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借來,借不來,戰天風都要栽個大跟頭,盧江這一條計,可說是想絕了,然而真的奸計得逞,他卻又擔心了,天意難測,人力再強,強不過天去,就好比把戰天風發配去南峰關,結果卻出來個大將軍一樣,誰知道呢?至少盧江不知道。

  事情緊急,戰天風當日便開始準備,他為正使,大夫楊浦去過西風國,熟悉西風國風物人情,為副使,整個使團二十人不到,蘇晨王志又為戰天風準備了兩大車禮物,外加兩千兩黃金,這差不多已是七喜國國庫的全部存金,而那兩車禮物,也是選盡了七喜國國庫中最值錢的寶貝。

  次日一早,使團出發,蘇晨親送到城門外,敬了戰天風一杯酒,道:「祝大將軍馬到功成。」

  年剛過,西風正緊,說話時哈出的白霧飄在臉上,眨眼便在眉毛上凝成了白霜,卻襯得蘇晨黑若深潭的眼光更深更沉。她身上披了一件月白色的披風,風吹得披風向後揚起,顯出裡面穿著宮裝的身子,是如此的纖弱。

  戰天風突然有一種想把蘇晨摟在懷裡的感覺,這種感覺莫名其妙,以前從來也沒有過,他甚至都不知道是怎麼生出來的,他還有一種衝動,就是想拿出七喜之寶,告訴蘇晨他就是那個王太子,從此再不讓蘇晨操心。

  不過這些念頭都只是在腦子裡閃了一下,一口乾了杯中的酒,道:「王妃放心。」行了一禮,翻身上馬,再不回頭。他心裡怪怪的,如果回頭,看到晨風中蘇晨的樣子,他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叫雞公啊,你今天早上好象好酸哦。」奔出好遠後,戰天風在心裡對自己叫。

  西風國在七喜東北側後一千多里,中間要經過兩個國家,戰天風率使團日夜急趕,第四天下午便踏上了西風國境。

  西風國因西風山而得名,也因西風山而得利,西風山呈南北走向,綿延數百里,正好擋在胡馬與西風國之間,無論是九胡還是十狼,想要入侵西風國,首先要跨越的便是西風山,要面對的是西風國的堅城,而攻堅並不是胡馬的長項,因此在很多時候,九胡寧可向南,十狼則遠繞向北,盡量不去碰西風國這個硬核桃。

  最初的西風國並不比七喜大,但藉著西風山之利,保存了實力,在南北兩翼諸候國被九胡十狼擄掠人去城空之際,趁機擴張地盤,慢慢由十餘城擴張到了四十餘城,最終才有了今天的規模。

  由西風山入西風國,只有兩個口子,西風國在口子上都築有堅城,北稱西口城,南稱風口城,戰天風一行是從風口城入的關,夕陽餘暉中的風口城,高聳險山之上,看上去就象一個巨大無匹的石怪,陰沉著一張臉,冷冷的盯著下面的行人,戰天風還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心中突然就生出一種感覺,西風國絕不會借兵給他的。

  進入西風國,因是使團,西風沿途官員要派人護送,速度便慢了許多,戰天風心中焦躁,但沒有辦法,出使這種事情,禮儀很重要,可不能由著自己性子來,尤其他們還是來求人的,得罪了主方,絕對沒有好果子吃。一過西風山,沿途的景象便大是不同,人煙繁複,屋宇連綿,說來西風國也是僻處天朝西陲,但一路看去,竟頗有東土氣象,越看到後來,戰天風心中的那種感覺便越發的深了。

  從風口城到西風國國都西風城,便走了三天,戰天風雖焦燥,但陪同的西風國官員總是說不急,不急,他不急,戰天風便急死也沒用。好不容易進了西風城,卻又安排他們在驛館住下,只說報了上去,戰天風等安心等著便是,大王若要接見時,自會下詔。

  戰天風直急得三屍神暴跳,楊浦卻早知會是這樣,西風國不想借兵,也就不會見戰天風,讓他在驛館住著,住得個三年五載的,看他還借是不借?臨行之前,王志已囑咐過楊浦,這時便道:「大將軍莫要性急,走正途莫說借不到兵,便是想見西風王一面也是難如登天,但我們可以走其它路子,買通西風王親信的大臣,讓他在西風王面前替我們說句話,那時才有希望。」

  讓戰天風帶黃金寶貝來的緣由,王志蘇晨都沒跟戰天風細說,怕傷他的面子,只讓他相機處置便是,戰天風沒玩過這種遊戲,先還以為都是送給西風王的,楊浦這一說,他立即便明白了,叫道:「原來金子不是送給閻王,而是送給小鬼的。」

  「是。」楊浦點頭,道:「不過這種事情,不必勞煩大將軍,我去做就可以了,不過也急不得,先得打聽清楚現在朝中的紅人是誰,才好下手。」

  「拍馬屁本大追風倒是拿手,不過這種事交給他去做也挺好。」戰天風心中嘀咕,點頭應了,道:「那就拜託楊大夫了。」

  楊浦前次來時,還識得幾個人,當下便準備了點禮物出門拜會,打聽西風國朝中的情況,戰天風無所事事,他又是個坐不住的人,便和手下打了聲招呼,一個人出了驛館,去西風城中亂逛起來。

  西風城是天朝西陲最安定最富庶的一座城,城周百里,比七喜城大十倍不止,城中人口更多達四五十萬,比七喜城寬得多的街道,卻仍是人擠人的擠得喘不過氣來,以前在龍灣鎮,過年過節的時候也是這般擠,那時候戰天風最高興了,整天就在人堆裡擠來擠去,其實他還餓著肚子呢,但心裡頭就是莫名其妙的興奮,這會兒戰天風又找到了那種興奮的感覺,隨著人流往前擠,也不知擠什麼,更不知要擠到哪兒去,就是擠一個高興,擠著擠著,到把心裡的煩心事給忘了。

  擠了小半天,戰天風心中突然有一個感覺,似乎有人在暗暗盯著他,戰天風不知道是什麼人,心中冷哼:「想盯本大追風的梢,那麼容易?」當下便往人少處擠去,到一條生僻些的街道,加快腳步急走,一過拐角,立即停步,果然便聽到後面急促的腳步聲,隨即便奔出兩條漢子來,一眼見到拐角後冷笑的戰天風,兩條漢子一呆,往後退了一步。

  戰天風看那兩條漢子,都是二十多歲年紀,並無特別之處,也看不出身份來歷,他也懶得多費心神,嘿嘿一聲冷笑:「你兩個跟著大爺做什麼?想打搶嗎?大爺身上可是有兩樣好寶貝呢。」

  那兩條漢子對視一眼,左面那漢子猛地喝道:「王麻子,你欠了我家大爺的高利貸,休要裝傻,跟我見我家大爺去。」說著便撲上來要揪戰天風衣服。

  這種事,戰天風以前在龍灣鎮上見得多了,一時很有些興高采烈,哈哈笑道:「你兩個臭貨,要打搶也找個好的藉口啊,一點新意也沒有。」口中笑,手不閑,順手在那漢子伸來的手上一撥,反手便是一掌,一耳光將那漢子打得轉了個圈兒,同時起腳,另一條漢子剛要往上撲呢,恰撞在戰天風腳上,戰天風腳力可有點子重,一腳便把那漢子給踢飛了出去,先那條漢子還在轉圈呢,再一腳,把那漢子也踢飛了,哈哈一笑,掃一眼倒在地下叫喚的兩條漢子,拍拍手,道:「沒勁,一點兒也不好玩。」打個哈哈,出了拐角,再擠進大街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