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精兵之計套不上,這可如何是好。」戰天風腦子急轉,將天算星的詭戰三篇從腦子裡一一掃過,卻是找不到死魚可撿。天算星在詭戰三篇中,舉了很多戰例來說明戰法,但所謂兵無常勢水無常形,他再能算,也算不盡天下所有的事,戰天風想事事套現成,絕無可能。

  血狂兩個眼巴巴的看著戰天風,戰天風一時無計,只得拖延時間,道:「不過這件事太大,我還得好生替你們想想。」故意仰頭看天,做出凝眉苦思的樣子,血狂兩個果然不敢吱聲。

  戰天風左套右套,實在套不進去,想來想去便想到車弩上,想:「實在不行,就教他們做車弩。」但這個念頭才閃過,卻又立馬否決了,想:「不行,以後九胡來打七喜城,本大追風還就指著車弩呢,教會了他們,到時來射我自己啊。」然而由車弩,他突然就想到了天算星在詭戰篇中說的弩戰之法,因為這只是一種戰法,所以他先前沒想到,這時前後一想,猛拍大腿道:「行了,就是它。」

  天算星說的弩戰之法,是騎兵對戰時,弱的一方用的戰法,也是用弩,不過是較輕的手弩,一次只能裝箭五到十枝的,騎兵可以在馬上手持發射,具體的戰法是,弱者一方,將騎兵分做五隊,每隊相隔兩百步,當已方第一隊騎兵與敵方對衝到八十步左右時,勒住馬匹,同時發弩放箭,箭一射完,立即回馬散開,讓第二隊衝上,第二隊也一樣,總在與敵軍相隔七八十步時放箭,回馬,再讓第三隊上,到第五隊射完,第一隊又已裝好了弩整好了隊形,可再次衝上,如此輪番衝擊,不接敵卻可給敵人以重大殺傷,便可補足已方兵力或戰力上的弱勢。

  而把弩戰之法教給九胡,戰天風也不怕他們以後用這種戰法來對付自己,因為手弩最遠只可射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步,相較於輕車弩都遠遠不如,到時胡兵以手弩來,他就以車弩對,到看哪個死。

  想得通透,戰天風看向血狂兩個,道:「雪狼王大軍壓境,要多少天,九族才能集中全部兵力應戰?」

  血狂赤虎對視一眼,赤虎道:「最少要十天。」

  「十天就能集中全部兵力,九胡騎兵果然是快。」戰天風暗暗點頭,道:「那就是說,十天之內,處在最前面的青胡白胡兩族,必須阻擋住雪狼王大軍是不是?」

  「是。」血狂點頭,赤虎卻搖頭道:「那是不可能的,我青胡白胡兩族集中全部力量,不會超過七萬,而雪狼王大軍一來就是數倍之眾,象上一次,三路大軍二十多萬,潮水一樣湧上來,我們根本擋不住。」

  「七萬?」戰天風猛地裡仰天狂笑,道:「若要七萬人才能擋住雪狼王,本大追風如何稱得上是天朝第一奇才,我只要一萬人足夠了。」

  「一萬人?」血狂赤虎齊聲驚呼,四隻牛眼看著戰天風,每一隻眼裡都寫滿驚疑。

  「一萬人,一萬精兵。」戰天風斷然點頭,看向血狂兩個,道:「但這一萬兵事前要由我親自訓練,你們能調出一萬人來嗎,要不五千也行。」

  「完全可以。」血狂赤虎同時點頭,血狂道:「我爹身體不太好,這兩年都是我在代他徵召族人習武征戰,光我白胡就有兩萬鐵騎。」

  「族裡的事我管不了。」赤虎搖頭:「但我自己有五千精騎,都是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每次打仗,都是我率這五千騎衝在最前面,所以雖只是五千人,若論精銳,卻是九胡之最。」

  「什麼九胡之最。」聽到他這話,血狂不幹了,叫道:「難道我白胡鐵騎比你差嗎?要不要打一架試試?」

  「試就試,誰怕誰啊。」赤虎也捋起袖子。

  「行了。」戰天風擺手:「你兩個留著力氣慢慢打吧,現在先說正事,即然有兩萬五千人,那好,我要騎射之術最好的,在這兩萬五千人裡選一萬人,其餘一萬五留著另有用途。」

  「好。」赤虎點頭,道:「我五千騎全上,血狂也出五千。」說著對血狂嘻嘻一笑,道:「這樣公平吧。」

  「你想得到好。」血狂卻呸了一聲,道:「老大說了,在兩萬五千人中選,誰行誰上。」

  「選就選,誰怕誰啊。」赤虎鼓起了牛眼。

  「這事還要守秘。」戰天風不理他們,道:「第二件事,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五千具弩,不知你們兩族有多少鐵匠?」

  「弩是什麼東西?」血狂赤虎齊看著戰天風。

  「用來射箭的東西。」戰天風眼睛一翻:「這個先別問,回答我。」

  「鐵匠多得是。」血狂點頭,一揚拳頭:「就是我們其實也可以來兩下,不就是打鐵嗎?」

  「我要專門的師父,不要蠻牛。」戰天風翻他一眼。

  血狂尷尬的一笑,卻也不以為意,道:「我族鐵匠少些,但找個百八十個的不成問題,赤虎族中多。」

  「是。」赤虎點頭,道:「我族中找兩三百個手藝好的鐵匠不成問題,要再多也還有。」

  「足夠了。」戰天風點頭,道:「但這事也要守秘,總之就是秘密造弩,秘密練兵,你們有沒有辦法。」

  「當然有辦法。」血狂點頭,道:「這裡西去五十里有座黃羊山,是我族的獵場,我們可以到那兒去,山中一封,練兵也好造弩也好,沒人知道,就算我爹聽到了風聲也不大會來管我,嘿嘿,他管我不著。」

  「那是。」戰天風差點笑出聲來,道:「就這麼定了,選兵和徵召鐵匠,同時進行,然後封山訓練,練好了兵,我們就動手,讓雪狼王見識一下你們的厲害。」

  「好極了。」血狂赤虎都興奮得跳了起來。

  看著他兩個跳,戰天風心中也自高興,想:「也是這兩個愣頭青,若換了白鴉那幾個老傢伙,本大追風這一計便絕對行不通。」

  眼望遠方,卻又想到了蘇晨,想:「紅燒肉味道是不錯,不過現在若一口吞下去,只怕是有些拉肚子,還是先呆在這裡好了,戳著九胡和十狼打上一架狠的,兩敗俱傷了,刀扎汗再沒力氣打七喜國的主意,也算是為七喜國立了一功,到時再吃紅燒肉,理也直些氣也壯些不是?」想到這裡,卻猛地裡喝一聲:「你兩個瘋自瘋,千萬記得守密,消息一旦洩漏,那就玩不轉了。」

  血狂兩個一齊用力點頭,赤虎卻指著血狂道:「這傢伙愛說夢話,這麼大的事,他夢裡一定叫出來。」

  血狂揚起拳頭作勢欲打,看一眼戰天風,卻道:「我晚間睡覺,嘴裡塞把馬草好了?」

  「這還是個主意。」戰天風點頭:「不過也就一兩晚吧,召集了人,立即趕去黃羊山,到時封山練兵就無妨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