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忽爾度敗退二十餘里,見三族聯軍不再追來,剛緩下勁要重整隊伍呢,突地喊殺聲又起,赤虎的紅旗軍斜里殺出,卻並不衝陣,而是以輪戰之術,一隊來一隊去,前隊衝到七八十步前,放了箭便後撤,後隊再上。雪狼軍剎時又是死傷一大片,本來就在混亂中,這一來更是亂作一團,忽爾度雖具才智,這種時候也是無力回天,只有打馬快跑,赤虎趕殺一陣,裝弩不及,也就算了,但這一輪射卻厲害,一弩五箭呢,又射死了雪狼兵一萬多人。

  忽爾度再跑出十餘里,自忖不會再有危險了,勒馬不跑,兩敗之下,卻已是心力交萃,下馬喘息,還沒喘過氣來呢,忽地喊殺聲又起,卻是血狂的黑旗軍殺至,血狂的黑旗軍可不象紅旗軍,直殺進來,剎時間橫穿而過,隨又殺回,在雪狼軍殘兵中反復沖殺。

  雪狼兵這兩天早領教過黑旗軍的厲害,陣形完整有備而戰時對著黑旗軍尚十分吃力,何況此時,兩敗之後,一時只是哭爹叫娘,哪有半分抗力,忽爾度魂魄齊飛,上馬急逃,雪狼兵自也是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血狂卻是死趕不放,一直追殺到天黑,趕出了兩百餘里,始才收手,忽爾度殘兵給他趕到七零八落,最終能跟在忽爾度身邊的,不到千人,一直逃回野狼城去了。不過倒不是說其他雪狼兵都給血狂殺了,黑旗軍趁著雪狼兵兩敗之後撿的死魚,戰果確實最豐,卻也不過是斬殺了兩萬左右,其餘雪狼兵都只是逃散了,但忽爾度一支殘兵給他徹底打散了,卻是事實。

  血狂黑旗軍半夜回來,說起忽爾度殘兵已給徹底打散,一時歡呼聲四起,三族徹夜狂歡。

  「我三族八萬人竟然打敗了二十萬雪狼軍,若不是事實擺在眼前,真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赤馬白鴉黑鷹站在一起,看著歡呼狂舞的人群,白鴉不由自主的感概。

  「我也一樣。」黑鷹點頭。

  「戰老大真是神人轉世。」赤馬找到了給蜜雪兒硬拉去學胡舞的戰天風,老眼卻微微瞇了起來,道:「這也可見天朝的可敬可畏,幾百年來天朝一直受我們侵掠,似乎軟弱可欺,其實錯了,天朝沒有回手之力,只是因為內亂不能讓他騰出手來,一旦他能騰出手來,只要有一個戰老大這樣的人,統軍二、三十萬,便可將九胡十狼五犬徹底掃滅。」

  「是這話。」白鴉黑鷹一齊點頭。

  幾天後,黃胡等六胡援兵相繼來到,聽得青白黑三族八萬人馬竟打敗了雪狼國二十萬大軍,無不驚訝到極點,對戰天風自也是讚不絕口,戰天風老實不客氣,照單全收。

  馬鬍刀扎汗是最後一個來的,他四十來歲年紀,身材不是很高大,但卻驃悍壯實,一雙岩鷹一樣的眼睛,即便是帶著笑看人,眼睛裡也好象總有幾分兇氣,至少戰天風在和他對視時就有這種感覺,不過戰天風可不怕他,心中冷哼:「不服氣嗎,不服氣哪天再給你來一傢伙,把你剩下的四萬胡兵一鍋燴了。」

  晚間大擺宴席,赤馬等在席間再次大讚戰天風,輪番敬酒,便是刀扎也收了眼中兇光,不時來給戰天風敬酒,戰天風本來不想喝醉了,但想想也無事,架不住眾族長輪番來敬,終於爛醉如泥。

