眉微凝。

  馬玉龍想不到白雲裳為了戰天風這樣一個小混混,竟然會答應鬼狂不插手,驚怒交集,眼見白雲裳沉呤不語,心中更怒,他心念極快,不等白雲裳做出決定,他身子忽地往後一翻,閃電般撲向石矮子,要把石矮子先控制在手裡。

  但他的算盤落空了,石矮子身處漩渦的中心,一直非常警惕的留意著各方的動靜,立身之處,也始終在石林的邊緣,馬玉龍身子一動,他立即生出反應,馬玉龍雖快,他也不慢,身子往後一滾,滾進了石林中,馬玉龍也隨後跟了進去。

  變起倉促,所有人都是一愣,鬼狂應變極速,他所忌的,惟白雲裳一人而已,此時腦子閃電般一想,已有主意,一把提過戰天風,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倒一粒紅丸子,一下塞進戰天風嘴裡,真氣一送,戰天風想不吞都不行,隨對白雲裳道:「此丸名索魂丹,一個時辰之內若不得解藥,五臟盡裂而亡,鬼某聽說白衣庵有一門神功,可將人體內毒藥循經絡逼出,白小姐不妨一試,當然,白小姐若肯不插手,鬼某拿到東西後,也自會給令弟解藥。」說著帶了吊靴鬼閃進石林中,而早在他餵藥說話之先,靈心清貧兩道便跟進了石林,外面只留了那幾個弟子。

  白雲裳凌空一指,解了戰天風被封的穴道,戰天風一跳起來,仰天大笑三聲:「小命又回來了,閻王爺,你就哭吧。」

  白雲裳看了他的怪樣子哭笑不得,道:「你剛才的意思——-?」

  「雲裳姐,你儘管信我好了。」戰天風一拍胸膛:「傳國玉璽絕對不在石矮子手裡,至於到底是哪裡嘛,嘿嘿。」嘿嘿兩聲不說了,又對白雲裳眨了兩下眼睛,他這眼色白雲裳可就不懂了,但卻信了他,扭頭看一眼石林,道:「但他們信,只怕鬼狂會下殺手,我們進去。」

  「好嘞,小弟帶路。」戰天風當先掠進去,白雲裳隨後跟進,看了戰天風飛掠的身法,道:「你的功力又大進了呢。」

  「姐姐看出來了?」戰天風得意的一點頭,想到佛印宗的事,扭頭對白雲裳道:「對了雲裳姐,我還做了佛印宗的方丈呢,是你白衣庵的死對頭了,找機會還要和你打上一架,爭那佛門領袖來做。」

  「什麼?」白雲裳秀目中透出難以置信之色:「你做了佛印宗的方丈,怎麼可能?」

  「貧僧絕不打誑語,阿彌托佛。」戰天風也合掌宣一聲佛號,對白雲裳做個鬼臉,嘻嘻一笑。

  這時他兩個已進了石林,雖比鬼狂等慢進去,但靈力始終是鎖著鬼狂幾個的,然而一進石林,突然生出怪事,竟再也感應不到任何人,白雲裳首先發覺了不對,因此雖是一肚子疑惑,卻暫時放下了,道:「不對,這石林中有玄機。」

  石柱巨大,每一根石柱之間,至少相隔著數十丈,戰天風兩個身法快,眨眼繞過一根石柱,異象更生,眼前突然再沒有石柱,而是一座汪洋大海,碧波盪漾,一望無限,兩人的身子,竟是在水面上飛掠。

  「是陣法。」戰天風叫,一拍胸膛:「小菜一碟,我的美姐姐,你就跟我來吧。」嘴上吹牛,腦中急轉,回思天睏星詭陣中關於各種陣法的記載,微一凝神,已有頭緒,往左拐去。

  白雲裳也學過陣法,不過不精,聽戰天風牛皮哄哄,倒是一樂,道:「陣法你也懂,還真不看出啊。」隨即秀眉一皺,道:「你叫雲裳姐就好了,別這姐姐那姐姐的亂叫好不好?」

  戰天風嘻嘻一笑:「美姐姐叫錯了嗎?原來你不美嗎?那我叫你醜姐姐好了。」

  「再說我真生氣了。」白雲裳瞪眼,戰天風一吐舌頭,忙道:「不說了,可憐見兒的,通共就一個姐姐的,還是連搶帶騙賴來的,真要生了氣不認我了,那就慘了。」

  白雲裳撲哧一笑,拿他無可奈何,這時戰天風已當先掠出數十丈,一閃之下,大海果然就不見了,石柱復現,戰天風得意的道:「我說的沒錯吧,幻象不見了不是,走對了就是石柱,走錯了就是汪洋大海。」

  「是這樣。」白雲裳點頭,道:「你懂的還真多。」她這話是真心稱讚,因為她也在用心細察陣法,不過根本沒看出頭緒。

  「那是。」戰天風毫不客氣的點頭,看了他那樣子,白雲裳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心中低叫:「這人。」問戰天風道:「這什麼陣法啊?」

  「暫時還看不出來。」戰天風搖頭,凝神看石柱分布,道:「不要怕,跟我來就是了,不論有任何危險,你弟弟我絕對英雄救美就是了。」

  「就你啊。」白雲裳哼了一聲:「不要我救你就好了。」她這時的語氣,已完全是一個小性兒的少女在和鄰家的男孩子辯嘴巴了。

  「那就勞煩姐姐美女救英雄吧。」戰天風笑,掠過一個石柱,異象重現,這次不是大海,卻是火海,看不到頭的火海,火苗子抽起數十丈高,灼熱的氣浪直往上衝,戰天風兩個立覺臉上手上火辣辣的痛,喉頭發緊,呼息困難。

  「這鬼陣厲害。」戰天風低叫一聲,腳下不停,連拐了兩次,卻始終沒能衝出火海,他終究是臨時抱佛腳,平時沒有琢磨過,這時想一下子找到陣門,沒有那麼容易,不過在試到第三次後,眼前終又顯出石柱,這一下他也試出了陣法的玄機,叫道:「我明白了,這是四象陣,乃是風林水火,哈,小陣耳,沒什麼了不起的。」說著腳下加速,連過了幾個石柱,果然再不現異象,一識破陣法,靈力的感應竟也回來了,白雲裳立時感應到左近不遠處有靈力的波動,對戰天風道:「那邊有人。」

  「是。」戰天風也感應到了,點頭,道:「肯定是陷在陣中了,不知是誰,不過肯定不是鬼狂那老鬼。」說到這裡想到一事,對白雲裳道:「對了雲裳姐,那跟你一起來的美人兒是什麼人啊?」

  「跟我一起來的美人兒?」白雲裳一愣,不過隨即明白戰天風是在說馬玉龍,哭笑不得,道:「你說馬玉龍馬兄啊,人家可是男子漢,什麼美人兒,你這人說話啊,真是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