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華拙卻點頭道:「我們這八千人,是不應該去守城。」說到這裡,略略一頓,道:「刀扎汗不是想讓我們截斷七喜退路嗎,那我們何不將計就計,就說替刀扎汗奪了南峰關,但因為七喜軍在老虎嘴有守軍,我們打不下來,請馬胡派兵進山,自己去打,馬胡鐵騎長於平原作戰,進了山卻不是我們的對手,隨他來多少人,我們只要把南峰關一卡,關門打狗,我保證馬胡不可能再有一個人活著出去。」

  「此計大妙。」戰天風猛力擊掌,李一刀等眾山賊也是齊聲稱讚。

  華拙見戰天風讚他計策,也是一臉興奮,道:「馬胡進山的人越多,戰果也就越大,七喜城的壓力也就越小,所以這一計的關健是要怎樣才能讓馬胡盡可能多的進山。」

  「這倒是個問題。」屠四虎點頭道:「老虎嘴跟這南峰關一樣,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絕險之地,馬胡便要派兵,最多派個五百人也就足夠了,若只是殺得馬胡五百人,可就浪費華師爺這條好計了。」

  「華師爺還有什麼妙計沒有?」王毛兒看向華拙。

  「這是我臨時想出來的。」華拙點頭,看向戰天風道:「計就從三十六寨人馬上來,我們可以派人去跟刀扎汗說,就說一刀寨幫馬胡打七喜國,喜山中其餘寨子不同意,竟然聯手攔在老虎嘴前面,不准一刀寨人馬過去,馬胡要奪老虎嘴,必須多派人馬,與一刀寨合兵一處,打散其餘三十五寨人馬,這樣一說,刀扎汗要想奪老虎嘴,就一定要多派人馬。」

  「好一條計中計。」戰天風用力點頭。

  李一刀卻有些遲疑的看著華拙道:「不知刀扎汗肯不肯信?」

  華拙略一沉呤,道:「因為寨主前日是拒絕了刀扎汗的,現在突然轉風,刀扎汗確實可能會有疑心,這樣好了,我親自去馬胡那兒跑一趟,誓要說動刀扎汗派幾千人來送死。」

  「你親自去?」李一刀有些猶豫,看一眼戰天風,猛下決心道:「也好,我寨中了除了華師爺,別人還真沒這個口才,而且刀扎汗即便有一點子疑心,也不至於就會害了你。」

  戰天風也覺得這計中並無破綻,點頭贊同,當下議定,華師爺去見刀扎汗,商量定了,送信回來,李一刀便假作攻打南峰關,然後與馬胡兵合兵一處,殺向老虎嘴,而王毛兒等三十五寨人馬則在老虎嘴攔著,馬胡兵到老虎嘴前時,李一刀便來個窩裡開花,三十五寨人馬再四面夾攻,肖勇則守住南峰關,將馬胡兵一網打盡。

  華拙當夜便連夜出山,戰天風與眾山賊頭子送了一程,看著華拙背影消失,戰天風心中嘀咕:「這華師爺有智計又不怕死,倒真是個好幫手呢,這一次若成功,真可以向蘇小姐推薦他,就做了七喜丞相,也不是不可以。」

  計議即定,戰天風仍回關上,李一刀等率眾回寨,靜等消息。

  華拙的消息第三天就來了,原來馬胡已經出兵,華拙是在半路上碰到的,李一刀先前拒絕,現在又突然派人來投誠,刀扎汗確是有些懷疑,華拙卻是好口才,只說李一刀和其餘三十五寨人馬起了衝突,只有借助馬胡人馬才能繼續在喜山中立足,不幫刀扎汗不行,這麼扯到山賊內鬨,刀扎汗倒是信了,而且在華拙的誇大下,刀扎汗竟派左前鋒巴德爾率五千人隨同華拙一同進山。

  「五千人,若是殺豬過年,五千頭豬可夠七喜國全國人過個肥年呢。」戰天風得報狂喜,李一刀等殺人如麻,但他把人比豬,卻是個個傻眼,當下照先前商議的,李一刀派五百山賊佔了南峰關,迎接巴德爾五千人馬,肖勇領了士兵退入左近林中,戰天風卻扮作一刀寨的一個頭目,跟在李一刀身邊。

  南峰關換防的次日下午,華拙便領著五千馬胡兵進了山,李一刀自然親自迎接,戰天風當然也跟了去。

  馬胡兵都是身著皮甲,帽子上吊兩根羊尾巴,將軍帽子頂上還插一根野雞毛,除了裝飾,馬胡人和七喜人也沒什麼區別,說的話寫的字也一樣,天朝文化影響實在太大,九胡雖是異族,用的卻是天朝文字,其實不僅是九胡,整個西域,西北西南,包括十大狼族和五犬,全都沒有自己的文字,都是跟天朝學的,最多是口語上有所變異,帶點方音而已。

  巴德爾三十來歲年紀,個頭不是很高,但極為壯實,一臉粗獷,牛鈴大的兩隻眼珠子,直瞪瞪的盯著人看,若是膽子小些的,真不敢和他對視。

  李一刀迎上巴德爾,裝出驚喜交集的樣子客氣一番,無非是多謝援手什麼的話,隨即便照先前商量定的,說雖奪得了南峰關,但喜山中以王毛兒屠四虎為首的其餘山賊卻擋在老虎嘴前面,要想奪老虎嘴,得要巴德爾親自動手才行,一刀寨這點子人馬做不到。

  巴德爾明顯不善說客氣話,李一刀說了半天,他只到最後才吼了一句:「兵發老虎嘴,把他們通通殺了。」隨後合兵一處,奔向老虎嘴。

  第二天響午時分,到了老虎嘴,一聲鑼響,左有王毛兒,右有屠四虎,劈面攔住去路,巴德爾扎住人馬,李一刀奔上前來,向王毛兒屠四虎一指,道:「他兩個就是王毛兒屠四虎。」

  巴德爾牛眼瞪著屠四虎兩個,虎吼一聲:「閃開路,本將軍饒你們不死。」

  王毛兒兩個對視一眼,王毛兒看了巴德爾,嘻嘻笑道:「讓路容易,只是這件事領頭的並不是我兩個,而是另有其人,要讓路,得他答應才行。」

  「是誰?」巴德爾虎吼一聲,牛眼便去屠四虎兩個身旁掃視,李一刀就在他身後,猛地大叫一聲:「領頭的乃是七喜奮威將軍風天戰,你這蠻子到陰間可記好了。」聲出刀起,話未落音,巴德爾一個腦袋早已飛起丈高。

  巴德爾武功不如李一刀,但若在戰場上放對,沒個三五十招,李一刀也休想殺得了他,這會兒卻是死得冤了,卻是死不瞑目,一個腦袋在草地上滾得兩滾,停住了,卻剛好面對著李一刀,一雙牛眼,仍是瞪得老大。

  變生突然,邊上的馬胡兵一時都呆了,而眾山賊卻是早有準備,一刀寨人馬窩裡開花,屠四虎等三十五寨人馬則是四面圍上。

  山路狹窄,五千馬胡兵拉成一條數里長的長蛇,前面殺將起來,後面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後面一刀寨山賊刀起血濺,這才醒悟過來,卻已是遲了,兩面山林中,到處有山賊鑽出來,口中還發出各種各樣的怪叫,真象是奔出來一群野狼,習慣了在平原上放馬奔殺的馬胡兵,完全不適應這種打法,幾乎是一眨眼間便已倒下大半,可憐許多人連刀子都沒來得及撥出來,便已身首異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