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聽聲音有異,戰天風立即知道自己猜對了,果然,一響過後,便是轟轟的悶響,石門緩緩開啟,和洞壁上那石門一樣,也是以中間為軸左右旋轉的,卻比洞壁上那門要厚得多,至少有一丈多厚,戰天風暗吐舌頭,想:「這門少說也有十萬斤,若不是本大追風聰明,窺破玄機,真要撞時,便是撞死也是進不來的。」看石門開到可容一人通過,毫不猶豫閃身便進。

  進石門,裡面又有一個洞子,卻比外面的洞子大了三五倍不止,洞壁上鑲的夜明珠也多達數十顆,戰天風一掃之下,心中閃念:「本大追風便把這幾十顆夜明珠挖出來,那也可以當大財主了。」

  不過他這念頭才一冒出來馬上又收回去了,原來他看到了三個人,是三個老者,端坐在洞子左側,都閉著眼睛,好象是在打坐練功,三個老者都是髮鬚盡白,左面的穿紅衣,略胖,中間的穿白衣,最高,右面的穿黑衣,是三個中身材最為單瘦的,瘦得和戰天風差不多,不過戰天風還要比他高些。

  便在戰天風打量那三個老者的時候,身後的石門又已合上了,戰天風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暗轉念頭:「洞中套洞,暗藏玄機,這三個老傢伙只怕不簡單,本大追風倒不可孟浪。」一抱拳道:「三位前輩請了,小子戰天風有禮,打擾三位前輩清修,實非得已,還望三位前輩海涵。」

  聲落,忽地有轟笑聲響起,戰天風面前丈餘,顯出一個光團,那光團約有尺許方圓,光團中竟有三個小人,都是五六寸高下,而戰天風聽到的笑聲便是這三個小人發出來的。

  戰天風大吃一驚,退一步,煮天鍋護胸,細看那光團中小人,卻又一驚,原來那光團中小人竟與那三個端坐的老者一模一樣,而那三個老者明明又還在原地方,閉著眼睛端坐著的。

  「這是鬧什麼鬼?靈魂出竅?」戰天風心中嘀咕,不過他這會兒很有點子藝高人膽大的味道,最初一驚之後,倒也不太害怕,只是把煮天鍋握緊了,剛要出聲詢問,光團中那穿白衣的老者忽地叫道:「靈猴引路,有緣。」

  聲未落,那紅衣老者道:「摔不死,有福。」

  緊接著他的話,那黑衣老者道:「能識破玄機,不傻。」

  三個老者又是相視大笑,很高興的樣子,戰天風卻在心中嘀咕:「什麼有緣有福不傻的,猴兒引路,是本大追風要剝他皮,摔不死,是本大追風功夫好,換一般的看牛娃試試?至於能看破機關,這一點倒是沒錯,本大追風的腦瓜子還真是很管用的,那不是吹牛。」

  三個老者收了笑聲,齊看著戰天風,白衣老者道:「你剛才說你叫什麼來著?戰天風?這名字勉強,不過名字原只是一陣風,人死了風過了,也就沒有用了,小子,即進洞來,便是有緣之人,去老夫三個原身前面叩頭吧,叩了頭,便是三星弟子了?」說著向那三個端坐的老者一指。

  「他三個的原身?」戰天風嚇一大跳:「難道他三個已經死了,現在說話的只是他們的鬼魂?」他以前最怕鬼,不過這會兒拳頭把子硬,倒是不太怕了,心中忽地一動,道:「三星弟子,請問三位是——?」

  白衣老者呵呵笑道:「老夫天巧星。」

  紅衣老者也呵呵笑道:「老夫天算星」

  黑衣老者卻陰著臉道:「老夫天睏星。」

  戰天風驚呼出聲:「原來三位前輩是七大災星中的三位。」

  天巧星咦的一聲:「你知道七大災星?」

  天算星卻看著戰天風手中的鍋子道:「你這鍋子古怪,好象是朱一嘴的的煮天鍋?」

  天睏星也看向戰天風手中的鍋子,喝道:「小子,你是天廚星朱一嘴的徒弟?」

  「不知道這三個老傢伙和師父有仇沒仇。」戰天風心中飛快的轉著著念頭,卻又想:「不管有仇沒仇,他們看見了煮天鍋,瞞是瞞不過的,不過有仇本大追風也不怕。」想是這麼想,手上一抱拳,卻道:「小子確是天廚星的徒弟,不過我師父已經過世了,他老人家臨去西天之前,曾說惟一的遺撼就是沒能再見其他六星一面,以前有對不起六星的地方,也不能說聲對不起了。」心中嘀咕:「三個老傢伙古里古怪,而且都是七大災星之一,只怕不太好惹,反正師父也死了,借他的嘴說句軟話兒,想來師父也不至於就死不瞑目吧?」

  天巧星驚呼一聲:「朱一嘴死了?」

  天睏星卻哼了一聲道:「死了也不行。」

  天算星卻點頭道:「朱一嘴臨死倒是說了句中聽點的話兒。」

  三星說了這話,頗此對視,說起話來,這會兒說話,戰天風卻聽不見了,只能看見三星似乎起了爭執,爭得面紅耳赤,戰天風樂得在一邊看戲,想:「最好三個老傢伙打起來,那就熱鬧了,打死一個兩個的就更熱鬧。」忽地就想:「人死變鬼,這三個老傢伙本身就是鬼魂了,死了卻又變什麼?不會又變成人吧,啊呀,難道這世間的人,其實都是鬼變的?還真是難說呢,這世上好人可沒幾個。」

  他沒想清楚呢,三星卻爭清楚了,天巧星看了戰天風道:「小子,你是天廚星徒弟,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也沒耐心再等下一個有緣人了,現在老夫問你,你須正心回答,你願意拜我們三個為師嗎?」

  「有師父罩著還能學本事,為什麼不願意,當然願意。」戰天風擔心的只是三星和朱一嘴有什麼恩怨,把氣撒到他頭上,至於多拜個師父他是不在乎的,甚至天下高手都做他師父,人人罩著他更好,立即趴下叩頭,這頭還叩得怦怦響,確是真心。

  見他叩頭,天算星呵呵笑道:「我早說了這小子機靈不固執,老夫一生神算,再不會錯的。」

  天巧星也呵呵笑,天睏星卻哼了一聲道:「前面的都依你們,但最後一條卻須由我,除非這小子能把九詭書背出來,否則休想離開三星洞。」

  「九詭書?那是什麼?聽他的話,是要本大追風背書,那可要了命了。」戰天風心中嘀咕,抬起頭來。

  天巧星看了他道:「戰天風,你即是天廚星弟子,知道的事多,有些話就不必多說了,直入正題,老夫三個,遊戲人間,煩了,所以聯袂來這三星洞裡著書,設下有緣有福有巧三道玄機,以待有緣之人,你即能撞破玄機,書便傳你。」說得這裡,略略一頓,道:「此書名為九詭書,何為九詭?因為老夫著有詭巧、詭器、詭技三篇,說及天下一切機關技巧消息之學,奇巧不可思議,因而立一詭字。」

  天算星接道:「老夫著有詭謀、詭智、詭戰三篇,身處廟堂,詭算千里,愚者不可知,智者不可測,神機妙算,因此也立一詭字。」

  天睏星哼了一聲,卻並不說話,天巧星呵呵一笑,道:「天困老兒著有詭困、詭陣、詭變三篇,以陣法之理,藉天地之用,困盡天下之人。」

  「狗屁不通。」天睏星悶哼一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