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揪耳朵道:「晨姐,你叫我風弟好不好,要不叫我天風也行。」

  蘇晨奇道:「為什麼,你本來就是七喜王太子啊?」

  「是。」戰天風點頭,道:「但現在我不是不能現身嗎,如果你覺得戰天風這名字不好,要不就叫公羊也行,不過你是我的王妃,我是公羊,你可是母羊了。」

  「啊呀,你壞。」蘇晨撒嬌了,她本秀美,此時含羞帶嬌,當真美艷無鑄,且戰天風一直對她即敬且畏,她這種嬌姿,還真是第一次看見,一時可就呆了,嘴巴半張著,眼光發直,那情形,又是當年在龍灣鎮街頭看見了紅燒肉的樣子。

  蘇晨見他為自己美色發呆,心頭即喜且羞,指了指煮天鍋道:「風弟,這是什麼呀?」

  「這是一鍋隱身湯。」戰天風一驚而醒,道:「你喝了湯,別人就看不見你了,就象剛才你看不見我一樣。」

  「這麼神奇。」蘇晨驚異的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喝了湯,卻也並無異樣的感覺,有些不信的看著戰天風道:「風弟,你現在看不見我了嗎?」

  「是。」戰天風伸手牽她的手,道:「來,我帶你出去。」看不見,抓的地方不是蘇晨的手,卻是蘇晨的小腰兒,蘇晨怕癢,咯咯一笑,忙閃開身子,伸出手抓住戰天風的手,心中卻在想:「他是真的看不見我呢?還是故意的?」想到後者,不由一陣害羞,卻更添三分喜悅,想:「他真的是個很有情趣的人呢。」戰天風一世人不知道情趣兩字怎麼寫,卻給她看成了很有情趣的人,可惜戰天風聽不到她心裡的話,若聽得到,一定暈倒,樂的。

  「可我還是看得見你啊。」蘇晨突地想到一事,道:「你自己不喝嗎?」

  戰天風搖頭,道:「這湯有件不好處,一鍋的靈效過後,要隔開半個時辰才能喝了,否則不能見效。」說到這裡猛地一拍自己額頭,叫道:「真傻啊。」

  「什麼?」蘇晨奇怪的看著他。

  「沒什麼。」戰天風向她看一眼,搖頭。

  「不,我要你說。」蘇晨嘟起了嘴。

  「真要我說啊。」戰天風嘻嘻一笑,見蘇晨點頭,嘻嘻一笑,道:「我是想,其實我可以在這裡等半個時辰,即可以等著重喝隱身湯,順便啊——。」說到這裡,卻故意不說下去了,眼光只向蘇晨身上掃來掃去,他其實看不見蘇晨,但牽著手,便也能大致猜想蘇晨站著的樣子了。

  蘇晨看到他的眼光,覺出他說沒出來的十九不是什麼好話,但心中卻是即羞且喜,反而想聽,道:「順便什麼?」

  「順便啊。」戰天風笑得兩眼發光:「就吃了你這碗紅燒肉。」

  「啊。」蘇晨已有心裡準備,卻仍羞得低叫一聲,軟軟的靠在戰天風身上。

  戰天風感覺到她溫軟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心中一盪,想:「我一直怕了她,但看今天的情形,她其實還是蠻喜歡本大追風的嘛,只是我這個王太子是個假的,萬一透了風,卻不知她會怎麼樣?」一時又有些忐忑起來。

  戰天風想著自己手腳快,蘇晨又隱了身,趁黑溜出馬胡大營還是有希望,誰知才出帳篷,恰好刀扎汗那面一個衛兵扭頭看過來,一眼就看到了他,頓時便厲喝出聲:「是什麼人,站住了。」

  戰天風大叫倒霉,他反應靈活無比,急一伸手,一把摟了蘇晨腰身,縱身飛起,而就在他飛起的同時,刀扎汗左右帳篷中同時有馬胡武士竄出,竟都是玄功好手,幾股靈力交錯掃射,有的陰寒,有的赤熱,雖沒有一個能比得上戰天風,但也不弱,一感應到戰天風靈力的波動,幾股靈力頓時一齊追鎖過來,不過人沒有動,顯然急切間沒有弄清楚情況,以保護刀扎汗為主,追敵為次。

