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真上了閻王殿,倒是真可以放心大膽說了,不過你不會跟去閻王殿問吧?」戰天風笑,同時腦子急轉,尋思脫身之計,拷著手腳的鐵鏈極粗,他玄功再了得也是掙不脫,這條路不要想,左右一尋思,想:「對了,可以把雪狼那條狼藉來用一下。」一掃九大族長,嘻嘻一笑道:「諸位現在知道我是奸細了,我幫九胡打雪狼,也確是沒安好心,事即不密,倒也不必否認抵賴,諸位要殺要剮隨便,皺一皺眉頭的,不是好漢。」說到這裡,略略一停,不等刀扎等人開口,卻又道:「當然,諸位若賴得動手,還可以把我送去給雪狼王,你們對雪狼國動手,都是我挑動的,雪狼王抓住我這個罪魁禍首,氣至少先要消了五分,剩下五分呢,一則新敗,二則九胡大軍已然聚齊,他也未必就敢發出來,所以只要把我送去,再找個會說話的說說,送點兒東西,雪狼王說不定就這麼認了,免了一場刀兵。」

  「住嘴。」盧江怒喝,看向九大族長道:「這是他的脫身之計,此人不但身懷異術,而且詭計多端,若是真把他送去雪狼國,千里迢迢,他就有可能脫身逃跑,所以最好現在就把他五馬分——。」

  「滾開。」他最後一個屍字還沒說出口,赤馬猛地一聲怒喝,盧江嚇一大跳,那屍字到了嘴邊卻又活活吞了進去,退開一步,看著赤馬,不知他為何突然發怒。

  刀扎扭頭看向赤馬道:「赤馬汗,這奸細已是自己認了,到這個時候,你不可能還要幫著他吧?」

  「我不是要幫他。」赤馬搖頭,臉沉如水,道:「他挑動九胡打雪狼,沒安好心,這一點他自己也認了,即沒安好心,也就沒什麼人情可講,赤馬對敵人,從來也沒有手軟過。」說到這裡,他略略一頓,眼光緩緩掃視八大族長,道:「但他雖是奸細,卻是我敬服的人,他以一國之王,潛身敵營而行奸細之事,目地只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國家,天朝諸候王數百,但這樣的國王,諸位可曾見過一個?此為大勇。他到我青胡,先是成功挑動血狂赤虎對雪狼出手,隨後更屢出奇計,助三族以區區八萬之眾,徹底擊潰雪狼王二十萬大軍,殲敵十餘萬,忽爾度幾乎是空馬逃回野狼城,用計之奇,戰法之高,堪稱神人,此為大智。」

  他說到這裡,白鴉幾個一齊點頭,看向戰天風的眼光裡,都有敬佩之色,即便是刀扎,看向戰天風的眼光也頗有些異樣。

  「而他。」赤馬霍地向盧江一指:「他卻只是一條出賣主人的狗而已,一條狗,是沒有資格在戰老大這樣大智大勇的人面前狂吠的,我即便要親手斬下戰老大的腦袋,卻也一定會先替他把狗趕開。」

  到這會兒,他竟仍是叫戰天風做戰老大。

  盧江的一張臉,在剎時的脹紅後,變得青白若死,不由自主,退開兩步,隨即退出帳去。

  戰天風一生自負皮厚,聽得赤馬如此誇他,卻也有些臉紅,心下暗叫:「本大追風雖有些子陰謀詭計,但打仗的本事卻都是跟天算星師父現撿來的,要本大追風自己來想,卻還真想不出來。」

  天駿從戰天風臉上收回目光,看一眼赤馬,再看一眼刀扎,道:「那這人到底要怎麼處置呢?」

  三大汗中,刀扎最年輕驃悍,赤馬威望最隆,天駿卻最有人望,八大族長幾乎人人和他交好,若是各族起了衝突,往往都是他出來做和事佬。他個子不高,一部花白鬍子,方臉上滿布歲月洗刷後留下的溝壑,這時眉頭緊皺,臉上的溝溝坎坎便越發的多了起來。

