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血狂點頭,兩人都是急性子,說幹就幹,赤虎趕回青胡召集人馬和鐵匠,戰天風則和血狂回白胡,胡人和天朝不同,除了族長身邊的一兩千衛兵,並無常備兵員,所有胡兵都是牧民,若有戰事便吹號角,號角聲一站一站傳下去,不到一個時辰便可傳遍全族,能打仗的族人立即背弓跨刀飛馬趕來,半日時間便可攏聚上萬精兵,然後各人照平日訓練的,十人一夥,設甚長,百人一隊,設百夫長,十隊為一旅,設千夫長,十旅為一旗,設萬夫長,有了這樣的架構,看似匆匆驟在一起的胡兵,打起仗來指揮卻也十分順暢。

  血狂吹號聚兵,這些兵中自然就有鐵匠,不過還有一些手藝好的老鐵匠,不再打仗了,聽到號角聲也不會來,要專門派人去找。

  到晚間,血狂把自己的帳篷讓給戰天風住,另派了一個小奴來服待,自己便又忙去了,他實在太興奮了,根本呆不住,戰天風懷疑他晚上可能都不會睡覺,根本不要擔心什麼說夢話的事。

  服待戰天風的小奴個子不高,單單瘦瘦的,又戴著個帽子,戰天風先前並沒留意,他自己先也找了頂胡帽來戴的,到睡前摘了帽子,那小奴呆看著他,忽一下就跪了下去,帶著哭音叫道:「方丈。」

  他的聲音並不高,又帶了哭音有點嘶啞,但戰天風卻驚得直跳起來,因為他這方丈的身份也太秘密了,說句實在話,他自己都快不記得了,這裡怎麼會有人認得他呢,急扭頭看向那小奴,那小奴這時也摘了帽子,戰天風細一看,猛地就叫了起來:「心誠?」這小奴竟是佛印寺裡服待過他的小和尚心誠。

  「是。」心誠淚臉上又哭又笑,拜倒在地:「終於找到方丈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又怎麼做了奴隸了?」戰天風著實呆了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扶心誠起來。九胡有不少奴隸,都是擄來的天朝人,但心誠可是佛印宗弟子,怎麼可能當了奴隸呢?他實在是想不清。

  「佛印寺給無天佛和九鬼門聯手占了,金果祖師爺也圓寂了,我逃到這裡,給他們抓住了,就做了奴隸。」心誠邊哭邊說了佛印寺發生的事,戰天風這才知道佛印宗居然已經完了,金果也死了,想到金果的好和自己的逃走,再想到九鬼門之所以攻打佛印宗,其實也是自己引來的,又愧又怒,咬牙叫道:「鬼謠兒,無天佛,好,這仇我戰天風記下了。」

  心誠念了聲阿彌陀佛,道:「逃散的弟子和淨塵淨世師叔祖也都時刻想要報仇,奪回佛印寺,只是找不到方丈,現在好了,找到方丈了,我立即想辦法聯繫他們。」

  戰天風嚇一大跳,忙道:「這個不急,不急。」見心誠疑惑的望著他,徹詞解釋道:「現在無天佛勢大,我們力小,根本不是對手,所以先要藏起來,積累實力。」又拍拍心誠的肩膀,道:「這仇我一定會報的,我是方丈不是?你只放心跟著我好了。」小和尚好騙,自然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很莊嚴的念了聲阿彌陀佛。

  第二天戰天風便跟血狂說心誠是他以前的一個舊隨從,讓血狂解了心誠的奴藉,那自然是一句話的事。午後不久,赤虎帶了五千騎兵來了,果然都是二十來歲的漢子,人人壯實,個個驃悍,戰天風估計,青胡年青一輩中的精銳,大部份該都在這裡了。事實上他猜得沒錯,赤馬汗有意培植赤虎,故意縱容他將族中最有勇力的年輕人都招入隊中,這便是以後赤虎爭汗位的資本。

