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肚子飽了又出不去,洞子是密閉的,卻又不氣悶,戰天風琢磨半天沒琢磨明白,只是猜可能是天巧星玩了什麼巧妙法兒藏了通氣孔,若是別人弄的,戰天風十九便要找出來,但一想到天巧星著作中那種不可思議的奇巧,便徹底灰了心,死心塌地的摸了書來背。

  先通讀了百十遍,大概記熟了,再從頭至尾來背,洞裡也無日夜,大概背了半天,好象是能背了,扔了書到三星面前大聲背去,雖有些結結巴巴,但總算是背完了,作個揖:「三位師父,我背完了,放我出去吧。」等了半天,石門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難道哪裡背錯了?」戰天風大失所望,搔搔頭,只得從頭再背,又熟了些,再來三星面前背誦,這次沒那麼結巴了,可石門還是一動不動。戰天風沒辦法,只得再背,連著背了四五遍,自己感覺確是沒什麼錯了,可石門就是不動,戰天風心下急怒起來,看了天巧星遺體叫道:「天巧星師父,這石門的機關不會是失靈了吧?」話一出口,立馬自己搖了搖頭,想:「天巧星設下的機關若也會失靈,這天下就沒有巧手了。」

  打消疑心,還只是在自己身上找錯處,將九詭書一字一字,從頭至尾認真背去,也不知背了多少遍,中間還睡了兩覺吃了幾次山精玉乳,也不知過了幾天,這天又自背得昏昏欲睡,卻忽聽到轟轟聲響,急扭頭看時,石門竟是緩緩開啟了。

  戰天風狂喜,看了天巧星叫道:「天巧星師父,我就知道你老的機關再不會失靈的呢,弟子拜別,他日借三位師父詭器詭戰詭陣揚威韁場,大大的替三位師父揚名啊。」急叩三個頭,看那石門已過中線,又開始緩緩合上了,急起身一步竄出,到外面洞裡一看,洞壁上的石門卻沒打開,不過戰天風心底實在是信服了天巧星,並不著急,眼光四下一看,這才注意到洞壁上竟有一排木樁,顯然是給下面的人攀爬用的,戰天風用不著爬木樁,但看了木樁,更信天巧星一定有安排,絕不可能讓他出了內洞卻又關在外洞裡的,正四處亂看,背後的石門緩緩關上了,而就在背後石門關上的同時,石壁上的門竟緩緩開啟了。

  「原來下面的門關,上面的門就開,果然是做得巧啊。」戰天風又驚又喜,這時卻猛地想起剛才出來的匆忙,九詭書忘拿了,這時再想進洞是不可能了,但他這兩天將九詭書反來復去的背,早已滾瓜爛熟,有沒有書倒也無所謂,當下縱身飛起,待石門打開,閃身而出。

  出得洞,重見天日,戰天風高興得大叫一聲,叫聲出口,卻猛地捂了嘴,想:「鬼丫頭不知還在峽中沒有?」估算一下,自己進洞,看書,睡覺,背書,尤其是背書,也不知背了多少遍,反正至少兩三天是有,想:「鬼丫頭功力不弱,該自己把穴道解了,早離開這裡了吧。」等了一會,不見有人來,鬆了口氣,卻猛地想:「啊呀不好,這峽谷中野物只怕不少,萬一鬼丫頭急切間解不開穴道野物卻來了,一代鬼女,餵了野狼,那就搞笑了。」這麼想著,便向那日鬼謠兒被制處掠去,心中卻搞不清到底是盼鬼謠兒真給狼吃了呢還是成功解穴走了的好。

  到地頭,沒看見血肉模糊的場景,卻一眼看到了那天的那隻猴子,那猴子看了他做鬼跑,跑的方向,還是那洞子,戰天風哈哈一笑:「你猴大爺的,還想誘本大追風進洞去啊,本大追風才不上當呢。」卻又想:「巧手師父機關做得如此之巧,即有了傳人,外面那石洞門十九是打不開了。」

  不過這會兒他實在沒心思去驗證這個想法,先飛掠出谷,到崖頂立定,左右一想:「鬼丫頭更恨本大追風是不用說了,必定在四處蒐,但不可能就知道本大追風是七喜國使臣,有了師父的車弩,這兵不借也罷,但還是回城和楊浦打個招呼,順便一路馬車回去,官帽子戴著,反不易露風。」想好了,便去林中等著,到天黑,便取煮天鍋,煮了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展開凌虛佛影身法,飛回西風城。

  戰天風有點子擔心,鬼謠兒或九鬼門其他高手感應到靈力波動,又會中途攔著,還好,沒這麼倒霉,鬼謠兒沒出現,也不見其他任何人,不過戰天風還是小心了一把,先在城西落地,再走路回驛館來。

  回到驛館,楊浦還沒睡,戰天風先喝口水解了一葉障目湯魔力,再到楊浦房中,楊浦一見他,又驚又喜,急站起來道:「大將軍回來了。」

  戰天風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遇到點子事,也沒和你們說。」

  「大將軍為七喜盡心盡力,屬下自感慚愧。」楊浦一臉的敬意。

  戰天風沒想到他會這樣說,目瞪口呆,心中低叫:「本大追風自認也是拍馬高手了,但若與他比,那還真不是一個檔次呢。」

  楊浦看他不吱聲,便道:「大將軍,下官這兩天把西風國朝中的人事打聽了一下,大致清楚了,西風王年老多病,久不上朝,現在當權的是國舅田芳和丞相馬齊,下官試探了一下,一說到借兵的事,人人搖頭,都說西風國的兵是絕不會邁出西風山一步的,這事看來——。」說到這裡,他沒有說下去,只是一臉憂鬱的看著戰天風。

  「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就回去。」戰天風一擺手。

  「回去?」楊浦驚看著戰天風,結巴道:「那——-那——-兵——-兵不借了?」

  「不借了。」戰天風點頭,道:「本大將軍另有妙計對付九胡聯軍。」

  他這話牛皮哄哄的,楊浦一臉驚疑的看著戰天風,但卻仍不忘拍句馬屁:「大將軍神勇。」

  「馬屁精。」戰天風在心裡低哼一聲,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楊浦去打了招呼,一行人又啟程回去,所有人都和楊浦一樣,不知戰天風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戰天風不說,他們也不敢問。

  回去同樣是打馬飛奔,戰天風急著回去趕製車弩呢,一天就出了西風國,又急奔兩天,戰天風因怕路上碰到九鬼門探子,回程坐的是馬車,這天正在馬車裡晃得昏昏欲睡,忽聽到前面馬蹄聲急響,他也沒在意,卻忽聽外面的隨從叫了一聲,奔馬便停住了,隨從隨即在外面稟道:「大將軍,國中急報。」

  「難道九胡這會兒就聯兵攻城了?」戰天風心中嘀咕一聲,想不出另外還有什麼事啊,打開簾子,卻見是雷訊站在馬旁,卻跑得滿頭大汗,衣衫盡濕。李一刀做了將軍,雷訊是他的親兵隊長,怎麼送起信來了,戰天風更是奇怪,而雷訊一見,卻猛地跪了下去,而且大哭起來,叫道:「大將軍,國中出大事了,王妃被擄了。」邊哭邊從背上解了文書遞上。

  「什麼?」戰天風驚叫一聲,急打開文書一看,卻是華拙寫來的,一看之下,直氣得暴跳如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