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打了勝仗,晚間自然要喝酒慶祝,戰天風要裝高人,怕喝多了酒漏餡,倒是不逞英雄,血狂赤虎也不敢來硬灌他,即便這樣,也喝了個半醉。夜半度散,戰天風回到自己帳篷,卻見帳篷一角縮著一個女子,心誠跟在他身後,道:「狂爺虎爺說,這是木罕最得寵的姬妾唐琪,他們特地挑了獻給主人的。」心誠自然不能叫戰天風方丈,平日服待都是叫主人,說了這話,立刻退了出去。和尚不能討老婆,自然也不能玩女人,但赤虎把唐琪送來命他這樣說,他不敢反對,至於戰天風到底要怎樣做,他也不敢多言,避開最好。

  戰天風一般不大記得自己的方丈身份,這會兒喝了酒,更忘到了九天雲外,抓了敵人的女人來玩弄,在胡人族中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血狂赤虎都沒娶妻,帳中的女奴卻都有好幾個,這會兒抓了木罕的寵姬來獻給戰天風,那也是一番心意,因此戰天風根本沒去想別的,心中只閃過一個念頭:「這兩小子倒還會孝敬本老大,不賴,不賴。」嘻嘻笑著走過去,道:「唐琪,這名字好象是天朝人嘛,好,胡女身上騷味太重,本大追風還就喜歡天朝姑娘。」說著一屁股栽坐在唐琪旁邊,順手便抱住了她,另一隻手便託向唐琪下巴,笑道:「來,大爺看一個,看漂不漂亮。」他這些姿勢,是從嫖客身上看來的,這時學起來倒是似模似樣。

  唐琪給他托著下巴,啊的低叫一聲,忙又扭過臉去,不過戰天風還是看清了,這是一張極其清秀白淨的瓜子臉,雖然滿是驚懼,卻仍掩不住那種驚人的豔色。

  「還真的是個美人兒呢。」戰天風咂咂嘴,這時唐琪腦袋往一邊斜躲著,雪白的脖子在燈光下發著微微的玉一樣的誘人光芒,戰天風忍不住便伸手摸過去,唐琪身子一顫,更往裡一躲,身子便已斜倒在被子上,戰天風哈哈一笑,一下子壓在了她身上,抓著她手一翻,讓她正面躺著,笑道:「來,先給大爺親個嘴兒。」便向唐琪嘴上親去。

  唐琪身子給他壓著,手也給抓住了,無從閃避,絕望的閉上眼睛,兩串眼淚卻從眼眶中滑落出來,戰天風的嘴剛湊到面前,看了她眼淚,一愣,恰在這時,不遠處忽地傳來一聲馬嘶。

  戰天風見慣了嫖客嫖妓女,從不認為男女之間的事有什麼稀奇,而女人的眼淚,他更不會放在心裡,最多事後抱一抱哄一哄好了,所以唐琪的眼淚並沒有讓他心軟或者生出愧疚什麼的,然而這一聲馬嘶,卻讓他閃電般的想到一個人:「馬大哥。」

  「這女人不情願,我若睡了她等於便是欺負了她,以後馬大哥知道了,他會怎麼想?」想到這裡,急跳起來,唐琪見他突然跳了起來,不知怎麼會事,也睜開眼睛,戰天風恰也在看她,四目對視,唐琪嚇一大跳,忙又閉上眼睛。

  她這麼仰躺著的姿勢,非常的誘惑人,戰天風呆立著,心中大是躇躊:「這樣到底算不算強xx哪,她可是女奴呢,胡人抓了女奴來不就是睡著玩的嗎,現在這外面的帳篷裡,十個有九個都在那兒妖怪打架呢,憑什麼本大追風就不可以打一架?」這麼想著,卻又想:「若是馬大哥換了我,他會不會和唐琪打上一架?」想到這裡,卻斷然搖頭:「馬大哥不會去和哭著的女人打架的,算了,好煩,真要女人,讓血狂另送兩三個或者七八個都行,在這裡費的什麼腦筋?」

