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血狂?」聽到這名字,戰天風一愣,心中暗叫:「原來是他。」

  七喜國久受九胡侵害,時刻提防,對九胡方面的情報收集自然是不遺餘力,而戰天風當著大將軍,這些情報想不了解都不行,所以一聽名字立即知道血狂是什麼人了。

  血狂是白胡族長白鴉的獨生子,今年二十歲,天生悍勇,性烈如火,是白胡族裡著名的勇士,但對他老爹白鴉來說,則是個讓他頭疼之極的闖禍鬼。

  這時隔得近了,戰天風細看血狂,但見他身材雖說不上特別雄偉,卻是一身的健子肉,不要親身去感受,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便能想象那一砣砣肌肉裡蘊含著怎樣的力量。臉也是圓鼓鼓的,呈一種淡淡的暗紅色,但兩隻牛鈴一樣的大眼睛裡,卻是通紅通紅,戰天風曾看過鬥紅了眼的大水牛,眼神和他一模一樣。

  「真不愧了一個狂字,果然就是條狂牛,卻不知今兒個又是闖的什麼禍。」戰天風心中暗暗嘀咕。

  血狂趕上來,卻並沒有給那中年人一刀,只是策馬圍著那中年人打轉,聽了那中年人的話,哈哈狂笑:「做什麼,你馬上就知道了。」說著向後一揮手,厲聲道:「給我綁了他手腳,狂爺今天要給他來個五馬分屍。」

  「你敢。」那中年人驚惶大叫:「我是雪狼國國主派來的催貢使,你殺了我,整個九胡都有滅族之禍。」

  「不敢。」血狂哈哈大笑,忽地臉色一厲,瞪著那中年人道:「納珍,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忌,給我綁了。」

  聽了他的話,他身後的隨從卻都有些猶豫,血狂血紅的眼橫掃過去,厲喝:「綁,誰不動手我先劈了他。」

  給他一喝,那幾個隨從只有下馬,戰天風這時明白了那叫納珍的中年人的身份,也有些發愣,想:「怪道穿得人模狗樣的,原來是雪狼國的官兒,催貢使,看來消息是真的了。」

  七喜國密探收集到的消息說,雪狼王立國後,國力日長,不但對天朝生出野心,對九胡也時生威脅,打過兩場仗,九胡都吃了虧,後來達成協議,若日後雪狼國對天朝用兵,九胡將出兵協助,平常年份,則需向雪狼國納貢,協議是九胡的九大族長和雪狼國特使密議而成,事涉九胡的面子,對外秘而不宣,所以密探也無法確證,七喜國上層便一直處在半信半疑之間,九胡對七喜國來說,實在是頭窮凶極惡的惡狼,這頭惡狼竟還要向別的狼納貢,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但這會兒戰天風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知道確實不假,這個消息一時消化不了,發愣也就正常了。

  「饒命,饒命,不要殺我。」納珍拼命掙扎,又向自己的兩個護衛叫:「快來救我啊。」但血狂在一邊虎視眈眈,那兩個護衛又怎麼敢過來?

  眼看納珍四肢攤開被綁住,戰天風心下暗喜:「血狂這牛犢子還真敢闖禍,真要殺了雪狼國納貢使,雪狼王非發兵不可,那就有得熱鬧瞧了,七喜國倒可在中間沾點便宜。」

  想得正美,忽又聽得馬蹄聲急驟,數騎急奔而來,跑在最前面的是個五十來歲的老者,遠遠的便大聲疾喝:「住手,血狂,住手。」

  「這老傢伙難道是白鴉。」戰天風心中嘀咕:「白鴉來了,這好戲只怕看不成。」

  血狂自也聽到了馬蹄聲,扭頭看了一眼,臉色一變,急叫道:「快上馬,撕了他。」從他焦急的神色,戰天風可以肯定,來的那老者必定是白鴉,否則想不出血狂還會在乎誰,但那些隨從都是白胡人,族長叫停,哪還敢聽血狂的,雖不敢硬抗,卻是拖拖拉拉,血狂只是催,戰天風在一邊卻看出了蹊蹺,心中暗罵:「這傻蛋,一定要撕了他幹什麼?上去給他一刀不就完了。」真恨不能出言提醒血狂,而拖得這麼一會,白鴉已奔到近前,照著血狂便是一鞭子抽去,血狂不閃不避,白鴉這一鞭子正抽在他肩背上,帶起長長一條血跡,白鴉連抽兩鞭,血狂都不閃避,只是通紅了兩眼看著白鴉,白鴉第三鞭舉起手便沒抽下去,只是狠狠的瞪一眼血狂,扭頭喝道:「快給納珍大人鬆綁。」

