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小半個時辰,五千雪狼兵給殺得乾乾淨淨,這時關卡上的火也燒得差不多了,血狂下令打掃戰場,將關卡上的殘石焦木徹底清除,以利通行,才清到一半,白鴉來了,衣服披著,不是誰報了信,而是看到了關卡上的大火,再一查族中兵馬都給血狂半夜調了去,心知不好,所以急趕了來,一眼看到正準備掩埋而一堆一堆磊在一起的雪狼兵的屍體,白鴉剎時間完全呆住了。他才不過五十多歲,但這一剎那的面容,至少老了十歲。

  血狂赤虎走過去,血狂叫了聲爹,赤虎叫了聲叔,白鴉好半天才清醒過來,扭頭看向他兩個,眼光最後落到血狂臉上,他的嘴辱顫抖著,好一會才出得了聲:「最多後天,雪狼王大軍就會殺過來,你說,到時你要怎麼辦?」

  「如果今夜發出警訊,十天之內,最遠的雜胡援兵也可以趕到。」說到這裡,血狂微微抬起了下巴:「而我可以保證,十天之內,雪狼兵絕過不了馬背峽,無論他來多少人。」

  「十天?你憑什麼保證,你不記得上兩次——。」

  「這次不是上兩次了。」血狂打斷他的話,扭頭:「爹,你往那邊看。」

  戰天風沒有讓紅黑兩旗軍幫著打掃戰場,只讓他們在一邊看,他是故意這樣的,他就是要讓紅黑兩旗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那在接下來的戰鬥中,這種驕傲和榮譽感將在無形中激發出他們全部的潛力,這法子不是出自詭戰篇而是來自詭智篇,乃是極高深的心戰之術,可不是戰天風自己想出來的,他雖詭計多端,但只是些小聰明,絕不可能達到這種層次,但他能依樣葫蘆用上,也是不錯了,聰明人就是能把書本上學到的東西用在實踐中,若還能加上一點點自己的創意,那就是智者了。

  於是當白鴉扭頭的時候,便看到了在月光下整整齊齊列著隊伍的紅黑兩旗精兵。

  白鴉突然就打了個寒顫,他眨了眨眼睛,再看,沒有錯,排在前面的幾個千夫長他全都認識,有一半還是他族中的,但為什麼他又覺得那麼陌生呢?

  這些人已不是他認識的那些人,他認識的那些人,脾氣也暴燥,但最多只是好鬥的公羊而已,而這些人,卻是從骨子裡頭透出殺氣。

  這些人已不是羊,而是狼。

  可以撕碎一切的狼群。

  「你是怎麼做到的?」白鴉疑惑的看向血狂。

  血狂瞟一眼戰天風,微微搖頭,道:「爹,你現在不要問,發警訊吧,九胡不能永遠受十狼欺負,我們必須要打這一仗。」

  白鴉雖然已經老弱,雖然大多數時候是遲鈍的,但這一刻卻敏銳得驚人,他立刻捕捉到了血狂的眼光,轉眼看向戰天風。

  「是你?」白鴉驚異的看著戰天風:「你是天朝人?」

  戰天風也看著他,不應聲,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眼光更故意裝得幽深無比,這是典型的高人的表情,他就是要讓白鴉看他不透。

  白鴉果然就看他不透,到後來幾乎都不敢和他對視了,轉頭求助的看向血狂和赤虎,血狂赤虎當然也看到了戰天風臉上的表情,都佩服得五體投地,赤虎看著白鴉道:「鴉叔,發警訊吧,相信我們。」

  戰天風輕輕一揚手,一萬胡兵突然同時撥刀,那種整齊劃一的撥刀聲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風起草伏,白鴉身子竟是情不自禁一晃,差一點從馬上摔下來,深看一眼戰天風,他打馬回頭就走,再不吱聲,但血狂卻在他的眼角看到了一縷隱藏著的喜悅。

