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自也知道兩道是誤會了,猛一把摘掉帽子,大叫道:「我是奮威將軍風天戰。」

  兩道長劍已到戰天風面前,聽得他這一叫,兩道一愣,雙劍雖不刺下,卻仍斜指著他,兩道一動,望樓上的蘇晨王志幾個便一齊看過來,戰天風一摘帽子再這一叫,蘇晨三個都認了出來,蘇晨喜叫道:「真的是風將軍,快快上來。」

  戰天風先前一肚子氣,但真見了蘇晨,氣勢可又弱了,晃身上樓,拜倒道:「奮威將軍風天戰見過王妃。」心中卻嘀咕:「她這王妃其實還是本大追風弄出來的,現在卻每次見了她都要下拜,氣死。」

  蘇晨忙道:「風將軍快快請起,你怎麼從城外來,城外到底是怎麼回事?」

  戰天風站起來,聽了蘇晨的話大是奇怪,叫道:「什麼怎麼回事,我們正在和馬胡兵拼殺呢,王妃為什麼不派兵出城幫忙?」

  「什麼?」蘇晨驚呼出聲:「難道肖勇說的都是真的,風將軍真的收服了三十六寨山賊?」

  「什麼真的假的?」戰天風一呆,霍地明白了:「原來你們根本不信肖勇的話啊?」

  他猜得沒錯,原來肖勇趕回七喜城後,向王志稟報,說了喜山中三十六寨山賊自願拜在戰天風麾下聽從調遣,誘殺了馬胡五千精兵,戰天風更率八千山賊掩襲馬胡後背,請王志到時派兵配合的話,但王志卻怎麼也不敢相信,稟報給蘇晨,蘇晨也不敢信,因戰天風是和盧江一起來的,最了解戰天風,所以最後他兩個都問盧江,盧江卻也堅決搖頭不信,其實就盧江本心來說,他有一半相信,因為他是知道戰天風的本事的,之所以堅決不信,是不能信,他若信了,更贊同出兵幫助戰天風,到時一戰功成,戰天風就是七喜的大功臣,而他這些日子的努力就全要化成白開水了。

  對於蘇晨來說,盧江本來就是舊情人,他的話自然可信,而這些日子來,王志對盧江也是言聽計從,盧江也說不信,他兩個自然就更不信了,所以一面將肖勇下獄,一面派人去南峰關打探,探子沒回來,城下殺聲已起,他們便也只在城頭看戲,再不肯派一兵一卒出城。

  弄明白事情原委,戰天風哭笑不得,蘇晨王志喜出望外,盧江卻是俊臉慘白,心中只是慘叫:「原想遠遠調開他,誰想反而成全了他,天意,天意啊。」

  蘇晨喜叫道:「王老將軍,請你即刻下令,大開城門,出兵相助三十六寨好漢殺敵。」王志忙大聲應命,但這麼搞得半天,戰事已差不多結束了,馬胡兵分不清敵友,但至少不必要站在那裡等死啊,又都是騎兵,爬上馬背就逃,所以這會兒城下除了給砍死的,能逃的馬胡兵差不多都逃了,王志大開城門,只接了李一刀等三十六寨山賊進城。

  天明打掃戰場,馬胡兵死屍竟有一萬五六千人,加上山中被殲的巴德爾五千人,兩仗下來,馬胡兵死傷總數達到兩萬有餘,馬胡精銳,去了差不多一半,七喜國世受馬胡侵掠,以往雖偶爾也能取勝,但如此大勝,真的是從來也沒有過,一時合城歡慶,年沒過,城中的鞭炮已放得乾乾淨淨。

  此兩仗,城中七喜軍未出一兵一卒,都是戰天風所率三十六寨山賊建的功勞,奮威將軍風天戰這個名字,不但響徹七喜,更遠遠傳了出去,同時傳出去的,還有金童玉女之說,戰天風得知金童玉女之說終於傳了出去,又驚又怒卻又無可奈何,一個人蒙著被子在床上想了半天,想著蘇晨到他面前,一雙即秀美又威嚴的眼睛直瞪著他的可怕情景,真恨不得立馬就借鍋遁遠遠離開七喜國。

