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石矮子一張臉本來灰中帶白,一聽這話,刷的一下變得慘白,戰天風不知道搜魂指是什麼,但看了石矮子臉色,卻也大致想象得到,心中幸災樂禍:「這老矮子慘了,不過就算把他給搜死了,老鬼也拿不到傳國玉璽,傳國玉璽在本大追風手上呢。」

  鬼狂飄身欲動,靈心清貧兩道雖不願傳國玉璽落到鬼狂手裡,但一則攝於鬼狂威勢,二則也確想弄清石矮子手裡是不是真的有傳國玉璽,都不阻止。

  但鬼狂的身子突然又不動了,反而背過了手站著,悠閒的樣子,就象是在賞花,戰天風莫名其妙,心下嘀咕:「這老鬼一時一個花樣,這又是玩的什麼鬼?」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因為他感應到了靈力的波動,有玄功高手正急掠而來,鬼狂功力遠高於他,顯然老早就感應到了,他是大宗師的身份,來的不論是敵是友,他都不會顯出猴急的樣子。

  靈心清貧兩道又比戰天風略早一點生出感應,一齊抬頭上看,風聲逐近,兩道臉上突地同時現出喜色,清貧道人搶先叫道:「白小姐。」靈心道則叫道:「玉龍師弟。」

  「白小姐?」戰天風心中怦地一跳,急要把頭拼命抬高些時,兩條人影已落在谷中,一男一女,那男子二十來歲年紀,身材修長,面白如玉,竟是個極少見的美男子,戰天風平生所見人物,惟有盧江,或可勉強與這人一較,但這人眼光如電,英銳逼人,氣勢上比盧江可又強得太遠了。這人的下巴也總是微微抬著,一眼之下,戰天風只想到一個人:鬼瑤兒,無論是功力還是那份傲氣,兩人都堪稱對手。

  而那女子,白衣如雪,正是白雲裳。

  「雲裳姐。」戰天風狂喜大叫。

  他這一聲叫驚天動地,連提著他的吊靴鬼都給嚇了一跳,其他人自不用說,除了鬼狂,所有人的眼睛剎時齊聚到他身上,白雲裳自然也不例外,她還是老樣子,微微帶笑,身周佛光湛然,但一眼看到戰天風,臉上立時露出驚喜之色,叫道:「戰天風。」

  「是我是我。」戰天風一個腦袋亂點,喜叫道:「我的好姐姐,你可來得太及時了,我先前都在作詩來著呢,還得了兩句:今日閻殿迎新鬼,明朝老酒祭故人。後面的還沒想出來,你就來了,看來也用不著了。」

  「你那也叫詩啊。」白雲裳咯咯嬌笑,她本絕美,這一笑,花枝搖曳,滿谷生輝,便是鬼狂也看得一呆,其餘人更是兩眼發直,眼光惟一不同的,是陪著白雲裳來的那個年輕人,他在看了一眼白雲裳後,卻反看向戰天風,眼中銳光閃動,射出又驚又怒又妒的眼光。

  這年輕人叫馬玉龍,年紀雖不大,卻是無聞莊掌門枯聞夫人的關門弟子,所以清貧道人等明顯大過他,卻仍叫他師弟。枯聞夫人號稱七大玄門的第一高手,也是七大玄門中惟一能躋身當世頂尖高手的人物,她自己了得,這數十年來還潛心調教出了一大批弟子,最強的有七個,號稱無聞七劍,無聞莊本位列七大玄門之末,但這一來,卻一下竄升為七大玄門之首。

