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賊齊笑,戰天風不笑了,一瞪眼道:「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本將軍笑,你們小小山賊,也可以笑嗎?誰借你們的膽子?」

  他這一通吼,眾山賊不笑了,便肖勇也不叫了,心中提心吊膽,尋思:「山賊見了他會下拜,固然不可思議,但這位將軍好象也太蠻橫著了點兒,人家不來打你已是燒了高香,哪還有不准人笑的?」

  但李一刀等山賊卻並不這樣想,眾頭子相視一眼,心中都有默契,均是一般心思:「天神下凡,就是不一樣,連口氣也比平常人要大得多。」李一刀便抱拳道:「是的,將軍可以笑,小的們不敢笑。」這話出口,肖勇差一點又去咬自己手指頭了,總算是及時醒悟,卻也是險之又險。

  「這些傢伙倒還聽話。」戰天風心中偷笑,裝作牛皮哄哄的點了點頭,道:「這還差不多,本將軍剛才沒笑夠,現在還要笑三聲,你們不許笑啊。」扯開嗓子打了三聲哈哈,這三聲硬擠出來的,怪異之極,肖勇又驚奇又古怪又覺彆扭,恰好一陣冷風吹來,忍不住就大大的打了個寒顫,心中閃電般掠過一個念頭:「這位將軍,那個——-那個,當真好生古怪。」

  戰天風戲演得足了,一掃李一刀幾個道:「爾等小賊,大冷的天跑這裡來,又跪又拜的,想做什麼?」

  因為戰天風說了不讓提金童的事,所以眾山賊頭子來之前都是商量好的,這時李一刀便抱拳道:「小人李一刀,一刀寨寨主,這邊上兄弟,也都是各寨寨主,通共三十六寨寨主都在這裡,我們來這裡,是聞得將軍神勇蓋世,特來一睹將軍風采,同時也是聽說馬胡要來攻打南峰關,我們願聽從將軍調遣,共抗馬胡。」

  三十六寨山賊竟然願意聽從戰天風調遣共抗馬胡,聽到這話,肖勇再一次吃驚得瞪圓了眼睛,戰天風是早知有這話的,當然不驚,卻還拿僑,把手亂搖道:「這是什麼話?你們是山賊,本將軍是官軍,將軍怎麼可以指揮山賊一起打仗呢,那也太丟本將軍面子了不是,不行不行。」

  一邊的肖勇可就急了,忙輕扯戰天風衣袖道:「將軍,山賊若肯聽將軍指揮,就算是朝庭招安了,那也就是官軍了啊,現在馬胡勢大,我們正缺人馬,三十六寨山賊據說有上萬人呢,正是好幫手啊。」

  「山賊聽本將軍指揮便算招安,這也有理。」戰天風裝作才明白過來,扭頭看向眾山賊道:「你們說願聽從本將軍指揮,可是真心。」

  李一刀等山賊頭子一齊點頭:「絕對真心。」

  「那好,你們可發一個誓來。」戰天風叫,卻又突地搖手:「慢著,一般的什麼天打雷劈死無全屍的誓,見得多了,從來也沒見應過,你們要發,得發一個別的誓,什麼誓呢?」他裝做歪著腦袋想了一想,猛叫道:「有了,你們不是山賊嗎?就以山為誓,誰敢生出二心,誰就給山壓死。」

  肖勇在後面尖起耳朵聽著,聽了這話,可就搖頭:「山又不會飛,怎麼壓得死人,還不如發個斷頭誓呢?」

  然而李一刀等人聽了,卻是個個變色,因為他們就是給戰天風弄出的那總山大王遣來的啊,那山字金印他們可是親眼目睹,一時心下凜然,誠心正意的立下誓咒。

  見李一刀等發了誓,戰天風裝作狂喜,道:「即如此,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啊,肖勇,搬酒出來,大夥兒一醉方休。」說著一躍下關,因為李一刀等服的是他弄出來的什麼總山大王,不是他,雖有個金童的名做底,只怕李一刀等人還是輕看了他,所以純心露一手,這一躍,偷帶了一點凌虛佛影的身法,竟是一躍十餘丈,中間凌空跨步,彷彿真是在虛空裡走一般,李一刀等山賊頭子大多練有輕功,但最多一跨丈餘,就算是從高處躍下借了勢,最多也就是五六丈,象戰天風這般一躍十餘丈,山賊中沒一個人做得到,先前已給戰天風如雷的氣勢震了一下,這時更是心中暗凜,對戰天風是金童轉世之說,再無半絲懷疑。

  關上的肖勇聽到戰天風這命令卻苦起了臉,南峰關上雖也有幾罈子酒,可山賊有幾千人呢,便是兌了水也不夠喝啊,但過一會兒他就樂了,原來李一刀等人是來投誠的,心中早有划算,竟是自帶了酒來,這時天也黑了下來,南峰關下,容不下眾山賊,便就在山野間生起篝火,烤了野物,一時間喧聲盈耳。

  戰天風自與李一刀等山賊頭子坐了一圈,李一刀等先以為戰天風不好打交道,金童下凡啊,自然舉止高雅,言語高深,卻不知戰天風街頭混大的,根本就是市井中人,他又不特意擺架子,只拿出本色來,三句話不到,眾山賊便覺十分投機,半輪酒下來,簡直熟得就象是前世的親兄弟了,眾山賊酒酣耳熱之餘,衝動之下,更把胸脯拍得山響,大表忠心。肖勇見戰天風只這一會兒便和眾山賊混得爛熟,心下也自佩服,前後一想戰天風來後的一切,心下卻想:「這位將軍,還真是個怪人呢。」

  李一刀等報了人馬勢力,李一刀有近兩千人,屠四虎王毛兒都有千四五百人,其餘的數十到數百不等,三十六寨合起來,共有八千餘人,雖比肖勇說的上萬人要少,但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

  隨後說起共抗馬胡之勢,戰天風有了這八千人,自然不能再守南峰關,要帶回七喜城去守城,眾山賊更無二話,有些寨子還遠,商定李一刀等近些的先去七喜城,其它寨子的人馬隨後趕來便是。

  這麼商量著,戰天風卻發現那個華師爺似有話說,戰天風便道:「華師爺,你有什麼話,不妨說出來。」

  華師爺忙一抱拳,道:「小人華拙,將軍直呼小人之名便是。」說到這裡,卻看一眼李一刀。

  李一刀看向戰天風道:「華師爺雖屈身我寨中,但其實學富五車,極富智計,一刀寨包括我李一刀在內,人人心服。」說到這裡又看向華拙,道:「華師爺,平日屈了你,你有什麼妙計,今日不妨全吐出來,風將軍必不會屈了你。」

  戰天風那日見識了華師爺風骨,這時聽了李一刀這話,心中思量:「這師爺看來還有幾分本事。」當下也點頭道:「是,華師爺,你有什麼奇謀妙計,儘管說出來就是,若是能一計滅了九胡,本將軍便向王妃請功,到時你就不是師爺,是七喜國的丞相了。」

  眾山賊一齊起鬨,王毛兒笑道:「華師爺,你就獻一條滅胡計,搏個七喜丞相來做做啊。」

  華拙忙搖手道:「不敢,不敢。」看向戰天風,道:「風將軍,小人覺得,若我們這八千人去守七喜城,那還是以少打多,到最後只怕還是守不住。」

  李一刀看一眼戰天風,道:「有可能,馬胡手下可是有五萬多鐵騎呢,而七喜城中守軍加上我們,也不過萬多人而已。」

  戰天風眉頭一皺,看向華拙道:「那依你說怎麼辦,不能說乾脆不去守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