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胡人逐水草而居,不象天朝人一樣有城池房屋,日常起居,就一頂帳篷,但部族的族長首領,一般都是霸佔著水草最豐美的地方,長期不動的,雖也是帳篷,卻是很大的帳篷,稱為汗帳。刀扎汗的汗帳在魚兒湖,魚兒湖方圓百里,是九胡地域最大的三個湖泊之一,另兩湖是落雁湖和珍珠海,分別是青胡赤馬汗和黃胡天駿汗的汗帳所在地,九胡內裡其實是分為三股勢力的,馬胡與雜胡銀胡關係最鐵,青胡則與黑胡白胡接近,而黃胡與羊鬍毛胡卻又是死黨,九胡內裡常有衝突,一般都是三股勢力之間的衝突,三股勢力內部相對來說就要團結得多,當然,若是對外,九胡那就是鐵板一塊,這就象一屋人三兄弟,雖然兄弟間也常幹架,但若和外人起衝突,那自然是三兄弟齊上。

  三湖面對天朝,成斜三角之勢,魚兒湖落雁湖在前,珍珠海在斜後,黃胡要入侵天朝,走直線必須要經過雜胡的地盤,否則就只有往南繞行,那離七喜國已經很遠了,所以七喜國幾乎沒有受過黃胡羊鬍毛胡的擄掠。戰天風當了十幾天大將軍,咬牙切齒愁眉苦臉的了解軍情處理軍務,當時苦,這會兒便顯出了好處,九胡的大勢他熟了啊,不要問,也知道魚兒湖在什麼方位,正西,距七喜城一千三百餘里。

  先前激怒之下趕回七喜城,已消耗了不少功力,這會兒一出七喜城,戰天風便取出煮天鍋,藉鍋遁飛掠,以保存體力,因為他從諜報中知道,九胡也有玄功好手,雖然沒聽說有特別了不起的頂尖高手,但二三流人物絕對不少,想要從刀扎汗的汗帳中救出蘇晨,鬧不好會有一場惡戰,若只是趕急,到時可沒力氣打架。

  借鍋遁急趕大半夜,遠遠的夜空中,突然現出星星點點的火光,戰天風估算了一下,該還沒到魚兒湖,但那些火光,絕對是大隊人馬在宿營,夜裡苦寒生的營火。

  戰天風心中嘀咕:「這一路只會是馬胡人馬,難道走了這麼幾天,他們還沒趕回魚兒湖?」

  想到這個可能,戰天風急收遁術,落地聽了一會,並無靈力波動,顯然沒有驚動馬胡營中的玄功好手,當下扯開兩腳急奔近去,玄功雖快,但若是探營,那還真是趕不上兩腳步行來得隱密,除非確知對方營中沒有玄功高手,否則對方一旦感應到靈力波動,立即便會暴露。

  天上看很近,地下跑卻有七八里,戰天風奔到近前一看,果然是胡兵大營,帳篷散布數里方圓,少也有數萬人。

  「看來還真給本大追風趕上了。」戰天風心中暗喜,心念一轉,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大模大樣奔進營中,雖有巡哨,睜眼看不見他也是白搭。

  這麼大一座營盤,想憑瞎找找到蘇晨是不可能的,戰天風徑直摸進一座帳篷中,帳篷中睡了五個胡兵,都睡得正熟,摸把刀一刀一個,一氣幹掉四個,再制住最後那一個的穴道,一制穴,那胡兵醒了,戰天兩指如鉗,夾著那胡兵的嘴巴,那胡兵身子不能動,嘴巴給夾住,偏偏又看不見人,只以為見了鬼,一雙眼睛一時瞪得有燈籠大,喉嚨裡胡胡出聲。

  戰天風自然明白他心裡怎麼想,低叫一聲道:「不要動,我是索命鬼,還是個色鬼,本來是來索命的,但聽說你們掠來的七喜王妃很漂亮,想看一看,告訴我七喜王妃現在在哪兒,我就不索你的命,要是敢叫,你的小命就喝不到明天早上的馬xx子。」

