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血狂兩個大喜,說實話,他兩個也實在不習慣那麼說話,拍馬屁也罷了,但平日大吼大叫隨便慣了的,突然要控制語氣再盡量字正腔圓的來說,真個把嘴巴都扭麻了,血狂抱拳道:「蒙老大看重,那我就直說了,我叫血狂,是白胡族的,他叫赤虎,是青胡族的,現在我們九胡受雪狼國欺凌,隨時有族滅人亡之禍,所以請老大援手,救我九胡,抵擋雪狼國狼兵。」

  「原來是這事啊,好說。」戰天風點頭:「雪狼國狼子野心,本大追風最看他們不慣,你兩個起來,說說詳情,然後才好定計對付他。」

  見他應允,血狂兩個狂喜,起來,到馬上拿了酒袋肉乾,就在湖邊席地坐了,說起雪狼國以及九胡情形。

  落雁湖往北百餘里,有一座胡狼山,山呈東西走向,綿延千里,山的北面,有一大片草場,以前是九胡和十狼共有,但隨著雪狼王立國,十狼漸漸的便翻了臉,說九胡和十狼是以胡狼山為界的,不允許九胡再越界放牧,九胡當然不乾,十五年前,為這個就打了一仗,當時九胡以青胡為首,加上黑白兩胡,集中了五萬多人,但雪狼王卻調集了十萬鐵騎,那一仗自然是九胡輸了,死了好幾千人,從此九胡便絕足不過胡狼山,不過雪狼王當時也適時收兵,也沒有什麼納貢之說。這樣平靜了幾年,雪狼國的牧民慢慢的竟越過胡狼山到山南來放牧了,九胡自然不乾,先是乾了幾仗小的,有輸有贏,七年前,矛盾徹底激發,九胡以青黃兩胡為首,集中了黑胡、白胡、羊鬍五族共十萬大軍,同時還向馬胡等四族發出了緊急求援信,然而雪狼王又是有備而戰,短短幾天時間,調集了二十萬大軍,穿越胡狼山,三路突擊,還沒等到馬胡四族的援兵來,青胡等五族聯軍就敗了,這次死了將近三萬人,雪狼國一路大軍飲馬落雁湖,一路大軍現身珍珠海,佔了九胡的大片地盤,九胡眼見無力反擊,只得求和,但這一次雪狼王卻要九胡納貢了,到九胡答應這才退兵,卻不肯全部退過胡狼山,而是佔了山南大片草場,現在只是落雁湖還在九胡手中,落雁湖往北三十多里,以雁鳴河為界,河北面已完全給雪狼國控制。即便如此,雪狼王仍步步進逼,年年加貢,索要無度,今年便又要加一萬頭羊三千匹馬,那催貢使納珍便是來索要增加的貢物的,仗著雪狼國的強勢,納珍在九胡極其囂張,作威作福,血狂要殺他,固然是納珍調戲了蜜雪兒,也是因為實在看他不慣,早已有心殺他了。

  戰天風聽血狂兩個說完,大致明白了情勢,想了一想,已有主意,道:「聽你們說那兩仗,我覺得你們主要輸在沒能完全集中九胡的力量,而雪狼王卻是有備而戰,如果九胡能完全集中全部力量,並不一定會輸給雪狼國,是不是。」

  「是。」血狂赤虎一齊點頭,血狂大聲道:「我九胡男兒才是草原上的雄鷹,雪狼國只是一頭野狼而已,如果我們九胡真能齊心合力,集中九族全部力量,完全可以打敗雪狼王。」

  「我也相信九胡可以打敗十狼。」戰天風點頭:「只可惜九胡事前不能下定決心全力應戰,臨到事了,你們分布又太廣,不等人馬集中,雪狼王早打過來了,所以屢戰屢敗。」

  「是的。」赤虎點頭。

  「而到了現在,你們幾個族長都給打怕了,聞戰心驚,所以年年加貢也不敢再反抗是不是?」

  「就是這樣。」血狂猛一拳擊在地上,一張臉通紅如血,赤虎牙齒也是咬得格格作響。

  戰天風冷眼看著兩人臉色,微微點頭,道:「要想改變這一切,最終徹底打敗雪狼國,倒也不難,難就難在你們肯不肯完全聽我的。」

  血狂赤虎眼中都露出狂喜之色,相視一眼,忽地同時拜倒,血狂叫道:「老大若能助我九胡打敗雪狼王,出了我胸中這口惡氣,別說聽你的,就是現在要了我兄弟腦袋,那也是一句話的是。」

