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回七喜國去,見了晨姐只怕忍不住。」一邊飛掠,戰天風一邊心中思忖,給蜜雪兒那麼火辣辣的一撩撥,他腹中還真有些動火,想著若回七喜城見了蘇晨,只要一抱在一起,十九就會控制不住自己。

  「還是直接回天朝去,先把印交了給馬大哥,再把假冒七喜王的事說了,看他怎麼說,他若不反對,那就索性回來做了七喜王,天天吃紅燒肉,他若是說這麼做不地道,那就算了,天下女人多著了,實在找不著,不還有個蜜雪兒嗎,真和她偷情去。」戰天風心中思量,想到蜜雪兒,不由自主的摸摸嘴巴,嘴唇到這會兒都還有些微微發麻呢:「真是隻小野貓,到了床上,還不知是什麼個浪勁兒呢。」

  想到直接回天朝去,馬上就想到了鬼瑤兒,暗吸冷氣:「鬼丫頭把本大追風恨進了骨頭縫裡,九鬼門在東土又是勢大如天,這要回去,還真得小心呢,弄不好一跟頭栽到鬼丫頭床底下,床上若沒姦夫還好,若有姦夫,姦夫淫婦聯手,先給本大追風戴一綠帽子,再把綠帽子下面的腦袋砍下來,那可就冤死了。」

  飛掠半夜,到天亮時便進入了天朝境內,戰天風擔心九鬼門,白天便不趕路,找林子練功睡覺,晚間再借鍋遁飛掠,且時時留意,看有沒有玄功好手趕上來。

  西風國東去一千里,有一處險關,名為黃沙關,黃沙關以西,雖有數十個諸候國,甚至還有西風國這樣的大國,在現在的天朝,有一二十座城池的便是大國了,西風國擁城四十多座,真的已是大國中的大國了,但即便如此,在一般天朝人心裡,黃沙關以外,都是蠻夷之地,出了黃沙關,那便是西去黃沙無故人了,惟有踏進黃沙關,才算是真正回到了天朝的懷抱。

  戰天風是借鍋遁飛掠的,用不著過關,而且他也實在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當在第三天的晨光中看到下面巍峨的黃沙關時,仍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感覺,在心裡舒了口氣,低叫:「繞了幾個大圈圈,栽了幾個大跟頭,本大追風又還活著回來了呢,不賴,真是不賴呢。」

  關內關外,氣候迥異,關外衰草淒淒,積雪未融,關內卻早已是繁花似錦,香氣撲鼻。戰天風心中暢快,在林中呆不住,便放開腳板趕路,卻意外的撞上了胡成一幫人,原來胡成等賣了貨,買了馬匹陀了鹽巴回去銷呢,胡成見了戰天風,也是非常意外又非常高興,當時便說他去了七喜國,真的蒙王妃接見了還得了重賞,戰天風雖然猜蘇晨必定回到了七喜城,但心底終是有點子擔心,聽了胡成的話,徹底放下心來,他突然進關,胡成自然疑惑,戰天風找個託詞搪塞了,索性便跟著胡成等人一路走,胡成自也高興。

  戰天風雖是土生土長的天朝人,但天天只是在龍灣鎮街頭混嘴皮子,天朝到底有多大,有多少國家,又有多少名山大川,說句老實話,他知道的還真是不多,例如三吳國,他只知道大概方位是在東南方向,具體到底在哪裡,他就不知道了,一路上和胡成等人閒話,胡成等人走南闖北的,算得上見多識廣,倒讓戰天風長了不少見識,不但知道了三吳國在什麼方位,水路怎麼走陸路怎麼走,對其它的東西,如天朝現在的時勢什麼的,也多了很多了解。

  現在的天朝,正處於大規模內戰的邊緣,除三吳國立的天子外,東面的淨海國,北方的紅雪國,南方的歸燕國,分別還立了三個天子,四國都說自己立的是真的十四王子玄信,不肯向別國立的天子臣服,異口同聲的要其它三國廢除假冒的天子,否則便要出兵征討,雖然還只是在打嘴仗,並沒有真個打起來,但四國都在大做準備,拼命拉攏諸候,擴充勢力,可以肯定的說,只要傳國玉璽不現身,真的玄信真的天子不能確認,那麼一場席捲整個天朝的內戰便絕對不可避免,只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

  當胡成說起時勢的時候,滿臉的憂慮,他雖只是個逐利而行的商賈,但對國家的關心,卻真的遠在戰天風之上,說實話,活了這麼大,戰天風除了明白自己是確確實實的天朝人外,對天朝好象並沒有什麼感覺,或者說,就沒去想過這麼大的事,天朝啊,那太遙遠了,飯館裡的紅燒肉更實際些。

  不過當聽著胡成以憂慮的聲音說著天朝的時運的時候,戰天風好象倒也有了一點子感覺,卻只想:「真要打起仗來,大哥家的船隊怕也不好跑了,不過現在傳國玉璽出世了,等我交給馬大哥拿給真天子,詔令一出,假天子原形畢露,這仗也就打不起來了。」

  一起走了二十多天,即沒碰上九鬼門的探子,卻也沒碰上馬橫刀,戰天風回天朝,最想見的幾個人,第一馬橫刀,第二壺七公,第三白雲裳,但這三個人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還真不是想碰就碰得到的,有一天晚上戰天風試著去了最近的一座大城,等了半晚上,鬼都沒一個,壺七公顯然並沒有跟著他,不過想來也是,九鬼門大索天下,消息自然也是傳進了壺七公耳朵裡的,即然戰天風和九鬼門已誓成水火,先前的計策便行不通,壺七公再暗裡跟著他也沒什麼用了不是。

  「那次馬大哥苦趕老狐狸,不知趕上了沒有,老狐狸跑得快,但馬大哥功力深,還真有得趕呢。」想著壺七公給馬橫刀趕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老汗橫流的情景,戰天風心裡不由暗暗好笑,卻又想:「不過老狐狸是天下第一老賊,逃命天生有一手,也許真給他施詭計逃脫了也不一定。」

  又過了兩天,胡成碰上了一個相熟的行商,那人是在內地來的,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三吳王死了,兩個王子爭位,各拉勢力,打了個不亦樂乎,又都想挾持新天子,亂軍之中,新天子竟離奇的失了蹤,不知去了哪裡。

  戰天風一聽急了,問起馬橫刀的情況,那行商卻不知馬橫刀是誰?也是,馬橫刀雖是天下知名的大俠,但一般的小商人只是逐利而行,對這種江湖客避之惟恐不及,不知道也是常理。不過戰天風並不是為馬橫刀的安危擔心,到了馬橫刀那種層次,護體玄功必已大成,普通的刀劍休想傷得了他,即便是在千軍萬馬之中,亂箭如雨,也是無礙的,除非亂箭之中夾得有一流高手帶了玄功的箭,才有可能傷得了他,但箭上帶的玄功越強,靈力波動越大,掠起的勁風也越大,馬橫刀自然感應得到,想傷他同樣不可能。

  戰天風擔心的是,馬橫刀若跟新天子在一起,那就一起失了蹤,他可就沒地兒找去。

  戰天風本來怕借遁術飛掠會驚動九鬼門祕探,所以想跟著胡成等慢慢走,這會兒心急起來,顧不得了,當夜便向胡成告辭,連夜趕往三吳國。

  戰天風雖跟著馬隊走了二十多天,幾千里路,但天朝實在太大,三吳又是在天朝的東南,即便是在空中飛掠走直線,也有上萬里,戰天風白天又不敢走,只晚間飛掠,因此用了十多天才到三吳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