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腦瓜子靈活,但說實話,處理軍政事務這種事,他真的沒耐心,也實在不喜歡,或許他喜歡風光,但這風光若是太麻煩的話,他也是吃不消的,如果不是因為蘇晨,他只怕早就將七喜之寶一掛,大將軍印一扔,跑得無影無蹤了,但見蘇晨一個女孩子,每天盡心竭力處理朝政,而事實上蘇晨這一切還是他弄出的,想跑便又不好跑了,只有咬牙苦忍,不懂的皺眉苦學,他一生人裡,從沒象這會兒這般風光,手握重權,甚至可以說,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過,以前在龍灣鎮上做夢,最大的美夢也就是撿了個大寶藏,做了個大財主而已。大將軍?不可能夢得到。但他這一生人裡,也只有這會兒最苦惱,甚至苦過於當初在朱一嘴的蒸蘢裡挨蒸,在蒸蘢裡只要苦挨就好了,當大將軍卻必須主動去學很多東西,而他也頭一次發現,學東西動腦筋,和想鬼點子捉弄人動腦筋,完全不同,想鬼點子的時候,腦筋動起來很受用,有種吃紅燒肉的感覺,而學東西動腦筋,卻象是牛背犁,真真苦不堪言。

  但沒有辦法,只有苦挨,不過慢慢的知道的東西多了,也習慣了些,而就在他略覺輕鬆些的時候,密探卻傳來消息,因馬胡慘敗,整個九胡震動,年後春草生時,九胡將聯兵而來,要馬踏七喜城。

  九胡占地極廣,天朝整個西南韁域,幾乎都是九胡的地盤,九胡彼此間,也有利益的爭奪,馬胡不會跑到青胡的利益範圍內去獵食,青胡也不會去打黃胡的主意,因此說九胡入侵,是天朝的整個西南方向,對單獨的國家來說,面對的始終只是九胡中的一胡或或兩胡,例如七喜國的宿敵,一直便是馬胡為主,間或還有銀胡或雜胡偶爾也來擄掠一把,其它六胡從來也沒在七喜的土地上出現過,而現在居然說九胡要聯兵而來,這也太驚人了,得到這個消息,一向老成穩重的王志竟是一個踉蹌,幸虧他進宮,每次蘇晨都要賜坐的,因此只是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沒有摔倒,到是玲兒嚇得手一顫,盤中的茶杯摔落地下,撞得粉碎。

  這個消息極為保密,暫時只有王志戰天風蘇晨三個人知道,或許還有玲兒,不過她只是個丫頭。

  蘇晨也一時驚白了臉,看看王志又看看戰天風,似乎要在他兩個臉上看出救兵來,最後眼光落到戰天風臉上,道:「風將軍,你說,有什麼辦法對付九胡的聯兵?」

  最近由於王志故意放手,軍務大都由戰天風處理,所以消息是最先送到他手上的,最初他也著實吃了一驚,這會兒震驚已過,倒是一臉鎮靜,但卻沒有答蘇晨的話,只是看向王志。

  王志終是久經沙場,最初的震驚之後,很快也冷靜了下來,卻反看向戰天風,道:「風將軍,你以為該如何應付?」

  得到消息後,戰天風先和華拙商量過,胸中已有定計,這時也不客氣,事實上他也不是個會客氣的人,道:「近幾十年來,由於天公幫忙,風調雨順,整個天朝西面的胡夷,無論是五犬十狼還是九胡,犧畜人口都有大的增長,以前的馬胡,最多能有四萬騎兵,但現在若全族動員,能徵集六萬左右的騎兵,青胡黃胡也差不多,其它六胡也能有兩萬左右,所以真若聯兵而來,總數將達到近三十萬。」說到這裡,他略略一頓,看一眼王志,最後看著蘇晨,沉聲道:「五犬打破天安城,也是聯兵三十萬,中間橫掃三十餘國,九胡同樣全是騎兵,戰鬥力絕不在五犬之下,所以真若聯兵而來,以七喜一國之力想要對抗,無異於癡人說夢。」

  蘇晨對九胡,只有個大概的了解,並不知詳情,而且戰天風僅以八千山賊,兩戰而殺掉馬胡兩萬多精銳,更讓她心中生出萬一的希望,但聽了戰天風這一細說,她一顆心頓時直沉下去。

  王志卻是知道九胡實情的,這也是他先前失態的原因,只是他沒想到戰天風會對蘇晨說得這麼細,老眼直瞪著戰天風。

  他卻不知道,戰天風是故意的,因為他當這大將軍實在是當煩了,最主要的,他也不可能永遠在七喜當大將軍啊,然而九鬍的威脅卻是永遠的,那只要蘇晨在七喜國當一天王妃,他就不能不替七喜國操心,但他說出實情,七喜完全無法抗拒,蘇晨絕望之下,他就可以勸蘇晨和以前的七喜王一樣,明以回天朝借兵,實踐上嘛,就回吞舟國去好了,蘇晨走了,那他這大將軍也就不必當了,七喜國他也就管不著了,原來怎樣還怎樣吧。

  當然,這想法只是他心裡的,和華拙都沒商量過,真正和華拙商量的計策,他還沒拿出來,先看看蘇晨的反應再說。

  當日撞天婚,蘇晨那一眼,秀美中帶著英武,高貴中帶著威嚴,一眼就把戰天風打下了十八層地獄,就此種下自卑的心結,但那其實只是一個表面的印象,戰天風並不真正了解蘇晨,直到這些日子每日同朝,看著蘇晨處理國務,即端莊穩重,又明慧仁慈,才逐漸了解到蘇晨是個多麼了不起的女孩子,但無論如何說,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戰天風不相信,在九胡完全無法抗拒的重壓下,蘇晨會一定要堅持留在七喜國。

  偌大的王宮裡,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聲息。戰天風以眼角的餘光偷偷看著蘇晨,她坐在那兒,眉頭微凝著,秀美的臉龐因為這些日子的擔擾操勞而略顯削瘦,線條卻更加清晰,雖然做了王妃,穿著卻很簡樸,但一舉一動之間流露的那種端莊,卻有著一種讓人不可輕侮的高貴。

  「奇怪了,她好象天生就是要做王妃的呢?」戰天風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好一會兒,蘇晨看向王志,道:「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嗎?」

  「有一個辦法。」戰天風早在等著,搶先接口,道:「硬抗是絕對不可能的,但王妃可以象先王一樣,東去天安借兵,百姓則可退入山中,對著一座空城,九胡就沒有辦法了。」

  聽到東去天安借兵幾個字,王志雪白的鬍子一抖,想要抬眼看向蘇晨,但眼皮卻象突然間有了千斤重,竟是怎麼也抬不起來,反而垂了下去。

  「東去天安?不。」幾乎不等戰天風的話落音,蘇晨便已斷然拒絕,她拒絕得如此之快,以至於戰天風都有些子反應不過來,嘴巴來不及閉上,便就那麼張大著嘴看著她。

  蘇晨也轉眼看他,眼中露出堅決的神色,道:「我即來到七喜,便當與七喜百姓同甘共苦,絕不獨善其身,真無法守住七喜城,那就一起退進山中。」

  「王妃。」王志眼光霍一下就抬了起來,看著蘇晨,因為激動,他的白鬍子抖動得更厲害了。

  這會兒戰天風清醒了,卻仍不甘心,道:「但如果九胡真的聯兵而來,三十萬大軍可以把喜山圍得死死的,到時只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