  三十六寨山賊即已投誠,自然不能再叫山賊,王志將三十六寨山賊編為新軍,李一刀屠四虎王毛兒三人封將軍,其餘三十三寨頭子各加副將銜,戰天風此次立功極偉,但他本來就是將軍,而七喜國兵少,軍級不多,將軍之上,就只是王志這大將軍一個人,王志勞苦功高,再怎麼樣,戰天風也不能和他一樣同封大將軍吧,王志為人忠心為國,認為戰天風完全可以封為大將軍,但蘇晨聽了他的建議後卻堅決不同意,最後還是蘇晨自己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新設個元帥銜,以王志勞苦功高,升一級,加封兵馬元帥,總領七喜國全部兵馬,戰天風升奮威大將軍,新軍便由他統領。

  蘇晨王志為加封戰天風費了半天腦筋,戰天風領了那奮威大將軍印,卻半點感覺也沒有,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也難怪,他懷裡還揣著枚七喜之寶呢,想做七喜王也做了,捧著枚大將軍印有什麼高興的?

  戰天風本來真想向蘇晨推薦華拙,但華拙自己卻堅決不同意,他的理由是自己出身山賊,躲在戰天風身後,那沒有事,一旦真個上了朝堂做了丞相或其它高官,必為朝中百官所忌,那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只怕反有大禍,他話說得如此直接,戰天風倒也不好勉強他,也只好算了,卻請了華拙做新軍的軍師。

  華拙學富五車,幼懷大志,但一生不遇,更陷身匪巢,先只以為此生就背著個賊名老死山野了,不曾想遇到個戰天風,竟能一展胸中所學,心中對戰天風的感激,無以言喻,暗暗咬牙,誓要替戰天風出盡死力。

  馬上就過年了,加之又剛打了大勝仗,七喜城裡人人喜笑開懷,只有兩個人例外,一個是戰天風,他整天就提心吊膽,擔心金童玉女之說傳到蘇晨耳朵裡,另一個是盧江,盧江的失落憤恨,真的不知用什麼來形容,不過他當著戰天風面時,卻並不露出來,只是每晚一個人借酒澆愁,怨天尤人。

  戰天風擔憂的事沒有出現,蘇晨始終沒有把他叫進王宮訊問,但現在他是大將軍的身份,每日都要上朝的,也每日要見蘇晨,有好幾次他便發現,蘇晨以一種審視的眼光在偷偷看他,戰天風明白蘇晨這種眼光後面的意思,蘇晨對他有疑心,卻又難以確認,而這種事又是不好問的,所以只有暗中觀察。

  明白了蘇晨心中的想法,戰天風懸著的心終於鬆了下來,暗自得意:「只要你不敢公然開口,本大追風就不怕,哈哈。」

  過年了,年過了,戰天風的大將軍也越當越安心了,先前當奮威將軍時,懂不懂軍事無所謂,反正天塌下來有長子頂著不是,當了大將軍就不同了,不但新軍歸他統領,整個七喜國的軍國大事他都要參與,王志老了,尤其在看出戰天風雖然狂野,但對權力卻沒有野心之後,更是放開了手,大部份事都讓戰天風去處理,這下戰天風頭大了,還不能推,說白了他不僅是大將軍,他懷裡還有枚七喜之寶呢,七喜國的事,他推不了。

  盧江在王志面前一天三計,勤得很,但在戰天風面前卻是一問三不知,他心裡有個想頭,戰天風能收服三十六寨山賊,那是因為他身懷異術,拳頭硬,但處理軍政大事,光拳頭硬不行,要腦子,而戰天風明顯出身市井,不可能有這樣的才幹,所以他純心想看戰天風的笑話。

  不過幸虧有個華拙,盡心竭力替戰天風謀劃,再加上李一刀等對戰天風死心塌地,原先的七喜軍也對戰天風兩戰滅了馬胡兩萬多精銳心中敬服,沒有存心找他的岔子,所以總算勉強應付了下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