  「刀扎汗身邊果然有不少好手,幸虧沒莽撞。」戰天風暗叫僥倖,感應到幾股靈力緊鎖著自己,心中思量:「這些傢伙一看刀扎汗沒事就會追上來,我帶著晨姐,只怕溜不掉,萬一給他們追上傷了晨姐就要命了。」想到這裡,急往下一落,收了靈力,馬胡高手感應不到他靈力的波動,立即便鎖不住他,靈力亂掃,戰天風如何會呆著不動,拉著蘇晨一陣急跑,這時刀扎汗的汗帳附近已是亂作一團,梆子聲急響,但稍遠些的胡兵卻還沒反應過來,這時戰天風一眼看到一群馬,約有二三十匹,一下有了主意,抱了蘇晨坐上其中最高大的一匹,對蘇晨道:「晨姐,你騎了馬先走,胡兵看不見你,只以為是空馬,不會攔的,我在這裡搗蛋,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蘇晨苦等這麼久,好不容易和戰天風重會,竟說又有分開,急叫道:「不要,要走一起走,要死我們一起死。」

  她這話裡生死相托,深情款款,不過戰天風卻不是那種感情特別豐富的人,又看不見蘇晨的臉,便沒太大感覺,反是煩惱多於感動,不過也不能太怪他,情勢緊急,刀扎汗身邊高手只要弄清楚狀況,立刻就會追來,他腦子滴溜溜亂轉,就想著脫身呢,不過臉上倒沒顯出來,叫道:「說什麼死呀死的,紅燒肉還沒吃著呢,不能死。」

  他這話說得蘇晨又害羞起來,但一隻手卻更加用力絞著戰天風的手,戰天風拍拍她手,道:「聽話,我不會有事的,我又有仙法又有隱身法,怕就怕傷了你,所以只要你先出去了,我一個人,想玩就玩,想走就走,他們拿我沒辦法的。」

  蘇晨心中實在捨不得,但她終是個明事理的人,點頭道:「好吧,那你千萬要保重自己。」

  「放心。」戰天風用力一捏蘇晨的手,道:「記住,半個時辰內胡兵是看不見你的,一直往外衝,回七喜城去,不要管我,我很快就會追上來。」說到這裡一眨眼,笑道:「熱著紅燒肉,我一回來立即就要吃的。」他只求哄著蘇晨快走,也不嫌肉麻,蘇晨大羞,卻是毫不猶豫的點頭應了一聲:「嗯。」她是敢愛敢恨的女孩子,雖害羞,卻絕不扭捏,尤其戰天風的表現還遠在她意料之外,心中早已愛煞,那還有什麼說的,無論什麼,都是千肯萬肯。

  蘇晨鬆開手,打馬往東,戰天風把所有馬韁繩全部斬斷,卻用刀板子在馬屁股上一頓亂抽,趕得馬群四散,這時胡兵起來了不少,卻給驚馬沖得東倒西歪,戰天風一看這主意不錯,去營火堆裡抓了個火把,見了馬群,斬了韁繩再拿火把亂戳,馬怕火,更是驚得狂奔亂跳,雖有胡兵攔截,卻如何攔得住他。

  雖然胡兵看不見蘇晨,戰天風還是擔心,一路放馬一路便跟著蘇晨,直到看見蘇晨的馬出了營盤,徑往東去,始才放心,而這時他耳邊已聽到玄功高手起在空中的掠風聲,知道刀扎汗終於反應過來了,心下凝思:「刀扎汗不見了晨姐,必往東追,本大追風那就把他們往西引好了。」展開凌虛佛影身法,倏地掠出營盤,往西急掠,他一動,立即便有幾股靈力齊掃過來,幾名馬胡高手隨即全追了上來,刀扎汗為蘇晨所迷,只以為戰天風帶了蘇晨往西去了,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蘇晨追回來,卻不知正中戰天風之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