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原來,戰天風一行人走了沒兩天,雜胡突然派兵攻打七喜北面的野麻城,野麻城是七喜國僅餘五城中的第二大城,地位十分重要,消息傳回,蘇晨召集百官商議,朝中分為兩派,盧江力主出兵,他的理由是,雜胡攻打野麻城的兵馬並不多,不過四五千人,而其它八胡又不見動靜,雜胡可能只是孤立的行動,如果出兵救援,若能一舉擊敗雜胡,將更挫九胡士氣,而華拙卻認定這是九胡的誘兵之計,因為九胡即有聯兵攻打七喜城的計劃,怎麼雜胡又會單槍匹馬去打野麻城呢,要打也來打七喜城啊,所以堅持認定不可出兵。當時朝堂上沒有形成決議,誰知到下午,七喜城中突然有了謠言,說新軍本是山賊,不服王化,真要他們打九胡是不可能的,死要呆在七喜城裡,肯定另有打算,李一刀等聽到謠言,又驚又怒,到王志處投訴,王志卻站到了盧江一邊,認為新軍出兵去救援野麻城是正確的,並說王妃也贊同讓新軍出兵。王志也這樣說,李一刀等沒辦法了,回來吵了一氣,但看在戰天風面上,還是決定出兵,不出華拙所料,新軍還沒到野麻城,探子便急報背後有大批雜胡騎兵截斷了歸路,華拙當機立斷,八千新軍悉數撒入喜山,而七喜城那一面,馬胡銀胡五萬大軍兵臨城下,銀胡同時派五千精兵飛奪南峰關,肖勇戰死,胡兵隨即占了老虎嘴,徹底斷了七喜軍退路。占定先手,刀扎汗飛書入城,要求蘇晨嫁給他做後妃,否則將要攻破七喜城,將城中百姓斬盡殺絕,雞犬不留,以報前次兵敗之仇。兵臨絕地,蘇晨沒有辦法,為了保全七喜百姓,只有答應刀扎汗。

  「真是氣死我了。」戰天風將書信撕得粉碎,一把將雷訊揪了起來,叫道:「王妃真的跟刀扎汗走了?」

  「是。」雷訊哭著點頭:「王妃為了七喜百姓,不惜屈身事賊,她在城外拜別,一城百姓哭聲震天——。」

  戰天風將牙齒咬得格格作響,道:「那造謠逼新軍出城的人是誰?是不是盧江?」

  「沒查出來。」雷訊搖頭,道:「盧將軍和大將軍交好,大將軍又是新軍統領,他該不會造這樣的謠吧。」

  「給老子查出來,老子非把他活煮了不可。」戰天風兩眼通紅,放開雷訊,厲聲道:「回去告訴李一刀,以後新軍只聽我一個人的,我不在就請軍師拿主意,其他任何人的話都不要聽。」

  「我們本就只聽大將軍一個人的,逼得出兵也只是怕大將軍回來生氣,那些鳥人我們是從來不放在眼裡的。」雷訊狂喜大叫,卻忽地想起一事,道:「小人回去稟報,大將軍自己不回去嗎?」

  「我先走,去救王妃。」戰天風叫一聲,展開凌虛佛影身法,一閃不見,雷訊楊浦等人還是第一次見戰天風展示玄功,一時都驚呆了,隨即一齊拜倒在地,楊浦咋舌半天,對雷訊道:「傳說風大將軍是天上金童下凡,看來是真的啊。」

  「當然是真的。」雷訊一臉傲然點頭,又神秘的看著楊浦道:「楊大人聽說過總山大王沒有?」

  「總山大王?」楊浦有些疑惑的看著他,搖頭,道:「沒有,我只知道尊上是山大王,難不成你們上面還有個總山大王?」

  「當然。」雷訊用力點頭,道:「我們那山大王是叫出來的,但總山大王卻是佛祖親封了山字金印的,總天下的山,山中的山大王,都歸他管,我們來投風大將軍,其實是總山大王下的令,現在王妃有事,總山大王絕不會坐視的,所以王妃一定是可以救回來的。」