  赤虎帶來的鐵匠有兩百多,其中有四五十個老鐵匠,血狂也徵集得差不多了,集中了兩萬騎兵,一百多鐵匠,手藝好的老鐵匠二十多人。

  當下就在白胡族中選兵,赤虎的五千精騎絕大部份入選,再在白胡族中選了五千多騎,天差不多黑了,血狂赤虎卻等不及,連夜開赴黃羊山,馬快,也不過小半個時辰的事。

  黃羊山不大,約摸十幾里方圓,但地勢非常好,周圍是山,羊頭羊尾各有一個口子,羊肚子卻是個長條形的平原,適於練兵,戰天風看了地勢,大是高興,連夜把幾十個老鐵匠招集攏來,商議趕製手弩,手弩的製法,天巧星在詭器篇中同樣有詳盡的製作之法,且分為五箭弩和十箭弩兩種,戰天風心中思量:「不可把胡夷的爪子磨得太利。」便只把五箭弩說了出來,血狂赤虎不太懂還好,那些老鐵匠聽了如此巧器,不由人人驚嘆。連夜讓一干老鐵匠掌握了手弩的製作之法,再讓他們一個師父帶幾個徒弟,把其他鐵匠都教會了,第二天便開爐造弩。

  午後不久,第一具弩便造出來了,血狂第一個試,他平時最多一次可以在弦上搭三枝箭,這時一次安上五枝箭,眼中頗有懷疑之色,戰天風知道他心裡想什麼,並不理他,只是冷眼看著,血狂裝好箭,一扣板機,五箭齊飛,全都射到了一百五十步開外。

  「老天爺,竟然真的射出去了。」血狂親手射出去的,卻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那些親手打造出手弩的老鐵匠也都驚呆了。

  一百五十步並不算太遠,血狂赤虎一箭都可射兩百步以上,一般胡兵也普遍可射到一百五六十步開外,但重要的是,一次可以射出五枝箭,而且都可以射出一百十五餘步,這就太不可思議了,一弩在手,等於弓要射五次。

  「一弩五箭,五千具弩一次齊射便是兩萬五千枝箭,老天爺,這威力也太大了。」赤虎喃喃叫。

  「這算什麼?」戰天風卻在一邊冷笑:「他日爾等若來犯七喜城,本大追風讓你們見識見識車弩,那時候才知道威力兩個字怎麼寫呢。」

  血狂赤虎雖說是信了戰天風,卻始終也有三分懷疑,因為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區區一萬人怎麼可能抵擋雪狼王的數十萬大軍,此時見了手弩的威力,卻又多信了兩分。

  一萬精兵中,戰天風讓血狂赤虎再挑一次,精中選精,挑出五千騎射最優的,由赤虎率領,以紅旗為號,稱紅旗軍,另五千由血狂率領,以黑旗為號,稱為黑旗軍,黑旗軍專練衝刺劈殺,在紅旗軍以弩戰之術挫敗敵軍鋒銳後,黑旗軍再狂飆突入,將敵軍主力徹底擊潰。

  紅旗軍專練弩戰之術,分為五個千人隊,每隊相隔一百步,密切配合,中間的關健是,第一隊箭一射完,必須立時後退散開,讓第二隊通過,若是阻礙了通道,自己人反而撞做了一堆,那就恰得其反了,第二隊也是一樣,練的是頗此間的配合,所以手弩雖未製成,卻可以先練起來。

  血狂先不吱聲,後來聽說手弩全部配給赤虎的紅旗軍,可就不幹了,戰天風笑嘻嘻看著他,道:「紅旗軍只放箭,不拼刀子,你如果不想衝進敵陣中殺個過癮,那你就和赤虎換一下。」

  血狂摸摸腦袋想了一會,道:「那我還是領黑旗軍好了,讓我乾看著不能出刀,非憋死不可。」

  「好事都讓你挑了啊。」赤虎給他一腳:「不行,現在我不幹了。」血狂忙又求情,摟著赤虎肩膀道:「好兄弟,這次你讓著哥哥,下次做哥哥的讓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