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三吳國是東南大國,韁域數千里,擁城六十餘座,天朝全盛時,百城以下的,都不能算大國,六七十座城池的,只能叫中小國家,但這會兒卻儼然已成了大國中的大國了,能和三吳比肩的,只有淨海、紅雪、歸燕三國,這也是那三國敢立假天子的緣由,而惟一超過三吳國的,只有歸燕國,卻也不過七八十座城池而已。

  進入三吳國,果然到處都在調兵,戰天風一路過去,竟有七八處在同時開打,可見爭鬥之激烈,好不容易找到個沒有戰火的小城鎮,戰天風到一個小酒館裡坐了,叫一兩盤菜一壺酒,順便向店東打聽新天子的事情。

  碼頭酒店,都是消息靈通之地,但不好的一點是消息雜,沒個準信兒,那店東聽得戰天風問,便把雜七雜八聽來的都說了。

  三吳王迎立天子,在三吳城中另築一內城,稱為皇城,供新天子居住和接受天下諸候的朝拜。三吳王死,兩個王子同時派兵馬搶入皇城,想要把新天子抓到手裡,再讓新天子冊封自己為新的三吳王。兩方兵力差不多,在皇城中殺過來殺過去,最終大王子暫時占優,首先衝進了皇宮,誰知宮中卻是空空如也,新天子竟不見了,後來二王子更調兵馬殺過來,又一輪激戰之下失了火,把座精美絕倫的皇城燒成了一片白地,從此再沒了新天子的消息。民間傳說有燒死在了火中的,有說給護衛背著逃到他國去了的,也有說幾天前在吳江的哪艘船上誰誰誰拜見了天子的,總之是千頭萬緒,消息多,亂如麻。

  「新天子給燒死是不可能的,護衛中必有玄功高手,藉遁術輕輕鬆鬆便可背了新天子突出去,只除非是那兩個敗家王子也派了高手進宮,纏住了護衛差不多,但若有馬大哥一把刀在,誰纏得住他,只不知馬大哥當時在不在宮中。」戰天風心中思忖,便問那店東知不知道馬橫刀,那店東卻也搖頭說不知道。

  戰天風知道再問不出什麼,謝了那店東出來,這小鎮離著三吳城還有三四百里,本來也不必去了,不過戰天風不死心,希望在三吳城能碰到馬橫刀,因此還是趕了去。

  戰天風飛掠小半夜,前方突然現出紅光,飛得越近,紅光越大,簡直映紅了半邊天,竟是一場大火,看火起處,是一座大城,火光映照中的城牆極為雄偉,城周至少有上百里,若與七喜城比,二十個那麼大都不止,但雄偉的城牆這時卻象一個大火盆,盆中是沖天的大火。

  「難道這就是三吳城。」戰天風心中疑惑,看不遠處有逃難啼哭的百姓,便落地打聽,卻真的是三吳城,二王子打輸了,撤出城時放了把大火,這大火已經燒了一天一夜了呢。

  這下戰天風徹底絕望了,無論如何,馬橫刀是不可能還在這三吳城裡的,戰天風又失望又惱怒,破口大罵:「這兩個敗家子,燒了好,全燒光更好。」

  罵得一通,自覺口乾划不來,便不罵了,心中尋思:「這下可要到哪裡去找馬大哥呢?新天子死是肯定沒死的,可能去了鄰近的國家,對了,新天子若到了哪個國家,那一國一定會到處宣揚的,我也不要去遠了,只在三吳國周遭聽風好了。」

  打定主意,離了大火中的三吳城,天明時見一處城池,似乎沒有戰火,便收術落下,到城中酒館中打聽消息,晚間沒消息時便再換一個地方問,接下來的十多天裡,他跑了十多座城,也跑了和三吳相鄰的兩三個小國,卻都沒有新天子在哪一國落腳的消息。

  這天夜間,戰天風又藉遁術掠起,想要再換個地方,方掠起,眼角忽地覺得有什麼東西一閃,扭頭看去,卻見是一隻黑色的鳥,一閃進了不遠處的林子裡。

  「鬼靈?」戰天風心中一跳,急往相反的方向掠去,運氣不錯,沒飛多遠便看見一條河,還是老辦法,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再溜進河中,順水下浮,不過這次有點子奇怪,那鬼靈並沒有象上一次那樣跟過來沿河搜索,下浮了十多里,始終不見鬼靈出現,戰天風可就疑惑起來了,想:「難道不是鬼靈,只是一隻黑毛鳥?奶奶的,這可搞笑了,平白無故,給隻鳥兒嚇本大追風一落湯雞,說出去真要笑掉人大牙了。」

  再等一會兒,一直不見鬼靈現身,知道確是自己嚇自己,罵一聲,劃水上岸,剛要喝口水解了一葉障目湯魔力,身上忽地生出異樣的感應,那種感覺十分的奇異,就好象睡懶覺的少年,突然給透過窗子的太陽光照到屁股一般。

  但現在是夜裡,怎麼可能有太陽光,只可能是玄功高手的靈力感應到了他。戰天風心中一跳,急把鍋子插回腰間,盡力收斂靈力,再輕手輕腳退回河邊,悄無聲息滑進水中,手腳不動,任由河水帶著他向下浮。

  照理說,戰天風喝了一葉障目湯,又是任河水帶著走,不但沒有半絲靈力的波動,連手腳都沒動一下,對方功力再高,也不可能再感應得到他,但不可思議的是,那種感覺始終存在,戰天風一咬牙,潛進水中,一路潛遊,他此時功力了得,一口氣可以憋到一柱香時間左右,因此再露頭時,人已在數里之外,然而甫一露頭,那種感覺立刻又生了出來,他一時間毛骨怵然:「怎麼可能,天下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高手,鬼瑤兒是絕對做不得,那是誰?盯著本大追風又想要做什麼?」

  戰天風駭然之間,扭頭見到河邊一叢蘆葦,心中一喜,想:「在水裡的時候,這傢伙好象感應不到我,待本大追風弄節蘆葦含著,一氣潛他個十幾二十里,那時若還能追上來,那他就真是神仙了。」

  游到河邊,折了一枝乾蘆葦,除了葉子,含到嘴裡,方要往水裡潛去,忽地覺得背心上一涼,一股陰寒之極的靈力直刺過來,感覺是如此強烈,就彷彿一把冰涼的利劍直指到背心上,和先前那種若有若無的感覺全然不同。

  戰天風大吃一驚,急運玄功對抗那股寒氣,同時回身,只見數十丈外的河面上,背手立著一個人,這人穿一襲淡青長袍,頭戴古冠,一張長條臉,下頷有三縷長鬚,看不出具體的年齡,可能是三四十歲,也可能是七八十歲,他並沒有看著戰天風,但戰天風有一種感覺,自己的每一個動作,哪怕是一呼一吸間胸口的起伏,都絕瞞不過這人。

  「這人功力絕不在馬大哥金果老師兄無天佛賊和尚之下,這人是誰?找上本大追風又是為什麼?」戰天風心下驚疑,取鍋喝了口涼水,一葉障目湯即然對這人無用,索性便坦然面對。

  見戰天風現身,這人眼光斜掃過來,戰天風剎時間有一種給人剝光衣服的感覺,忙運起玄功對抗,抱拳道:「請問前輩是何方高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