  刀扎哼了一聲道:「我上次在七喜城外死了兩萬人,據說也全是這小子的計策,族中老少,只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肉,所以我看就把他交給我馬胡好了。」說到這裡,看一眼赤馬,道:「放心,我讓他死得體面些就是,我雖恨他,但也敬他是個人物。」

  「不行。」赤馬卻並不領情,斷然搖頭,道:「雪狼國雖敗未衰,雪狼王隨後會有什麼打算,誰也不知道,所以這事還得多議議,也許他說的把他送去雪狼國,還真是個好主意呢。」

  白鴉黑鷹一齊點頭,刀扎剛要反駁,天駿卻伸手一攔道:「這事慢慢商議吧,不要在這裡爭。」說著當先出帳,赤馬刀扎幾個也隨後跟了出去。

  「方為座上客,突做帳中囚,這一跟斗還真是栽得徹底呢。」看著赤馬幾個出去,戰天風嘆了口氣,試著運功一掙鐵鏈,只是拉得鏈子嘩啦嘩啦一陣響而已,試了兩次,終於死心,左思右想,又將九詭書從頭到尾想了一遍,並無一計解得眼下之困,天巧星倒是有無數開鎖的法子,可他從來也沒想過會有今天,根本沒準備工具,天巧星法子再巧,空手也是開不了鎖的。

  「只盼雪狼王不依不饒,或者硬要把本大追風送去雪狼國,或者乾脆他們打不贏了,只得重新再來求我出計,本大追風才有活路,否則這次是死定了。」戰天風心中尋思。他是街頭混大的人,從來是天當被蓋地當床,吃了早飯不操心晚飯的,養成了的性兒,想得一會,不耐煩起來,索性練起功來。

  當天沒人來管戰天風,第二天也一樣,酒飯倒是三餐不缺,還挺豐盛,自然是赤馬幾個敬他之故,卻沒人來說到底要怎麼處置他,原來九大族長分成了三撥,赤馬白鴉黑鷹三個堅要等著看了雪狼王隨後的反應再說,而刀紮為首的馬胡銀胡雜胡則想要將戰天風立馬處死,以報族人之仇。天駿為首的黃胡羊鬍毛胡夾在中間,兩邊的提議都贊同,卻也不明著支持哪一方,便就那麼僵住了。

  戰天風其實也猜得出來,心下念佛:「阿彌托佛,菩薩保佑,雪狼王大發雷霆,起全國之兵來報仇,那時本大追風便又可做座上客了。」三餐吃飽了無聊,便就練功,練得勤了,功力似乎倒有些子長進。

  第二日晚間,約摸已是三更過後,戰天風正在練功,忽覺有異,帳篷後摸來了幾個人,隨即便是身體倒地的聲音,似乎是看守給打倒了,戰天風心中一跳,猛一下就想到了心誠,想:「難不成心誠沒有被關起來,聽他說佛印寺也逃出了不少和尚,莫非給他聯繫到了附近的師兄師弟,救他們的方丈來了?」急睜眼睛,卻是一愣,進來的不是和尚,卻是美女,當先進來的是蜜雪兒,後面跟著唐琪。

  「蜜雪兒?」蜜雪兒的出現完全出乎戰天風意料之外,失聲驚呼。

  「不要吱聲。」蜜雪兒一步跨過來,伸手便捂著了戰天風嘴巴,唐琪也急步過來,她手裡竟拿著鑰匙,開起鎖來。

  蜜雪兒見戰天風眼中有驚異之色,道:「他們商量好了,要派遣使臣去雪狼國,解說是中了你的奸計,願意送你去雪狼國以求得雪狼王的原諒。」

  「這也在我預料之中。」戰天風嘻嘻一笑:「不賴啊,此去萬里迢迢,還很有些日子可活呢。」

  「搖尾乞憐,虧他們也是男人。」蜜雪兒卻冷哼一聲:「好男兒敢做就要敢當,第一莫做,第二莫怕,捅了刀子又下跪,叫我哪一隻眼睛看得起他們,所以我來放了你,那還是成全了他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