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說馬胡兵,就是戰天風也從沒見過這種打法,他兩掌打飛兩名馬胡兵,剛要撥鍋子呢,身邊的馬胡兵卻都已是死人了,再抬眼看,前後左右,漫山遍野到處是敖敖亂叫的山賊,眼都看花了,一時間竟是不知所措,呆了半天,索性跳到一塊大山石上看起熱鬧來,心中卻想到了盧江的話,想:「盧江說本大追風不會打仗,還真沒說錯呢,打仗和打架,還真是有點子不相同呢。」他卻不知,這種狹窄的山地,天生就只適合於山賊,無論是巴德爾還是他,或者是盧江,甚至換了王志這久經沙場的老將來,碰到這樣的地勢,都是有敗無勝,沒有任何辦法的。

  不到半個時辰,五千馬胡兵給殺得乾乾淨淨,便有幾個腳快的逃進了林中,最終也給山賊趕上,亂刀砍死,一個山賊進了山,一千馬胡兵也未必拿得他住,但馬胡兵往山裡跑,卻就好比水裡的魚跳到了樹上,真的沒有多少掙扎的餘地。

  隨後打掃戰場,馬胡兵屍體,山賊自然是懶得掩埋,換平日,往山涯下一推了事,不過這會兒一切聽戰天風的,便來請示,卻不知戰天風也不是什麼善人,一擺手:「扔山溝裡餵狼。」

  華拙就在他邊上,急道:「將軍且慢,小人還有一計。」

  「還有一計?快說。」華拙一計建功,包括戰天風在內,所有人都十分欽服,聞聲齊看著他。

  華拙一指馬胡兵屍體,對戰天風道:「將軍,我們可以剝下馬胡兵衣服,冒充馬胡兵,刀扎汗並不知巴德爾全軍盡滅,若我們夜裡摸過去,他們必不提防,待靠到近前,我們就猛衝進去,刀扎汗沒有防備,我們穿的又是馬胡兵衣服,又是在夜裡,敵我不分之下,馬胡兵再多也會亂了套——。」

  「妙計。」不等華拙說完,戰天風已是喜叫出聲,李一刀等人也是齊齊點頭,戰天風看著華拙道:「先生妙計安天下,這一次退了馬胡兵,本將軍真的要向王妃推薦,讓先生做七喜丞相。」聽了他這話,李一刀也連連點頭道:「是,華先生到我寨中做師爺實在是太委屈了,先生之才,絕對做得七喜國丞相。」華拙脹紅了臉,連稱不敢。

  當下眾山賊一齊動手,將馬胡兵衣甲盡剝了下來,選五千精壯山賊穿了,本來是要喝慶功酒的,慶功酒也不喝了,隨即出山。到南峰關,便叫肖勇急趕回七喜城報功,同時請王志留意城外動靜,一見城外火起,那就開城殺出,裡外合擊。

  刀扎汗因聽得七喜新王妃貌若天仙,起了淫心,這次來犯七喜,誓在必得,共帶了四萬鐵騎來,除了巴德爾全軍盡沒的五千人,還有三萬五千鐵騎,這時大軍已到七喜城下,不過在沒有得到巴德爾消息之前,暫時沒有攻城,他怕萬一七喜軍一觸即潰,提前進山,巴德爾又沒來得及截斷老虎嘴,那時可就功虧一簣了。

  戰天風領八千山賊一路急趕,第三日傍黑時分到了刀扎汗大營背後,隔著十里,停軍休息,埋鍋造飯,同時派探子打探七喜城下的動靜。探子回報,刀扎汗一直按兵不動,華拙聽了點頭道:「刀扎汗是在等巴德爾的消息。」戰天風聽了大笑,道:「我們今夜便大大的給他送個消息去。」李一刀等皆笑。

  體息到三更時分,眾山賊精力養足,當即撥軍。

  九胡駐軍,不象天朝軍一樣建營寨,就是各帶帳篷,划一塊地兒,晚間各自搭起帳逢便是,外圍放一小隊軍馬巡防。戰天風帶八千山賊到刀扎汗大營背後,放眼看去,但見星星點點的帳蓬遍布七喜城下,就象一朵朵盛大的白磨菇,磨菇中間還有紅點,那是生的營火。這樣的營盤,最好衝營,當下商定,李一刀戰天風率十二寨山賊居中,王毛兒率十二寨山賊在左,屠四虎率十二寨山賊在右,三路衝進,為免誤傷自己人,約定以「瘋子」為號,聽到大叫瘋子的,那就是自己人。不要說,這樣的口令,自然是戰天風想出來的。

