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時唐琪已將戰天風脖子和雙手上鐵鏈打開,戰天風活活了手腕,笑道:「這樣啊,他們謝不謝你我不知道,我先謝謝你了。」

  蜜雪兒斜眼瞟著他,聲音如絲道:「你就這麼空口白牙說一個謝字。」

  戰天風給她看得心中一跳,道:「那你要我怎麼謝?」

  「這麼謝。」蜜雪兒低叫一聲,突地伸手抱住了戰天風脖子,伸嘴便向他嘴上吻去。

  戰天風猝不及防,幾乎完全沒來及反應就給蜜雪兒吻住了。蜜雪兒的吻就象火一樣熾熱,戰天風也吻過蘇晨,但若與蜜雪兒比,和蘇晨的吻最多就是白開水,連茶都算不上。

  唐琪跟了蜜雪兒這些日子,已知她性子極野,卻沒想到她竟會當著旁人的面去親吻戰天風,又是害羞又是敬服,不敢看,只是盡快將戰天風腳上的鎖鏈也打開了。

  直到戰天風都覺得有點透不過氣來了,蜜雪兒才猛地鬆開,火辣辣的看著戰天風道:「現在沒時間了,而且我知道你有王後,爹爹他們也絕不肯讓我嫁給你的,但以後一定會有機會,哪怕我嫁給了血狂,我也一定要和你偷情。」

  戰天風完全傻了。他也算是個一等一的潑皮了,但在男女之間這件事上,他真的遠不如蜜雪兒潑辣狂野。

  看他傻看著自己,蜜雪兒回他一個媚笑,道:「好了,你快走吧,記住,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你放了我,他們會不會對你怎樣。」戰天風有些擔心,道:「要不——。」他想說,要不你跟我走,但後面這一截卻終是沒有說出來。

  「對我怎樣?殺了我嗎?不可能的。」蜜雪兒瞟著他,眼睛裏仍象有火在燒:「而且我不會承認的,捉姦要在床上捉到才算,沒當場捉到我,誰敢把我怎麼樣?」

  這種話都敢說,戰天風再傻一次,點頭道:「那我就走了。」

  「七喜王,請等一等。」邊上的唐琪突然開口,戰天風轉頭,唐琪手上捧了個東西,黃綢包著,遞給戰天風,道:「這是傳國玉璽,請你帶回天朝去,想辦法交給新天子玄信。」

  「傳國玉璽?」戰天風低呼一聲,呆看著唐琪,只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傳國玉璽。」唐琪點頭,一臉凝重,道:「我其實不是什麼永樂公主身邊的宮女,我就是永樂公主玄琪,新天子玄信的親姐姐,那日天安大難,玄信逃了出去,急亂之中竟忘帶傳國玉璽了,我剛好看到,就帶在了身上,本想找到他再交給他,誰知卻給擄來了胡地。」說到這裡她略略一頓,道:「傳國玉璽我一直用絲帶牢牢繫在裙子裡,幸虧五犬沒來得及凌辱我就把我轉送給了木罕,沒撕我的衣服,木罕要我的時候,我也主動脫的——-,所以一直沒人發覺。」她說到這裡,面上露出一種驕傲的神色,她雖被木罕凌辱,但能在那種情形下仍保有傳國玉璽,自己也覺得很驕傲。

  戰天風接過傳國玉璽,入手沉甸甸的,打開黃綢,見是四寸見方一方玉,高也是四五寸的樣子,上面雕著一條龍,看下面,雕著八個大字:天賜之寶,萬世其昌。正是傳國玉璽。

  不過說句實話,戰天風還真不知道這傳國玉璽是真的還是假的,傳國玉璽到底什麼模樣,印的是哪幾個字,他也從來沒留意過,這時卻閃電般的想到一件事,看向玄琪道:「公主,不知你聽說沒有,現在天朝好象是立了好幾個天子呢,他們該都是有印的,就算不是原印,雕也會雕一塊——。」

  不等他說完,玄琪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傳國玉璽乃我天朝重寶,豈是假冒得的,是,印人人可以雕,但雕出來的只是印而已,卻不是寶,蓋出的印可輕易毀掉,而傳國玉璽蓋出的印文,卻有三奇,一是暗夜發光,二是水火不浸。」

  「暗夜發光?水火不浸?」戰天風一臉疑惑:「什麼意思?」

  玄琪下巴微微抬起,道:「蓋了寶印的詔書,在暗夜裡,印文會發出紫色的光芒,所以即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夜裡,朝臣只要看到了紫色的光芒,也知道詔書是真的。至於水火不浸,就是如果你把蓋了傳國玉璽印文的紙浸到水裡,印文周圍的紙全泡爛了,但那八個字的印文也絕不會爛,甚至不會有一點模糊的跡象,你用火燒,其它地方都燒掉了,但印著印文的那一片卻無論如何都燒不掉。」

  「這麼神奇?」蜜雪兒忍不住低呼。

  「是的。」玄琪微微點頭:「天朝重寶,豈同等閒,現在他們另立天子,汙衊玄信是假冒的,但只要大王將傳國玉璽交給玄信,蓋了傳國玉璽的詔令傳出,所有謠言就會立即止息,那些假天子也休想再在寶座上坐一天。」

  「原來如此,難怪馬大哥要滿世界去找傳國玉璽。」戰天風恍然大悟。

  眼見戰天風要收起傳國玉璽,玄琪卻猛一下抓住了戰天風的手,道:「七喜王,這些日子,我見識了你的大智大勇,也絕對相信你,但還是——-還是要請你對天立誓,一定要把傳國玉璽交給玄信。」

  「你是怕他拿了傳國玉璽自己去做天子?」蜜雪兒眼珠子一轉,看著戰天風道:「這還真是個好主意呢,反正他們認印不認人,你年紀也差不多,真要冒充天子,還沒人能分得出來。」

  「大王大智大勇,若真是你做了天子,確是我天朝之福,只是——-只是——。」玄琪說不下去,只是一臉企盼的看著戰天風。

  「放心好了。」戰天風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以馬大哥的名字起誓,一定把傳國玉璽交給玄信。」

  「馬大哥?」玄琪疑惑的看著他,她可不知道戰天風口中的馬大哥是誰。

  「馬大哥就是馬王爺,橫刀立馬馬橫刀。」戰天風將傳國玉璽在手裡拋了一拋,道:「這還真是個好東西,若是別的人要,我吞了就吞了,但馬大哥現在在幫你弟弟做事,正在到處找傳國玉璽,馬大哥要找的,我絕不會吞的,公主放心好了。」

  「如此多謝了。」玄琪激動之下,猛地拜倒,戰天風忙扶她起來,道:「你是公主,照理我應該給你行禮呢,不過我這人不大懂禮,你就莫見怪吧。」說著將傳國玉璽放進玄女袋裡,看一眼蜜雪兒兩個,道:「那我走了。」反手取下煮天鍋,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身形立時隱去,蜜雪兒兩個本見他這會兒還煮湯喝,都有些莫名其妙,卻突然不見了他身子,頓時齊聲驚呼,戰天風其實還站著沒動,本想出聲,不過想一想,還是盡量不要露了一葉障目湯的秘密為好,便閃身出帳,向東一路飛奔,奔出十餘浬後再運起凌虛佛影身法飛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