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在帳外站了不到一柱香時光,赤馬幾個一齊出來,到他身後丈外,赤馬領頭,突地一齊拜倒,赤馬道:「戰老大智慧如海,非我等所能及,先前誤會,萬望戰老大莫要介意。」

  「師父妙計安天下,拜倒赤馬在腳前。」戰天風暗叫一聲,忙扶赤馬幾個起來,道:「各位客氣了,不必如此。」

  蜜雪兒一直將唐琪帶在身邊,眼見戰天風以兩隻蛤蟆折服三大族長,唐琪大是敬服,看向戰天風的眼光裡,彷似有彩虹在閃動,不過她站在蜜雪兒側後,而蜜雪兒的眼光也是象火一樣,戰天風對蜜雪兒可是有點子發怵,因此雖感覺到眼光在自己身上溜,卻只以為是蜜雪兒的,不敢回頭。

  重回帳中坐好,赤馬三個這會兒誠心敬服,均以老大呼之,但對雪狼王的五十萬大軍卻無不心憂,戰天風聽了哈哈大笑,道:「三位族長放心,真正雞蛋碰石頭的事,我也是不乾的,但九胡並不是雞蛋,雪狼國這石頭也不是太堅固,雪狼國雖號稱有五十萬大軍,但他北面有五犬,東面有天朝,不可能真個以頃國之力來攻九胡的,象上兩仗一樣,對付九胡的,都是鎮南大將軍手中的二十萬人馬,我可以肯定,這一仗也一定是一樣,我們只要打敗忽爾度,殲滅他十到十五萬人,雪狼王就非求和不可,而九胡二十五萬鐵騎,要打敗忽爾度的二十萬人難道還做不到嗎?所以我們只要在馬背峽撐到十天以上,待援兵到來,這一仗我們就贏定了。」

  一席話說得赤馬等個個開顏,蜜雪兒卻插了一句,道:「只是我們八萬人馬,不知是不是撐得住?」

  這問題其實也是赤馬幾個最擔心的,只是不好問得,這時眼光也一齊落到戰天風臉上,戰天風自然知道,卻不看赤馬幾個,只斜眼瞟著蜜雪兒,要笑不笑的道:「血狂要是守不住,那你以後就不要跟他約會,跟我約會好了。」

  蜜雪兒眼光一亮,道:「一言為定。」

  戰天風給她火辣辣的眼光看得心中一跳,想:「這野丫頭,給她根桿兒她還真往上爬呢,托佛,本大追風夜夜燒香天天敬神,你還是和血狂這狂牛約會去吧。」卻打個哈哈道:「一言為定。」在他的哈哈大笑中,赤馬幾個的神情卻鬆了下來。

  第三天,預定中的衛旗大軍並未出現,直到第四天的傍黑時分,雪狼鐵騎才出現在馬背峽口,卻是忽爾度衛旗加上木罕的殘兵,三路大軍齊至,總兵力約十八萬人,在青黑白三胡的兩倍以上,原來木罕受襲,衛旗得報後不敢擅進,直等到忽爾度大軍到來,始才合兵一處殺來。

  赤馬幾個先以為會是衛旗軍先至,打算是擊潰了衛旗軍,然後再迎戰忽爾度,卻沒想到衛旗會等著忽爾度木罕一齊來,看著雪狼兵烏壓壓的出現,赤馬幾個的心便都沉了下去,不由自主便去看戰天風,戰天風卻儼然高人模樣,完全不動聲色,赤馬幾個見他面對敵人如此此聲勢竟連眉毛也不動一下,不禁又是慚愧又是佩服,他們卻不知道,戰天風只是裝的,而且裝得還十分辛苦,裝神弄鬼他素來拿手,但老要板著個臉,卻實在和他的性子不合。血狂赤虎兩個則是躍躍欲試,恨不得立馬出戰。