  「誰敢。」血狂猛地一聲暴喝:「誰敢鬆綁我就劈了他。」他狂暴若獅,那幾個隨從本已翻身下馬,卻都僵住了,竟是不敢動。

  「畜生,你真要氣死我。」白鴉先前那沒打下去的一鞭便又猛抽了下去。

  血狂仍是不閃不避,紅了眼看著白鴉道:「爹,你要打死我隨便,但今天我一定要撕了納珍這狗官。」說到這裡扭頭看向那幾個隨從,沉聲喝道:「我數到三,誰的馬不往前跑,我血狂認得你,手中的刀卻是不認得你,一。」

  「畜生。」白鴉氣得全身顫抖,又是一鞭,血狂任他抽打,始終挺立不動,口中卻接著數了下去:「二。三。」

  那幾個隨從眼見白鴉也拿血狂無可奈何,開始策馬,納珍狂叫:「白鴉汗,救我,殺了我,你白胡有滅族之禍的。」

  「今天誰也救不了你。」血狂獰笑:「打馬,撕了他。」

  「不要。」白鴉顫聲叫,看著血狂一張執拗的臉,無可奈何,猛地叫道:「我不是你爹,你倒是我爹,我叫你爹好不好。」說到這裡翻落馬下,竟一下跪在了血狂面前,顫聲叫道:「爹,你就饒了我吧。」

  這種場面戰天風見過不少,龍灣鎮上也常有那種浪蕩子,吃喝嫖賭,敗盡家當,爹娘拿他沒有辦法,也常是倒過來叫爹的,不過血狂不是嫖不是賭,而是要殺人,這倒是第一次見,戰天風斜眼看著血狂,彷彿又是在龍灣鎮上看戲了,興味盎然:「本大追風今天倒要看看你這小老爹怎麼收場?」

  血狂沒想到他爹會這樣,本來就通紅的一雙牛眼一時更紅了,胸口劇烈起伏,鼻子裡的血就象射箭一樣,急噴出來,猛地裡一聲狂叫,手一揮,將手中彎刀遠遠扔了出去,人亦縱身跳起,直向湖中奔去,幾個起落便到了湖邊,再一縱,飛魚一般射進了水裡。

  血狂一跳水,那幾個隨從慌忙下馬,解開納珍手腳上的繩子,白鴉顫巍巍站起身來,對納珍抱拳道:「小畜生無禮,還望納珍大人多多諒解。」

  納珍驚魂稍定,那兩個護衛牽了他馬過來,納珍翻身上馬,對白鴉冷哼一聲:「今天的帳咱們慢慢算。」說著卻又瞟一眼湖面,生怕血狂會從湖裡突然竄出來似的,一拍馬,帶了兩個護衛匆匆而去。

  戰天風沒想到這齣戲這麼收場,一時大失所望,這時卻又聽得馬蹄聲急響,一騎飛馳而來。

  「這又是哪路角色?」戰天風扭頭看去,見那騎者也是和血狂一樣的年輕人,身材也同樣驃悍狡健,不過卻是一張黑臉,這人奔到近前,看一眼納珍背影,對白鴉叫道:「鴉叔,血狂呢。」

  白鴉對這年輕人似乎也沒多少好感,瞟他一眼,向湖裡一指,道:「在湖裡呢。」

  那年輕人看向湖中,這時血狂剛好憋不住氣,從水裡鑽了出來,卻已在百丈開外,那年輕人高叫一聲:「血狂。」翻身下馬,直向湖邊奔去,白鴉明白他的意思,叫道:「赤虎,你別跟他一起犯渾好不好?」

  「赤虎?」戰天風聽到這名字,心中低叫:「果然是這活寶。」赤虎是青胡族長赤馬汗的獨生子,和血狂卻象是一個娘養出來的,同樣是悍勇暴烈的愣頭青,他兩個關係還最好,總是形影不離,在九胡中有雙寶之稱,說白了也就是一對活寶。

  赤虎聽了白鴉的話,扭頭一笑,叫道:「我和狂哥洗澡,不算犯渾吧,我又不怕冷。」說著把外衣一脫,一個猛子射進水中,直向血狂潛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