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場大戰,慘烈更超昨日,忽爾度中軍死傷慘重,兩翼卻頗佔優勢,人數上究竟要多得多啊,但三族聯軍挾著昨日大勝的餘勢,也同樣是拼死力戰,打了大半日,直到兩軍士兵皆已疲憊,始才收兵。

  這一仗,三族聯軍死了一萬多人,其中血狂的黑旗軍折了千餘人,便是赤虎的紅旗軍也折了百餘人,不過手弩倒是沒有失落一具,而雪狼軍也折損了近兩萬人,差不多也就是個平局的樣子。

  昨日人人信心百倍,這一仗下來,赤馬幾個又憂鬱了,齊看向戰天風,而戰天風還早在他們之先便已開始大動腦筋,在他們憂慮的眼光掃過來時,戰天風已想到了主意,詭戰篇中的另一種戰法:連環甲馬。

  所謂連環甲馬,便是將戰馬以十匹一隊,用鐵鏈串連,馬身上再披以重甲,載以甲兵,用以衝陣,雖不若黑旗軍鋒銳靈便,但重甲在身,敵軍箭射不穿刀斬不進,除了潰敗,毫無辦法。

  一收兵,戰天風立命召集軍中所有鐵匠,開爐造甲,同時命選戰馬,都要最高大有力的,挑了五千匹,外選了五千精壯漢子,卻命這五千人各去山上砍樹做一枝長矛。

  赤馬幾個都十分疑惑,不知道戰天風又有什麼奇計,戰天風自然知道他們心中好奇,偏不解釋,沉著臉一副高人模樣,赤馬幾個敬服他弩戰之術的奇蹟,他不開口,竟都不敢問,只是一切依命而行,到是蜜雪兒膽子大些,到夜飯時分,見戰天風略空了些,便問道:「戰老大,你到底在玩什麼啊?」

  「沒玩什麼。」戰天風搖頭,道:「忽爾度太不開眼,我煩了,乾脆把他一鍋燴了。」

  赤馬幾個都在邊上,聽了他這話,人人眼睛一亮,都看著他嘴,盼他再往下說,卻不知戰天風正是吊人胃口的高手,偏就不說了,卻對赤虎道:「你的紅旗軍吃了飯後立即睡覺,三更時分出發,偷偷掩到雪狼軍後二十里處埋伏,見雪狼軍敗兵到,便衝出來放箭,記住只許放箭,絕不許纏鬥。」

  「雪狼軍敗兵到來?」赤虎愣了好一會兒才醒過神來,不明白,卻大聲應道:「是。」

  戰天風又看了血狂道:「你的黑旗軍也是一樣,飯後立即睡覺,三更後掩出,到雪狼軍後三十里處埋伏,磨快了刀子等著,見雪狼軍敗兵,那就殺吧,砍到手軟為止,不要留情。」血狂也大聲應了。

  赤馬幾個的眼睛則是越發亮了,眼巴巴的看著他,就象他在龍灣鎮街頭看著人家酒席上的紅燒肉,戰天風卻偏不肯說,只是微微一笑道:「大家都一樣,沒事的就早點睡,養足了精神,明日一戰成功。」說著轉身去看鐵匠造甲,感受到背後的眼光,暗暗得意:「猜不透了吧,想不清了吧,今日都是苦戰,明日怎麼就能一戰功成了?哈哈,就不告訴你們。」

  詭戰篇中所載連環甲馬的甲非常精緻,但戰天風沒那時間,畫出圖樣,只叫鐵匠打出鐵片以皮索串在一起,能起到防護作用便算數,人甲馬甲都一樣,眾鐵匠明白了樣式,戰天風又叫軍中有力的士兵都去幫鎚,一個鐵匠帶三四個兵,這樣出來的甲,樣子自然實在是不敢恭維的,但卻快,幾百個爐子一起開造,大半夜時間,竟就打造出了五千副甲,復以鐵鏈將甲馬以十騎為一隊,連成一體。