  血狂知道他為什麼喜悅,因為這樣的一支軍隊,正是他夢寐以求的,或者說,是所有九胡男兒夢寐以求的,意識到這一點,當他再看向戰天風時,眼中的祟拜味道更深了。赤虎當然也一樣。

  清空峽谷,大隊過峽,在山北扎下營盤,戰天風不想睡,血狂赤虎也一樣,拿了地圖來,商議軍情。

  馬背峽偏西北三百里,駐有雪狼國五萬大軍,由左軍將軍木罕統率,這是距九胡最近的一支雪狼兵,一旦得到消息,不要一天時間便可趕到馬背峽。

  馬背峽偏東北六百餘里,雪狼國與天朝的邊境處,也駐有五萬大軍,由右軍將軍衛旗統率,得信後最多兩天可到馬背峽。

  正對著馬背峽,直入雪狼國腹地一千一百多里,有野狼城,雪狼國立國後學著天朝築城,先後築有七八座城池,野狼城是僅次於國都雪狼城的第二大城,由鎮南大將軍忽爾度鎮守,統兵十萬,一旦發兵,三天可到馬背峽,上兩仗,雪狼國就是以這三路大軍二十萬人馬,打得九胡一敗塗地,這次肯定也是一樣,一旦得信,最先到的必是木罕五萬大軍,隨後是衛旗軍,最後是忽爾度十萬大軍潮水般湧至。

  「我們先打敗木罕,再打敗衛旗,到忽爾度來時,已是三天後,有三天時間,不但黑胡的一萬五千大軍到了,說不定毛胡的援兵都到了,就算沒到,青白黑三族八萬鐵騎,在這馬背峽再死守七八天,絕對不成任何問題。」血狂信心十足的看著戰天風,赤虎也在一邊點頭,戰天風卻皺著眉頭沒有吱聲。

  「若真只是死守以求撐到九胡全部援兵到來,豈非顯得本大追風也不過這點子本事?不行,本大追風還要露一手。」戰天風心中轉著念頭,只是一時無計,暫且睡下,睡在帳篷中,卻將天算星的詭戰三篇在腦子裡一遍遍的過,詭戰篇中說:敵強,則分而擊之。但血狂說的,先敗木罕再敗衛旗,最後迎戰忽爾度,也就是分而擊之了,還能怎麼分呢?戰天風將詭戰三篇中所有的戰例一一想過,再無一例可用。

  迷迷糊糊中,不知什麼時候睡了過去,卻是半睡半醒,腦子裡仍是無數的戰例在打轉,突然間一個激靈,猛一下跳了起來,大叫道:「對了啊,偷襲,象偷襲馬背峽一樣的偷襲。」

  狂喜之下走出帳篷,天才濛濛亮,所有人都睡得正香,戰天風可不管那麼多,叫醒血狂和赤虎,道:「馬背峽昨夜遇襲,逃回去的雪狼兵最遲今天早上可以報給木罕,木罕最遲今天中午以前便可出兵,晚上可到,是不是?」

  「是。」血狂赤虎睡得迷迷糊糊,卻一齊點頭,血狂想了想,道:「這是快的,但就算再慢,木罕明天也一定會出兵,最遲明天日落時分,雪狼兵一定會在馬背峽口出現。」

  「我希望他明天才出兵。」戰天風叫。

  血狂卻道:「我倒希望木罕今天就來,再等一天,等得人心裡癢癢的。」

  「為什麼要等?他不來,我們不會自己去嗎?」

  「老大,你的意思是——?」血狂赤虎都奇怪的看著他。

  「象昨夜那樣的偷襲。」戰天風眼中發光:「昨夜不到半個時辰,五千雪狼兵就給我們殺了個乾乾淨淨,固然我們人多,但最主要的,是雪狼兵完全沒想到我們敢去偷襲他們,他們想不到,木罕會想到嗎?他會想我們敢深入雪狼國腹地去偷襲嗎?」

  血狂赤虎對視一眼,眼光同時亮了,血狂搖頭道:「不會,他絕不可能想得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