  似乎突然掉到了個冰窟窿裡,戰天風冷得一哆嗦,醒了過來,一睜眼,卻大吃一驚。

  還是在一個大帳篷裡,不過帳篷中已沒了酒席,赤馬等九大族長也都在,但卻個個陰沉著臉看著他,刀扎的鷹眼裡,尤其兇光四射。

  他的雙手雙腳,都給粗大的鐵鏈子鎖在了柱子上,甚至脖子上也繫了一條鐵鏈子,而他也不是掉進了冰窟窿裡,而是給人兜頭澆了一桶涼水。

  澆他水的這個人,竟然是盧江。

  戰天風本來莫名其妙,要叫起來,但一眼看清了盧江,立時便明白了,心中又驚又怒又疑,喝道:「姓盧的,是你出賣了我?」

  「沒錯?」盧江獰笑點頭。

  「為什麼?」戰天風大怒。

  「因為你戲弄我。」盧江猛地狂叫起來,一把揪著戰天風衣服,臉扭曲著,咬牙切齒:「我盧江家破人亡,心上人也給人搶走了,但我不怨人,只怨天,雖然是你搶走了蘇晨,但如果你一開始就公開承認你是七喜王太子公羊角,是蘇晨撞天婚撞中的那個人,我也不怪你,我甚至同樣會幫你守城,可是,你竟然不說,竟然為了玩我,還裝模作樣的來做什麼將軍,你說,為什麼?我盧江跟你前世有仇,還是此世有怨?你佔了我的晨妹,這還不夠,為什麼還要戲弄我這個家破人亡的天涯淪落之人?你說啊?」

  蘇晨回到七喜城後,當夜召集朝臣,說了風天戰就是公羊角的事,盧江自然也知道了,當時就氣怔了,不僅僅是失望,更多的是羞愧和憤怒,心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戰天風是故意要戲弄他,第一個想法就是要當面質問戰天風,為什麼要這樣?然而戰天風卻一直沒有回到七喜城,盧江先是借酒澆愁,後來戰天風久久不歸,卻引起了他的疑心,胡成給蘇晨送信回去後,蘇晨因不知道戰天風的想法,擔心他的安全,便只把戰天風呆在青胡不歸的事告訴了王志一個,本來沒告訴盧江,但盧江卻從玲兒口裏問了出來,再派探子一打聽,戰天風在青胡竟似乎很受重視,盧江心中越怒,他並不知道戰天風在青胡做什麼,只是心中猛地就起了惡念,戰天風即然呆在胡地,那就索性借胡人的手殺了戰天風,因為他知道戰天風身有異術,憑他自己,這一世也出不了氣,藉胡人的手卻是最好,於是便留書出走,只說是要回吞舟國去,其實卻偷偷投了刀扎汗,刀扎汗聽說兩次大敗他的風天戰竟就是七喜國王太子公羊角,也是大吃一驚,卻是要信不信,聽說戰天風在青胡,剛要派信使去問,青胡的警訊就來了,索性便帶了盧江北上,盧江說了戰天風身懷異術之事,刀紮便聽他的計策,先不聲張,藉敬酒之名,先把戰天風灌醉了,然後等盧江從戰天風的玄女袋裡搜出了七喜之寶,這才對赤馬等八大族長說出戰天風的真正身份,而盧江在知道了戰天風創造的戰績後,更一針見血的指出,戰天風之所以這麼費盡心思幫著九胡打雪狼國,並不真是關心九胡,而只是想挑動九胡和雪狼大戰,使馬胡再騰不出手去打七喜國。赤馬白鴉黑鷹三個稍微動腦一想,便也知道盧江說的是對的,血狂赤虎兩個年輕衝動,死活不同意對付戰天風,卻讓赤馬下令拿了,然後把戰天風綁死在了鐵柱子上,盧江才親自拿水澆醒了他。

  盧江憤怒欲狂,揪著戰天風衣服一通猛搖,扭曲著的臉幾乎貼到了戰天風臉上,口水更噴了他一頭一臉,但戰天風這會兒明白了盧江出賣他的原因,倒是沒有那麼憤怒了,卻又解釋不得,只有苦笑,道:「盧兄,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正象你說的,我和你無怨無仇,戲弄你做什麼啊,只是個中原因,這會兒卻也不便解釋。」

  「為什麼不能解釋?你說。」盧江瞪眼怒叫:「現在不說,呆會兒就只有上閻王殿去解釋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