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一刀抬頭道:「回總山大王,不是說是因為陳驃他們衝撞了你老嗎?」

  「這老傢伙記性倒好。」戰天風把先前這話給忘了,給他回得一咽氣,道:「是衝撞,但本大王若不出來,你們想撞也撞不著,本大王今兒個之所以出來,是因為這山裡來了個人,讓本大王在金山裡睡不著。」

  「金山。」有幾個山賊頭子彷似害牙疼,大大的吸了口氣。

  「是金山,本大王天天都是在金山上睡覺的,那金山也不大,高也只有千把丈,方圓也只有四五十里,小得很,小得很呢。」聽到吸氣聲,戰天風索性再吹一氣,這會兒包括李一刀在內,頓時人人害起牙疼來,有的甚至疼得大呼小叫。

  戰天風暗笑,道:「為什麼在金山裡還睡不著呢,因為這個人非比尋常,他前世乃是天帝座前的金童,因和玉女有了私情,因而被貶下凡間,玉女就是現在的七喜王妃,而金童卻做了王妃屬下的奮威將軍,領了王妃之命來鎮守南峰關。」

  「奮威將軍風天戰,屬下聽說了。」李一刀點頭道:「是王妃特旨選的兩將軍之一,先前屬下還說這王妃大方,七喜做官容易呢,原來顛倒這奮威將軍還是王妃的老情人啊。」

  戰天風把戲文裡現成的段子撿出來,是想騙一下眾山賊,事前沒想那麼多,這會兒聽了李一刀這話可就有些子頭痛起來,想:「啊呀不好,只顧撿現成,但萬一這話傳到蘇小姐耳朵裡,只怕她要生氣了。」

  不過這會兒也管不得那麼多了,道:「是啊,他們是老情人,偏偏那馬胡族長不識相,要來搶七喜王妃,也就是玉女,金童當然是不幹了,但他成了凡身法力有限,所以剛才就在山裡發脾氣,激出元神,金光有四五丈高,因此就驚動了本大王,本大王以前上天,金童敬過本大王一杯酒,現在可不能見他落難不管,但本大王是神道,不好管凡間的事,所以才出來尋你們,讓你們給金童幫個忙,把那馬胡族長叫什麼刀扎的汗的,給打退了。」

  「原來是這樣啊。」眾山賊頭子恍然大悟,李一刀搶先表態道:「總山大王放心,我們一定竭盡全力,幫金童把馬胡打退。」

  王毛兒也道:「我們是你老的下屬,自然一切遵命。」屠四虎等一齊點頭,並且個個一臉興奮之色,也是,金童玉女降凡塵的事,平日只在戲文裡聽過,這會兒卻叫自己撞上了,而且還能插手幫金童一把,能不興奮嗎?他們卻不知道,戰天風根本就是撿的戲文中的現成段子。

  見眾山賊頭子點頭,戰天風大喜,道:「如此,你們呆會便去見金童,一切聽他調遣便是,待得成功,金童玉女重回天界之日,看功勞大小,自也還你們一個正果金身。」

  這許諾可又比什麼金山銀山更讓眾賊動心,一時個個喜動顏色,齊聲稱謝。

  戰天風估摸著時辰也差不多了,剛要抽身,卻又想金童玉女什麼的真要傳到蘇晨耳朵裡,終是不妙,便又囑咐道:「金童貶落凡間,並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什麼,所以你們也不要說出去,免得洩了天機,你們去,只說是服了奮威將軍神威,願意聽從他調遣便是,其他的不必多說,切記切記。」

  眾山賊自然人人拍胸脯保證絕不亂說,但這樣神奇的事讓他們不說出去,如何做得到,不多久,金童玉女之說便傳遍了整個七喜國,弄得戰天風焦頭爛額,不過這已是後話了。

  戰天風抽身出寨,便回南峰關來,途中順手抓了兩隻兔子,回來一面炒了兔子下酒,一面便等眾山賊來,心中暗暗偷笑,想:「本大追風這一齣戲唱得好,呆會還要補點邊角兒,可別漏了風。」