  「真有總山大王啊。」楊浦眼中放光,道:「但盼總山大王幫把手,救回王妃,王妃可真是好人呢。」眾隨從也跟著他一起喃喃禱告。

  戰天風一路飛掠,傍黑時分回到七喜城,城外倒是不見胡兵,但城裡卻是死氣沉沉,戰天風飛掠到王志府中,也不要通報,直掠進去,到大廳中,卻見王志呆坐廳中,盧江在一邊站著,蘇晨的丫頭玲兒竟也在廳中,在那兒聳著肩膀嗚咽。

  一眼看見玲兒,戰天風心中一奇,在廳中落下,叫道:「玲兒,王妃呢?」

  玲兒抬眼看到他,頓時就哭了出來,叫道:「風大將軍,你回來了,太好了,快想法救救王妃啊。」

  看見玲兒,戰天風心中還有個萬一的僥倖,因為玲兒是蘇晨的貼身丫頭,還是吞舟國帶來的,不可能不帶在身邊,一聽這話,可就心中一沉,道:「你是說王妃真跟刀扎汗去了,那你為什麼不跟去。」

  他眼發厲光,玲兒哇的一聲便大哭起來,道:「王妃說她一個人就好了,不要我也受胡人欺辱,無論如何也不肯帶我去,所以——-所以——。」

  不等她說完,盧江卻猛一下跪在了戰天風面前,紅著眼睛道:「風大將軍,風兄弟,我知道你會異術,求你了,救救王妃啊。」

  華拙信中說得明白,首先便是盧江提議新軍出城的,因此戰天風對盧江實在是一肚子火,他又不是什麼世家子弟,很有修養,這會兒便臉一板,毫不客氣的道:「原來是盧將軍啊,別叫兄弟,可不敢當,我可不懂兵法呢,但你這開口兵法閉口兵法的奮勇將軍,怎麼就眼睜睜看著王妃給人擄去呢?」

  這話尖刻,盧江本是個驕傲的人,哪聽過這樣的話,一張俊臉一時間脹成了豬肝色。

  「都怨我啊,是我老糊塗了啊。」王志在一邊捶起胸膛來。

  戰天風冷瞟他一眼,道:「大元帥,現在說這個沒用了,我只請你做一件事,查出當日說新軍不願出戰是想留在城裡另有打算的那個人,本大將軍救回王妃之日,要他腦袋給王妃洗塵。」

  他這話出口,跪著的盧江身子猛地一顫,王志卻一臉驚喜的看著戰天風道:「風將軍能救回王妃?」

  「救不回王妃,那就提刀扎汗的腦袋回來。」戰天風冷哼一聲。他本只是街頭的混混,這時激發了胸中潑性,那張臉可實在是不好看,但王志看到他這張臉,心中卻反燃起希望,在平時,溫文爾雅讓人喜愛,但當疾風勁吹的時候,猙獰強悍卻反讓人心底充實。

  戰天風身子一閃,出城直向西掠去,王志白胡顫動,跪倒在地,顫聲禱道:「喜山神啊,保佑王妃,保佑風大將軍啊。」玲兒也跟著跪下,盧江本來就一直是跪著的,這時伏身在地,沒有出聲,雙手指甲卻死死的抓著地下的青磚。

  放出謠言的,確實是盧江,他倒也並不是存心要害新軍,只是心切立功,急於表現自己,他瞧不起胡人,認為荒蠻胡夷,只會蠻幹而已,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出人意料的兵法戰法,雜胡打野麻城,就是衝動之下的蠻幹,新軍若是聽了他的,必可打勝這一仗,那就顯示出了他在軍事上的眼光才幹,所以才想出造謠的法子逼新軍出戰,誰知胡兵卻真的是謀定而後動,蘇晨是他心愛之人,看著蘇晨被逼答應嫁給刀扎汗,他心中的痛苦,其實還在戰天風之上,他本就是驕傲的人,心愛的女人被人擄走欺凌,他早已五內若焚,再加上戰天風的一番諷刺,那心裡,真就象刀絞一樣,這時沒有祈求上蒼,卻反而在埋怨:「我盧江為什麼就這麼倒霉,老天爺,你前世和我有仇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