  無聞七劍中,功力最高的卻是最小的馬玉龍,馬玉龍其實是枯聞夫人的娘家姪兒,從小天資聰穎,俊美過人,枯聞夫人沒有子女,幾乎就是把他當兒子帶大的,在他身上頃注了最多的心血,而馬玉龍也沒辜負她的期望,小小年紀,便取得了驚人的成就,枯聞夫人曾驕傲的宣布,武林中沒有誰敢稱天下第一美女,但馬玉龍卻絕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同時也絕對會成為未來的天下第一高手。而事實上,江湖中已廣泛的認同,馬玉龍是七大玄門的第二高手,僅次於枯聞夫人,以他的年齡,衝擊天下第一高手並非不可能,所以沒有任何人反駁枯聞夫人的話,至少沒人公開反駁過。

  顯赫的師門,從小到大所受的嬌寵,自身的俊美,玄功上驚人的成就,所有這一切,養成了馬玉龍目空一切的性子,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所有的人在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要眼睛一亮,就此事事順著他,一切依從他,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直到他遇到了白雲裳。

  馬玉龍是在一個多月前遇上白雲裳的,或者說,主動找上白雲裳的,馬玉龍最初聽說白雲裳的美名時,並不太相信,因為他年紀雖不大,才二十多點三十不到,但玩過的美女已上百數,在他眼裡,已經沒什麼了不得的美女了,後來江湖風傳越盛,他才起心找上白雲裳,一見之下,驚為天人,就此死纏著白雲裳,但叫他失望的是,他對其她女子無往而不利的魅力,在白雲裳面前卻失去了效果,他功力極高,白雲裳的禪功固然無法抑制他的慾望,但他用盡手段使盡心機,卻也無法攻破白雲裳的禪心,白雲裳對他,和對任何人一樣,永遠是微微的笑著,親切而不可親近,隨和而絕不隨便。

  除了那種固有的微笑,白雲裳甚至就沒在馬玉龍面前笑過,馬玉龍在品嚐到巨大挫敗感的同時,幾乎都懷疑白雲裳到底會不會笑了,象一般的女孩子那樣笑。他想不到的是,白雲裳一見戰天風,一聽他那句狗屁不通的歪詩,竟就咯咯笑了,笑得比所有她那個年齡的女孩子更嬌美,而且他明顯的感覺,在那一刻,白雲裳從她的禪功中出來了,就象少女在聽到了情郎的呼喚而走出家門一樣,這叫他如何不又妒又恨。

  白雲裳笑了一回,自覺失態,收了笑容,對鬼狂合掌為禮道:「前輩是九鬼門鬼狂鬼門主吧。」

  鬼狂仍是背著手,不答白雲裳的話,卻突地道:「白小姐,你父母在哪裡?」

  他這話題來得莫名其妙,白雲裳看著他眼睛,低宣一聲佛號,道:「雲裳是個孤兒,打小由師父由收養,因此不知父母在哪裡,更不知他們是否健在。不知門主問及雲裳父母,所為何因。」

  「找不到他們,太可惜了。」鬼狂搖頭輕嘆,道:「鬼某有女,名叫瑤兒,今夜之前,鬼某自負天下再沒有勝過她的女子,但見了白小姐,才知道鬼某錯了,所以心中好奇,很想見一見白小姐的父母,倒看他們是怎麼樣的人中俊傑,生得出白小姐這樣的女兒。」

  搞半天他竟是這個意思,白雲裳也頗有些錯愕,心中思忖:「師父曾說九鬼門主人如其名,狂傲怪誕,為人處世,自行一套,不依常規,果然如此。」微微一笑道:「門主誇獎了。」復雙手合掌道:「門主屬下抓著這人,是雲裳小弟,不知如何得罪了門主,若是情有可原,還望門主給雲裳一個情面,原諒了他,雲裳這裡多謝了。」

  「這人本來是放不得的。」鬼狂微微一笑,道:「不過鬼某一見白小姐便心生歡喜,願意賣白小姐這個人情,這樣好了,白小姐只要允諾不插手今夜的事,鬼某立即放人。」

  「不可應他。」白雲裳還沒吱聲,一邊的馬玉龍卻急叫起來,道:「事涉傳國玉璽,不可中他之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