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你要做什麼?拿開你的髒手。」鬼謠兒眼中露出恐懼之色,一顆心卻直沉下去,她從戰天風的嘻皮笑臉中看到了恐怖。

  「現在就開始叫了啊,不急,有你浪叫的時候。」戰天風嘿嘿笑,在鬼謠兒臉上刮動的手往下滑,猛一下便抓住了鬼謠兒左乳,鬼謠兒啊的一聲尖叫:「不要。」

  「不要?不要什麼?是不要老公隔著衣服摸?也是,你xx子雖然又大又軟,但隔著衣服摸,手感也太差著點兒,那就來脫了衣服吧。」戰天風嘻嘻笑著,伸手揪住了鬼謠兒衣領,鬼謠兒魂飛魄散,狂叫道:「不要,不。」

  「你說要就要,別人在拜堂了你也牽了就走,你說殺就殺,這小半年你追了我幾萬里,現在你說不要就不要了,這世上就你老大啊?」戰天風冷笑,他實在是惱怒到了極點,下決心要好好羞辱報復一下鬼謠兒,雙手加力,便要扯開鬼謠兒的衣服,卻沒想到鬼謠兒身子突地一下猛顫,竟暈了過去。

  「裝死?」戰天風冷笑:「你相公我就是裝死的大王呢,跟我玩這個,不靈,待你老公我給你好生摸兩下,你自然就醒了。」仍要扯開鬼謠兒衣服,眼角餘光突地掃到一物向自己急打過來。

  戰天風心中一凝:「鬼婆娘的手下。」心中閃念,身子早往邊上一滾,一去數丈,爬起身來,執鍋在手,急看時,哪裡有什麼人,卻是一個猴兒,蹲在不遠處一棵矮松上,爪子裡還抓著一個松果,而先前那打過來的東西戰天風也看清了,也是個松果兒。

  「你這猢猻,找死啊。」戰天風跳腳大罵,心中卻是鬆了口氣,他傷得不輕,這會兒全身都痛,若真是鬼謠兒的手下找了來,那還真是件要命的事情。

  那猴兒聽得他罵,卻也衝著他吱吱叫,咧著牙齒,卻突地爪子一揚,又把一個松果打了過來,風聲勁急,竟是頗具力道,而且也很有點子準頭,直打向戰天風腦袋。

  「你這皮猴,真個想死了。」戰天風大怒,急衝過去,那猴兒吱的一聲急,往後便跑,戰天風只要趕跑這猴兒便好,並不想真追,看那猴兒連跳過兩棵樹,便停下步子,誰知他停步,那猴兒卻也停了下來,不但衝他擠牙咧嘴,更又摘了個松果打過來,戰天風氣極反笑:「你這猢猻,本大追風今天若不剝下你的猴皮,江湖從此除名。」運起凌虛佛影身法,急掠過去,那猴子看他來得急,嚇得一聲叫,往後一個翻身,死命逃了起來,峽谷中樹不少,那猴兒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在枝葉間另竄,戰天風雖是運起了玄功,一時間卻是抓不到它,越發上火,銜尾窮追,那猴兒卻突地往崖壁上逃去,崖壁上東一棵西一棵的橫生著矮松,猴兒逃起來利索,但沒有樹枝的阻隔,戰天風要抓它可也容易多了,大喜叫道:「這下你這猴兒死定了。」加把勁急追上去,看看要趕上那猴子,那猴子卻忽一下鑽進了崖壁上的一個洞裡。

  那洞有丈許高下,裡面黑黝黝的,似乎很深,但崖壁上的一個洞,再深又能深到哪兒去,戰天風站在洞口哈哈大笑:「你這死猴子,這下我看你還能逃上天去。」想著猴爪鋒利,當下取鍋在手,一步一步摸進洞中。

  那洞還真的很深,進去十餘丈,竟又拐了個彎,戰天風剛到拐角處,忽聽得轟降降一陣響,地皮震動,戰天風吃了一驚,因為地面暗,他把身子放低些,凝睛看去,這一看頓時又驚又怒,拐角進去,還有三四丈深,這時竟有一扇石門緩緩開啟,那猴子蹲在石門前,看到戰天風眼光,衝他一咧嘴,一閃身進了石門,那石門其實就是一塊大石頭,以中間為軸旋轉,左進右出,那猴子進去,石門仍在轉動,很顯然,只等左右交換,石門便又會閉上。

  「這洞子裡怎麼會有一扇石門呢?」戰天風腦中閃念,不過這會兒不及多想,一個念頭,只想要抓到那猴子,腰一弓身子急掠過去,隨在那猴子身後鑽進了石門中。

  一進石門,戰天風腳下突地一空,藉著尚未閉合的石門中透進的天光一看,腳下空空如也,竟是一處斷崖,而那猴子竄進石門後,其實就隱在門後,戰天風一進來,它反身又滋溜一下,從石門的另一面溜了出去。

  「竟是給猴兒騙了。」戰天風驚怒交集,急要運起凌虛佛影身法時,身子卻落得急,早怦的一聲落在了地下,這一下摔得結實,戰天風本來一肚子氣,只聞波的一聲,那一口氣竟全給摔了出來,好在崖壁不是太高,他體內玄功又自然生出抗力,倒沒摔傷,而就在落地的當口,上面扎扎一陣響,石門已徹底閉合,戰天風先前便注意到了,那石門厚達半丈有餘,若硬砸,幾乎沒有砸開的可能。

  戰天風又驚又氣,騰身爬起,便要飛上去看石門有沒有開啟的機刮,心中忽地一動,想:「竟在崖壁上開得有石門,這是什麼鬼地方?」照理說,在這種密閉的山洞子裡,應該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戰天風功力再高十倍,在完全沒有光源的地方也是不可能看得見東西的,但這洞子裡卻仍可以看得見,他四下一看,這洞子約有十餘丈方圓,洞子頂部的一個石縫裡,竟是鑲得有一粒珠子,幽幽的發著微光。

  「竟拿夜明珠當燈籠,還真是闊氣呢,不如送給本大追風吧。」戰天風心中叫著,腳下卻並沒動,因為他一掃之下,看到靠山腹一面的洞壁上,有一處好象不同,似乎在發著暗紅色的光,他走過去,那洞壁上竟然寫了一行字:沒摔死就撞門進來吧。字休呈朱紅色,也不知是用什麼東西寫的。

  字是直著寫在洞壁上的,周遭有明顯的石縫,竟好象是一扇石門的樣子,戰天風試著推了一下,那石門卻是紋絲不動。

  「又是害人的。」戰天風心中閃念:「這王八蛋故意弄一條石縫出來,再寫這行字來騙那些傻瓜,要不為什麼不寫推而寫撞呢。」想到這裡,哈哈一笑,叫道:「這種鬼心眼兒,本大追風打小就玩,你騙別人可以,想騙本大追風,哈,那還嫩著呢。」但這話一出口,他心中忽地又是一動,低頭細看那個撞字,立上面一點果然沒有,卻是一個凹洞。

  戰天風在街頭混,騙人的伎倆多得很,最簡單的就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真的示之以假,假的示之以真,而把自己的真實意圖用一種似是而非的手法隱藏起來,卻又露一點點讓人去猜,這樣的更是家常便飯,這時觸發玄機,想:「故意說要你撞,想你不會撞,其實就是要你撞,機關該就在這個撞字上。」煮天鍋他一直拿在手裡,看那凹洞不大,便倒轉鍋柄,一鍋柄撞在那凹洞裡,那凹洞處的石壁竟一下給他撞穿了,傳出「錚」的一聲,好象是撞在了鐵板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