  這時巡防的馬胡兵聽到動靜,迎上來查看,但見眾山賊穿的是自己人服飾,雖有些疑惑,警惕性卻並不高,隨便問兩句,戰天風等先前就商量好應對的話的,只回一句緊急軍務,再不多說,只往前衝,巡防的馬胡兵怎麼知道是什麼緊急軍務,一則見是自己人,二則山賊勢眾,想攔也攔不住,只好任由眾山賊直衝進大營中,衝到刀扎汗大營中心,眾山賊立時亂砍亂殺起來,左手放火,右手舉刀,口中則亂叫瘋子,睡夢中的馬胡兵爬起來,眼見舉刀的是自己人,還搞不清狀況,聽得叫瘋子,氣急敗壞大罵:「你才是瘋子。」眾賊便笑著回一句:「我就是瘋子。」反手一刀,很多馬胡兵到死都是個糊塗鬼。

  戰天風本來的打算,是要找到刀扎汗,乾淨利落的將這個馬胡族長一刀斬了,但沒等他找到刀扎汗的大帳,眾山賊已經動起手來,馬胡大營剎時亂作一團,火光沖天人喊馬嘶,幾萬人東奔西撞,放眼看去,到處都是人,戰天風看得眼也花了,哪裡還能找得到刀扎汗,也只有亂殺一氣,混亂中自己卻還挨了一箭,若是在平時,普通的箭是射不到他的,但在這幾萬人的大戰場上,喊殺聲震耳欲聾,無論是耳朵的聽力還是靈力的感應都大幅度下降,根本聽不到箭風,直到勁箭及體才發覺,幸虧他這會兒的功力已頗為了得,雖還做不到刀槍不入,但箭一及體,玄功立時發動,箭尖給震偏,擦著右胸斜斜掠過,只把胸肌拉開一條血槽,未能深入胸腔中。

  戰天風大呼倒霉,惱怒中更是放手大殺。

  奇怪的是,城下殺聲震天,七喜城裡卻始終安安靜靜,沒有半個人馬殺出來,戰天風衝殺半天,有些子煩起來,不是他心軟,只是這麼殺雞屠狗似的殺人,單調枯燥,實在沒多少趣味,又奇怪城裡為什麼不派兵,心中嘀咕:「戲文裡常有奸臣陷害忠臣,故意不派兵的事,難道是真的。」想到這裡頓時膽邊生毛:「哪個狗奸臣敢陷害本大追風,我要他死無葬身之地。」馬胡兵不殺了,展開凌虛佛影身法,倏一下便上了城頭。

  他本來是要直奔王宮的,但到城頭上他卻停下了,原來蘇晨王志盧江都在城頭望樓上往下看呢,戰天風一下就惱了:「不下去幫手卻在這裡看戲,真真豈有此理。」剛要掠上望樓,望樓上卻有兩名道士一左一右殺來,兩道用的都是青鋼長劍,劍未到,戰天風已先感應到靈力的波動,兩道顯然都會玄功,不過功力都不是太高,也就是三流的身手。

  戰天風一看兩道裝束,就知道兩道是城中喜神觀中的道士,喜神觀中很有幾個有玄功的老道,只是沒什麼一流高手,但在七喜國,也算是高人了,七喜城中若有什麼邪物作祟或九胡有玄功好手來城中鬧事,都是他們應付,這次馬胡兵壓城下,王志便親去觀中請了他們來護衛蘇晨,城外大殺,蘇晨將門虎女,加之自身也有武功,並不畏懼,與王志親上城頭來觀望,喜神觀道士自便也跟了來護衛,戰天風以玄功掠上城頭,加之頭上又還扣著一頂馬胡兵的羊尾巴帽子,老道們自然就把他誤認作了馬胡高手,因此一聲不吭便是雙劍齊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