  胡人最大的優勢就是馬快,來去如風,此時戰天風不但人馬都戴上重甲,還用鐵鏈把馬串在一起,完全丟棄了快速的優勢,明智如赤馬幾個,勉強已能看出戰天風這甲馬笨拙之下的長處,而絕大部份人卻都是大驚失色,但戰天風不解釋,三大族長又不吱聲,便也無人敢吱聲。

  先選出來的五千甲兵並未出力來打鐵造甲,休息了一夜,天將明時,甲馬造好,便給戰天風令起,披甲上馬,合練了一個時辰。跟造甲一樣,戰天風對甲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跑得起來,不會牽牽扯扯的絆倒,更不會彼此撞成一堆,那就行了,至於變陣啊配合啊什麼的,全不去考慮。即便是這樣最低的要求,也實在是不容易做到的,幸虧胡人個個馬術精湛,最初亂了一陣後,很快就適應了。

  赤馬先前已能猜到一點影子,這時見了五千甲馬合練,立時就全明白了,大喜叫道:「這種連環甲馬砍不爛沖不垮,用來衝陣,雪狼兵半點辦法也沒有,戰老大真天人也,這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邊上的白鴉黑鷹也明白了,一齊點頭,看著戰天風的眼神裡,都是充滿了驚訝敬服。

  戰天風微笑道:「連環甲馬本來是用來對付步兵的,對騎兵沒有用,但我料定忽爾度今天還是會用昨天的戰法,中軍誘敵,兩翼包抄,兩軍對沖之下,這連環甲馬倒剛好可以一用,甲馬雖未練熟,但出其不意之下,忽爾度必敗,我再給他設下兩路伏兵,忽爾度即便不死,至少也要脫一層皮。」

  「戰老大真是神人轉世。」赤馬三個一齊點頭,連聲讚嘆。

  戰天風暗笑:「只借了天算星師父區區兩種戰法,本大追風就成神人轉世了,嘿,戰法多著呢,有朝一日你們敢去招惹本大追風的紅燒肉姐姐,那時才讓你們認識什麼是神人。」

  練了一陣,休息吃了早飯,忽爾度驅軍前來,三族聯軍擺隊出戰,卻將連環甲馬掩在後面。不出戰天風所料,忽爾度仍是昨日的戰法,先以中軍衝陣誘敵,戰天風也以假的紅旗軍對沖,沖出不到百丈,忽爾度中軍已勒馬後撤,兩翼卻呼啦啦圍上來。

  戰天風心中冷笑,號角一響,假紅旗軍也同時後撤,兩翼前鋒同時讓開道路,後面的連環甲馬直衝出來,左右兩面,各兩千五百匹甲馬。

  忽爾度昨夜又調整了戰法,雖仍是以中軍誘敵,兩翼卻各擺了一支精銳,各有一萬人,分由木罕衛旗親自統領衝陣,打算是要一舉破開三族聯軍兩翼,先吃了兩邊的,最後再包餃子。

  木罕衛旗領先急衝,卻突見三族前鋒散開,反從陣後衝出一支馬隊來,卻是人戴重甲,馬披鐵片,最奇怪是馬與馬之間還用鐵鏈拴著,衝起來烏壓壓轟隆隆,不象騎兵,倒象是一群怪物,衛旗木罕等一眼見著,先只覺得奇怪又好笑,但等衝到近前才發覺不對,連環甲馬披以重甲系以鐵鏈,刀砍不進馬沖不散,一隊隊甲馬橫衝直撞,將已方陣形衝得七零八落,馬上胡兵又以長茅亂刺,已方剎時間死傷慘重。

  連環甲馬衝出,兩翼三族聯軍便在後面跟著撲出,雪狼兵兩翼陣形給沖得一塌糊塗,哪裡還擋得住三族聯軍的狂攻,立時潰敗。

  忽爾度中軍誘敵不成,還在發愣不知戰天風玩什麼玄虛呢,兩翼卻已潰敗,衝亂了雪狼兵兩翼的連環甲馬更合成一處向中軍衝來,忽爾度一看不妙,急命後撤,全軍敗退,三族追殺一陣,追出七八里便就收兵,這一戰,斬殺雪狼兵過萬,三族聯軍損失卻極為輕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