  「即有此決心,坐好了,聽我說。」戰天風扶兩人起來,道:「要勝雪狼王,必要集中九胡全部力量,如何集中九胡全部力量呢,尤其是在幾位老族長都怕了雪狼王的情況下?」說到這裡,戰天風頓了一頓,見血狂兩個都眼巴巴看著自己,道:「我有一計,叫趕虎下山,現在你們的老爹都只想避禍,便如老虎只敢呆在山上,要趕他們下山,辦法很簡單,闖禍,而且是闖得越大越好,如果大到你們的老爹就算跪到雪狼王面前叫爹,雪狼王也一定會出兵的程度,那你們的老爹就不能再避禍,而只有奮起應戰了,到那時,才能讓九胡的力量全部集中起來。」

  戰天風在街頭打爛仗,玩陰的有一手,但真正說到千軍萬馬的大戰略,他是不行的,他這條計,是九詭書中天算星留下的現成的計策,連名字都是書上的,天算星舉的例子,說有飛雲、大夢兩國,飛雲國明明並不太弱卻受大夢國欺凌,為促使國主應戰,飛雲國幾個主戰的大臣便想了個計策,用巧計激怒了大夢國,大夢國國主大怒發兵,誓要討平飛雲國,飛雲國國主眼見要亡國了,逼得沒法子,只有調集全部力量應戰,結果卻打贏了。

  「對啊。」血狂眼光大亮:「這麼說,我今天要生劈了納珍就好了。」

  「納珍算什麼?」戰天風冷笑:「納珍只是一條狗,打死條狗主人可能會怒,但你只要賠的銀子夠,狗主人是不會硬要逼你拼命的。」

  「也是。」赤虎點頭,看著戰天風:「那老大有什麼好辦法?」

  「簡單啊。」戰天風嘴一撇:「這事還要問我?闖禍你們拿手啊,總之禍闖得越大就越好。」

  血狂赤虎兩個對視,眼中都有狂熱的神色,血狂道:「幹掉馬背峽的五千雪狼軍,徹底收回山南草場,這樣全族老少也都會支持我們,山南所有草場本來就都是我們的不是,而一下子死了五千人,雪狼王一定會發兵,那可不是幾頭羊賠得下來的。」

  「乾了。」赤虎猛捏拳頭,黑臉上油光閃閃。

  「這禍紮實,這兩小老爹不愧是闖禍的精呢。」戰天風暗暗點頭,道:「不過你們想過沒有,禍一闖下,雪狼王大軍馬上就到,你們九族卻分得太散,而且一時之間只怕也不能達成統一的決議,到時可又象上兩仗一樣,拳頭還沒抓好,先給雪狼王打暈了。」

  「是啊,那怎麼辦?」兩闖禍精正興奮呢,一盆冷水可又澆暈了,呆呆的看向戰天風。

  「這個本大追風當然給你們想到了。」戰天風微笑,但笑著笑著,自己突然就呆了。

  天算星在那趕虎下山之計中,說到飛雲國那幾個大臣在闖禍之先,暗練了一支精兵,當大夢國大軍來時,就是這支精兵先行阻住了大夢國大軍,即給飛雲國贏得了時間,也增強了飛雲國國主奮起應戰的信心,戰天風的計策全是撿現成,這會兒才突然想到,飛雲國之計,後面這一截套不上,九胡鐵騎十分可怕,雪狼國卻能屢戰屢勝,說明雪狼雪鐵騎的戰力還在九胡兵之上,戰力都到了這個份上,還能怎麼個精法?想要血狂兩個也練一支精兵先擋住雪狼王大軍是絕不可能的,拼的,只能是人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