  眾山賊來得快,不到天黑便到了,肖勇一臉驚慌的跑進戰天風房中,結結巴巴道:「將——-將軍,山——-山賊——-來——-來了。」不怪肖勇驚慌,南峰關後山無險可守,李一刀卻又盡起寨中賊夥,加上就近幾個山寨以及一干山賊頭子,足有好幾千人呢,關上這區區一百人不到的守軍,如何是山賊對手。他卻不知,戰天風正在等山賊來,這時便裝腔作勢的喝斥道:「小小山賊,有何可怕,虧你還是堂堂百夫長。」

  肖勇給他說得脹紅了臉,更結巴了,道:「是——-是——-小人是百——-百夫長,可——-可山賊有好——-好幾千呢。」

  「便是幾萬又如何?」戰天風越發扯足了架子,道:「看本將軍去喝退他們,你安排繩子,有那不退的,都給本將軍綁了。」說著抬步出去,後面的肖勇可又呆了,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幾千山賊喝退便是,這位將軍是不是有點子失心瘋啊。」

  南峰關後山是一個斜坡,地勢反比南峰關高,戰天風到關上,抬眼看去,但見漫山遍野,滿坡滿嶺,盡是山賊,心中嘀咕:「好傢伙,難怪肖勇嚇白了臉,本大追風若不是事先知情,只怕也要嚇一跟斗呢,那人可就丟大了。」當下雙手叉腰,一聲暴喝道:「本將軍乃七喜王妃親封的奮威將軍風天戰是也,爾等小小毛賊,見了本將軍神威,還不下拜?」

  他這一番話裡,運上了玄功,話聲如悶雷般滾滾送出,在群山中久久迴盪,尤其最後那下拜兩字,更至少有十數聲回聲,餘音良久方絕。

  李一刀屠四虎王毛兒等數十個山賊頭子站在一起,離著戰天風不過二三十丈,先見戰天風出來時,單單瘦瘦,全不打眼,也沒放在心上,到戰天風話出,便如突然間炸雷響起,只覺震耳欲聾,心血激盪,差點都站不穩身子,這才個個大驚失色,相視一眼,心中都閃過一個念頭:「不愧是金童下凡,果然非比等閒。」膝蓋兒發軟,便在下拜兩字的回音中,齊齊拜倒,一干山賊頭子拜倒,眾山賊更不用說,紛紛下拜,一時間滿山滿嶺,跪滿了山賊。

  肖勇比戰天風後上關,聽到戰天風打雷也似的聲音,心中嘀咕:「奮威將軍的喉嚨倒還是真大,不過喉嚨再大也嚇不了人。」這麼想著就上了關,抬眼一看,一雙眼睛立馬就瞪大了一倍,因為他剛好就看到了眾山賊下拜的場景。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娘啊,我不是做夢吧?」肖勇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把一個手指頭伸進嘴裡,他要咬一口,看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夢呢,要說他這人還真是有些子木呆,咬一口無所謂啊,可他卻是死命一口,差一點把個手指頭就咬了下來,這一下痛,啊的一聲大叫,可就在關上跳起腳來。

  山賊在拜,戰天風在看,關上士兵在發呆,關上關下,再無一人吱聲,肖勇這一叫便遠遠傳了出去,一時所有人全轉眼看向他,便戰天風也扭頭看過來,叫道:「你鬼叫什麼?」

  肖勇脹紅了臉道:「我——-我以為我做夢,自己咬自己一口,誰知咬太重了——。」

  他這一說,戰天風才看到他一個手指皮開肉綻,鮮血淋漓,一呆之下,不由就笑得打跌,李一刀等人由於所處的地勢高,雖是跪著,仍能看到關上情形,自也聽到了肖勇的話,一時也是哄笑聲起,後面的山賊雖未聽清肖勇的話,但頭子笑,下面的羅嘍自然也要笑,就算不明所以,傻笑那也要陪著不是?一時間狂笑盈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