  聽得人聲,那胡兵眼珠瞪得更大了,待得聽清戰天風的話,忙點頭不迭,戰天風估計嚇得他差不多了,鬆開手,那胡兵喘了口氣,忙告訴戰天風,七喜王妃的帳篷就在刀扎汗的汗帳附近,刀扎汗的汗帳在大營正中,汗帳也好認,比別的帳篷大,帳篷頂上插了三根紅雞毛的,七喜王妃的帳篷頂上則插了一根白雞毛。

  戰天風聽得明白,眼珠子一轉,喝道:「你不老實,為什麼七喜王妃的帳篷在汗帳邊上,難道刀扎汗沒和七喜王妃一起睡嗎?」

  「沒有不老實,沒有不老實。」那胡兵急叫,道:「七喜王妃說要大汗行了大禮,正式娶了她後,她才肯和大汗睡覺,因為七喜王妃太漂亮了,大汗被迷住了,不敢強逼她,只得答應她的條件,所以七喜王妃是另外一個帳篷。」

  戰天風看他一臉情急,不象是假話,大喜,卻道:「本索命鬼先去看看,若有假時,回來一定要你的命。」說著一掌將那胡兵打昏了過去。

  出帳,直奔營盤正中,有了目標,找起來就容易了,很快便找到了刀扎汗的汗帳,果然比邊上的帳篷要大得多,頂上還插了幾根紅雞毛,大帳十餘丈開外,有個帳篷略小些,上面插了一根白雞毛。

  看到刀扎汗的汗帳,戰天風略一猶豫,尋思:「要不摸進去給他一刀,真的弄他個刀扎汗?」

  刀扎汗汗帳周圍有胡兵巡視,戰天風不在乎這些胡兵,但他擔心刀扎汗身邊有玄功好手護衛,照道理來說應該是這樣的,他又不敢運靈力掃視,所以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先救蘇晨要緊,刀扎汗的腦袋,割不割無關大要,而萬一驚動刀扎汗身邊的高手,到時連蘇晨也救不出,那就太划不來了。

  戰天風腳步放輕,悄悄摸到蘇晨帳篷前,聽裡面悄無聲息,當下掀帳進去,一眼就看到了蘇晨,蘇晨是面對著帳篷口躺著的,竟沒有睡著,帳篷輕輕一動,她一下就睜開了眼睛,警惕的看過來。

  她的頭髮有些蓬鬆,臉容也憔悴了好些,但眸子仍舊是清亮的,顯示出來自心靈深處的勇氣。

  沒看到人,她緊張的神情又鬆了下去,卻翻了個身,仰頭看著帳篷頂,眼角有淚悄悄的流了下來,突然低叫了一聲:「王太子,你到底在哪裡?」

  戰天風這時已進了帳篷,她這話雖輕,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禁一跳。

  在蘇晨前面,睡了兩個胡女,其中一個也沒睡熟,聽到蘇晨翻身便睜開了眼睛,扭頭看了看蘇晨,見蘇晨只是翻了個身,便又放心的閉上了眼睛,這兩個胡女顯然即是服待蘇晨的,也是用來監視她的。

  戰天風先走到這胡女面前,在她額前一點,打暈了,再在另一個睡熟了的胡女頭上也補了一指,他弄出的聲音極輕,但還是驚動了蘇晨,疑惑的扭頭看過來,她練過武,看出兩胡女情形有異,可又看不見戰天風,因此驚疑不定。

  戰天風看蘇晨一臉驚疑不定,先跨前一步,做好伸手捂蘇晨嘴巴的準備,這才低聲道:「我是風天戰,王妃,不要出聲,我來救你了。」

  他的聲音近在咫尺,可偏偏看不到人,蘇晨果然啊的一聲,身子猛地往上一挺便要坐起來,戰天風只防了她會叫,卻沒想到她會一下子坐起來,尤其蘇晨擔心刀扎汗侵犯她,隨時在戒備中,這一下挺坐起來,用的力很大,她又是練過武的,戰天風一下沒捂住她嘴,再伸手來捂,蘇晨卻往旁邊一扭,嘴裡似乎也要大叫起來,戰天風大急,再顧不得別的,雙手齊上,右手一抱蘇晨身子,左手便緊緊捂住她嘴,急叫道:「王妃別叫,我真的是風天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