  第二天一早,青白黑三胡八萬鐵騎擺隊出戰,對面忽爾度十八萬大軍也早已整整齊齊列好隊伍,中軍一桿大旗,隔得太遠看不清旗上的字,但應該是忽爾度的將旗。

  赤馬三個打馬而出,戰天風也隨後跟了上去,他想見見這忽爾度什麼樣兒。

  到雪狼軍陣前百丈,赤馬當先勒馬,戰天風這時已看得清楚,見旗下一員大將,大約五十來歲年紀,身材高大,神情傲慢,斜眼看著赤馬四騎過來,眼光冷厲,顯然便是忽爾度。

  戰天風以靈力一試,忽爾度並不會玄功,但邊上卻有兩股靈力急迎過來,功力頗強,雖還比不上戰天風,和赤馬的兩個護衛阿爾金兄弟卻差不多。戰天風轉眼看去,那也是兩個老者,分在忽爾度左右,估計也是忽爾度的護衛。

  戰天風不想露得太多,感應到那兩個老者的靈力直逼過來,便收了靈力,邊上的赤馬一抱拳道:「鎮南大將軍,青胡赤馬有話要說。」

  忽爾度並不出陣,甚至動都沒動,只是冷聲喝道:「兩度偷襲,卑鄙無恥,還有何話可說?」

  赤馬道:「那並不是我們的錯,山南本就是我們的地盤,我們只想要回我們自己的東西,我們殺了你們的人,但上兩仗你們殺我們的人更多,古話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所以我盼望大將軍不計前嫌,收兵回去,九胡和十狼,世代都是鄰居,以後我們還是可以做好領居。」

  「收兵回去?」忽爾度仰天狂笑:「告訴你吧,我已請準大王,將我的將軍府建在魚兒湖,你還讓我回哪兒去?」

  他的話再明白沒有了,這次來是要將九胡徹底滅絕,赤馬本還存著萬一之想,希望能在付出一定代價後讓忽爾度收兵回去,這時知道不可能了,點點頭道:「將軍即一心要滅我九胡,九胡也只有奉陪到底。」看一眼戰天風,當即打馬回陣。

  不等四人回到陣中,雪狼軍中戰鼓響起,中軍三萬鐵騎直衝過來,這是雪狼兵常用的戰法,先以鐵騎中心突破,待敵軍混亂後,再兩翼包抄,將敵軍分割吃掉。其實這也是九胡的打法,或者說,所有擁有精銳騎兵的胡人都是這麼打。

  戰天風勒馬回頭,猛地厲喝一聲:「赤虎。」

  赤虎一張黑臉黑中發紫,早在等著戰天風命令,聽到他的厲喝聲,赤虎啊的一聲大叫,彎刀出鞘,他身後五千紅旗軍早已分為五隊,隨著他彎刀一指,第一隊急衝出去,第一隊衝出百丈,第二隊隨即跟上,然後是第三隊,第四隊,第五隊。赤虎自己,卻是隨著第一隊便衝了上去。

  看著赤虎的紅旗軍一隊隊衝上,赤馬幾個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他們知道,赤虎的紅旗軍是此戰成敗的關健,弩戰之術若不靈,八萬九胡鐵騎是絕對擋不住十八萬雪狼軍的。他們擔心,戰天風其實也一樣的緊張,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在念佛:「阿彌托佛,拜託菩薩,千萬保祐,可別弄幾個馬失前蹄什麼的,自己弄亂了自己隊形。」

  他的擔心並不沒有出現,胡人生在馬上死在馬上,馬術精湛之極,更何況還經過了二十天的強化訓練,完全沒有半點意外,赤虎率領的第一隊在和雪狼兵相距百步左右時,奔在最前面的赤虎手中紅旗一招,搶先勒馬放箭,背後千騎一齊勒馬,千弩齊發,五千枝箭飛蝗般齊射出去,剎時將最前面的雪狼兵射倒一大片,雪狼兵人仰馬翻之際,赤虎率千騎已回馬散開,背後千騎從他們中間穿過,再迎上雪狼兵,又是一輪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