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但這一會,戰天風心裡卻總有一種彆扭的感覺,就好象吃湯圓吃進了個大蒼蠅,怎麼想都不舒服,到底哪裡出毛病呢?戰天風左思右想,心中突地一閃:「什麼王麻子欠他錢,純粹扯蛋,那為什麼找上本大追風?是因為認出本大追風象一個人,象誰,自然是象本大追風自己了,他們是九鬼門的?」

  想到這裡,戰天風心下怦怦亂跳,這些日子,當著個煩死人的大將軍,差點都把九鬼門這碴給忘了,直到這會兒才想起,鬼瑤兒可是在滿世界找他呢,他的畫影圖形,也一定是發到了每個九鬼門的探子或和九鬼門有關係的江湖幫派中,而那兩個漢子,絕對見過戰天風的畫像。

  「這下糟了,消息傳出去,九鬼門很快就會找上來,那本大追風還怎麼呆在這西風城裡等著見西風王借兵?」戰天風心下叫苦不迭,暗罵自己反應得太慢,如果當時反應過來,下重手殺了那兩條漢子,那下次注意點兒,不再亂逛,九鬼門未必就一定能發現他,現在再回頭找那兩條漢子肯定是來不及了,怎麼辦呢?戰天風腦中亂轉,忽又想:「那兩條漢子是在街上碰到了本大追風,看著面熟所以跟上來,並不知本大追風是七喜國來的使臣,對了,我可以先離開西風城,引開九鬼門的注意,然而再悄悄溜回來,回來就躲在屋子裡再不現身,那就沒事了。」

  心中有了計較,當下擠出人群,默察一下沒人注意自己,便拐進一條小巷裡,看左近無人,展開凌虛佛影身法,直向城外掠去,他是有意要引九鬼門的人追出去,所以沒喝一葉障目湯。

  不出他所料,剛一飛出城頭,便感應到身後有靈力波動,扭頭一看,頓時大吃一驚,追來的不是別人,竟是鬼瑤兒。

  戰天風差點就要一頭撞死在城牆上,心中大叫倒霉:「怎麼偏就碰上這姑奶奶呢?換了別人也好點啊,這姑奶奶不是在大集人手攻打佛印宗嗎,怎麼就跑這西風城裡來了。」

  他哪裡知道,佛印宗早就不存在了,戰天風逃走後第三天,金果出關,發現戰天風逃了,派人四處找沒找到,鬼瑤兒卻真個大集人手來要人了,戰天風明明逃走了,但金果為人固執,並不說戰天風逃了,只是堅決不同意九鬼門的要求,鬼瑤兒隨即揮兵強攻,鬼瑤兒的爹鬼狂因在閉關練功,並沒有來,九鬼門沒有頂尖高手,人雖多,卻衝不破佛印宗的金剛伏魔大陣,僵持之際,無天佛卻突然出現,原來無天佛始終在盯著佛印宗,早知道了九鬼門要攻打佛印宗的事,這時便來落井下石,助鬼瑤兒打破金剛伏魔大陣,金果護法而死,淨心淨智也死在了金果身邊,只有淨塵淨世受金果必要找到戰天風的嚴囑,帶傷逃走,其他弟子或死或傷,佛印寺已落在了無天佛手中,成了無天教的道場,不過無天佛雖藉九鬼門之助滅了佛印宗,自己也付出了代價,金果淨心淨智師徒三個聯手,借金剛伏魔大陣之力,臨死一擊,不但讓無天佛也受了點傷,更將無天佛座下五大弟子一舉擊殺了四個,無天佛五大弟子,只剩下了一個嗔經。便是九鬼門也折損了一把好手,另有兩名一流好手負傷。

  鬼瑤兒滅了佛印宗,損兵折將,最終還是沒能拿到戰天風,只是白便宜了無天佛,心中悶悶不樂,年也沒回去過,一直在西北一帶留連,她比戰天風只是早兩天到的西風城,那兩條漢子確是九鬼門的,不過消息還沒到鬼瑤兒耳朵裡,鬼瑤兒趕得快,是因為這天她和戰天風一樣,無聊苦悶,在城中閒逛,而戰天風倒霉的是,恰好在她頭頂不遠處飛過,她一眼看到戰天風,還呆了一下,沒想到這麼巧啊,要是反應及時,只怕就能斜刺裡截住戰天風了。