  想得通透,戰天風再不想了,對唐琪道:「睜開眼睛來,你不情願,我就不欺負你,不要怕。」

  聽了他這話,唐琪果然睜開眼睛來,拜倒在地,戰天風道:「行了,說了你不要怕,你是天朝人是吧,我也是天朝人呢,老鄉幫老鄉,我們都是天朝人,在這裡便算是老鄉了,自然也要天朝人幫天朝人不是,所以我不會欺負你的。」

  「謝大爺。」唐琪抬起頭來,感激的看了戰天風一眼,卻是淚如雨下。

  「不要哭不要哭。」戰天風忙搖手,道:「以前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不過現在改了呢,現在是老鄉見老鄉,騙你沒商量呢。」

  他這一說,唐琪雖是驚懼之中,卻仍忍不住撲哧一笑,此時淚水未收,芙蓉綻放,更是另有一番美態,戰天風看得一呆,忽地想到一個人,單如露,心中低叫:「她和我那美嫂嫂還真有三分相象呢,長相身材也都差不多,便xx子好象也是一般大,啊呀,大哥若知道我曾經抓過他老婆的xx子,不知會不會跟我急,這話千萬說不得,還是悶聲大發財吧。」

  唐琪見他呆看著自己,卻又害羞起來,又有些怕,忙低下頭,戰天風見她低頭,笑道:「不過你放心,我是好老鄉,即不淚汪汪,但也不會騙老鄉的。」

  唐琪給他說得又是一笑,大膽抬起頭來,戰天風道:「你是哪裡人,看你樣子,好象還是哪家的小姐呢?」

  聽了他這話,唐琪眼眶卻又是一紅,道:「奴婢是天安人,曾在永樂公主身邊服待。」

  永樂公主是天子第十三女,皇十四子玄信的姐姐,不過這些戰天風自然是不知道的,只點頭道:「原來是公主的身邊人,怪道有大家氣度。」又奇道:「那你怎麼又成了木罕的寵姬呢?」

  唐琪眼中含淚,道:「五犬打破天安,擄掠了十數萬女子,我也是其中之一,五犬和雪狼交好,到胡地後,將其中一半女子送給了雪狼王,雪狼王又把一些有姿色的賜給屬下大將,奴婢被賜給了木罕——。」說到這裡,輕聲抽泣起來。

  「原來是這樣。」戰天風明白了,咬牙怒叫:「這五隻狗,竟敢辱我大天朝,簡直欺人太甚,待本大追風打敗雪狼王,再慢慢把那五隻狗捉來燉了吃。」

  聽他說得豪氣,唐琪眼中也是一亮,但只是一閃而過,隨即露出黯然之色,道:「只可惜我天朝天綱不振,內爭不已——。」

  戰天風其實也就一說而已,他並沒有心懷天下的豪情,或者說,想法,這時見唐琪信了真,又傷心起來,忙道:「那些事不急,僻如吃酒席,自然是先上涼拌兒,再上正菜的,慢慢吃著才有味兒,想一口吃下一席酒,只會咽著。」

  「大爺說得有理,天朝元氣大傷,是得慢慢調理,報仇的事,一時半會急不來。」唐琪點頭。

  見他贊同,戰天風高興了,道:「你跟我來,我送你到蜜雪兒那裡去,她也算是黑胡的小公主了,你在她身邊也是一樣,我再和她說一聲,說你是我老鄉,她自然善待你。」

  唐琪大喜,尤似不敢相信的看著戰天風,見他不象開玩笑,感激的拜倒,道:「多謝大爺。」

  「老鄉嘛,不必客氣。」戰天風哈哈一笑,道:「你跟我來吧。」當先出帳,唐琪跟在後面,戰天風不好直接去找蜜雪兒,先到血狂帳中,血狂卻不在,問護兵,護兵要笑不笑的向左面一個坡後指了指,戰天風心下嘀咕:「這傢伙難道和那刁蠻公主在約會?」走上草坡,眼睛一亮,血狂和蜜雪兒正摟在一起,要死要活的親嘴呢,蜜雪兒上面衣服也敝開了,一隻雪白肥大的xx子給血狂的大手抓得變了形,乳尖殷紅一點,在月光下有若紅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