  戰天風見了鬼瑤兒,便象兔子見了鷹,沒命價狂奔,而鬼瑤兒搜遍天下,好不容易巧遇戰天風,又哪裡肯放過他了,也是全力追趕,上次在吞舟國帶戰天風出來,鬼瑤兒用的只是普通的遁術,但這一次,卻是用上了九鬼門獨門身法「黃泉獨步」,論身法之飄忽快速,九鬼門這黃泉獨步僅次於壺七公的「鼠竄功」,遠在戰天風的凌虛佛影之上,況且鬼瑤兒的功力還遠高於戰天風,因此戰天風雖把吃奶的力全掙了出來,後面的鬼瑤兒卻還是越追越近,若無意外,最多一柱香時間,鬼瑤兒必可趕上,而戰天風實在想不出能有什麼意外出來,除非突然碰上馬橫刀或者白雲裳,但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

  「若不生個主意,本大追風今日有死無生,明年今日,便是本大追風的死忌。」戰天風心中滴溜溜亂轉,手不自覺的便摸到了煮天鍋,以往他都是借一葉障目湯的奇效得脫生天,但這一次肯定不行,鬼瑤兒離他不過數百丈,且靈力死死的鎖著他,戰天風能感覺到鬼瑤兒的靈力就象一把冰涼的無形利劍,死死的頂在他的後心上,即便他喝了一葉障目湯鬼瑤兒看不見他,靈力也能感應到,對鬼瑤兒這樣的高手來說,靈力感應到和眼睛看到,沒有太大的區別。

  「要怎麼想個法兒撇開鬼丫頭的苦追,喝隱身寶湯才能管用啊。」但戰天風攪盡腦汁,想不到法子,後面的鬼瑤兒卻又追近了一截。

  「要不喝鍋假死湯來裝死?」戰天風想到了金蟬脫殼湯,不過隨即搖頭:「鬼丫頭恨本大追風入骨,光讓本大追風死只怕還不能解恨,還要挫骨揚灰,那時就不是金蟬脫殼,而是靈魂脫殼了。」

  想到鬼瑤兒冰寒的目光,戰天風背後越發涼嗖嗖地,忽地卻又想起佛印寺那次嚇住鬼瑤兒的事,想:「要不再嚇唬嚇唬她。」

  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在心裡閃了一下,隨即便放棄了,鬼瑤兒雖然驕傲,但戰天風感覺得到,鬼瑤兒不傻,甚至可以說很聰明,上次嚇過一次這次卻仍敢死命追來,十九已看破他鍋子的玄機,或者說,她至少有了對付的方法,這種麻桿打狼的事,還是不要試的好,弄不好狼沒嚇退倒把自己繞進狼嘴裡,那就太划不來了。

  搜腸刮肚,再無一計,後面的鬼瑤兒已追到百丈左右,戰天風一咬牙,想:「死就死吧,不過想要你老公死,鬼婆娘你還真得出身汗。」反手到裝天簍中取了配料,先煮一鍋連根地母湯喝了,再煮一鍋蛤蟆一氣湯,兩鍋湯喝下肚,這時正在西風山上飛掠,看下面一道峽谷,戰天風忽地頭下腳上,就往下一栽,直鑽進峽谷裡。

  那峽谷寬不過十餘丈,深卻有近百丈,戰天風一直到要栽到谷底裡,才猛地在一塊突出的崖面上停下,鬼瑤兒自然是緊跟著他鑽下來的,戰天風一停,鬼瑤兒倏地便撲了過來,真若老鷹撲食,戰天風已下定決心要拼一場,身子一停便猛吸氣,雙手抓了鍋柄,全身力氣全部運上,看鬼瑤兒撲近,猛地瞪眼怒吼:「鬼婆娘無法無天,敢打老公,看你家相公教訓你。」飛身迎上,一鍋猛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