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還演戲,猛一下就跪下了,道:「是小人得罪了王妃嗎?請王妃重重治罪。」

  這一跪再這一說,蘇晨心中的懷疑再減去兩分,王志也在一邊急問:「王妃,怎麼了,這人怎麼了?來人,給老夫拿了。」便有衛士奔過來要拿戰天風,盧江則在一旁發呆,因為他也完全莫名其妙啊。

  還是蘇晨先冷靜下來,急揮手讓衛士退去,對王志道:「沒事,是這位風將軍很象我在吞舟國見過的一個人,是我認錯了。」

  聽了她這話,伏在地下的戰天風也籲了口氣,他並不是怕騙不過蘇晨,騙人他是有絕對自信的,心中緊張,還是來自第一次見蘇晨時形成的那種自卑心裡在做怪,即便到了今天,即便他見過了比蘇晨更美更出色的女子,那種感覺還是存在,而且即便是有意去克服也克服不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知道一點,對著蘇晨,他就緊張,之所以拜倒,固然是演戲,也是怕對著蘇晨太久了,面上會撐不住露出破綻來。

  蘇晨冷靜下來,重取酒杯,敬了戰天風一杯,隨即歸座,酒席之中,她仍好幾次看向戰天風,戰天風感覺到她眼光,卻故作不知。

  席罷出宮,盧江立即一把拉住戰天風道:「風兄,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妃見了你,怎麼如此失態?」

  戰天風早知他要問,呵呵笑道:「上次不是跟你說過,蘇小姐也就是王妃撞天婚時我也去了嗎,她們在繡樓上看見過我,突然又在萬里之外的七喜國見到,所以這麼驚訝吧。」

  他這話裡不是沒有疑點,但盧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來,也只有信了。

  年關漸近,九胡隨時可能入侵,王志調兵遣將,整軍備戰,盧江野心勃勃,一心要出人頭地,第一次參加王志的軍事會議,便提出了好幾條建議,他是將門之後,軍營裡長大的,提出的建議正是針對七喜國的弱點,王志立時大加讚賞,隨後幾乎天天問計,從守城到練兵,都要問問盧江的看法,短短幾天,盧江便成了王志眼前的大紅人,時常感嘆,來自中土見過大世面的人,就是不同,而戰天風卻只是混日子,說實話這些軍營裡的事他是真不懂,哪裡守備要緊哪裡可以鬆,他根本就看不出來。王志也就不怎麼看重他,不過王志知人善任,戰天風身手了得,便把夜間巡查的事交給了他。

  戰天風也不挑,他反正是抱著一玩的心,再說帶著一隊人巡城,軍鞋踏踏響,也威風不是?

  巡巡城,練練功,其它的戰天風都沒去打算,他也不知道怎麼打算,東土回不了,鬼瑤兒鐵定在滿世界找他呢,甚至光頭都不能露,佛印宗十九也在找他,還魂草也不必找了,再往西去,還有個無天佛不是,而七喜國的事也是個爛攤子,公羊角是他弄出來的,蘇晨這王妃說白了也是拜他所賜,可是他敢出聲嗎?倒不是不敢冒充七喜國的王太子,他從不認為騙人有什麼不對,當七喜王他也不怕,但他不敢面對蘇晨這王妃,尤其他是假的,若是換了其她女子,他說不定真敢挺身出來,就坐了這七喜王位,每日喝酒吃肉再抱著個美王妃,那叫一個美,可王妃是蘇晨就不行,他怕。只有這麼混。有時候從玄女袋裡把七喜之寶拿出來看兩眼,大笑三聲再苦笑兩聲,又放了回去。大笑是七喜國天天拉長脖子盼著的七喜王太子其實是他戰天風,而且就做著將軍呢,苦笑是因為蘇晨這個王妃,他便拿著這印也等於是塊泥巴,不敢見光。

  當將軍的第四天,突然來了個九胡的信使,說馬胡聞得七喜王妃美貌,要來七喜城親眼看看,七喜王妃到底美到什麼程度。

  所謂九胡,並不是一個部落,是九個胡人部落的統稱,分別是馬胡、青胡、黃胡、白胡、黑胡、雜胡、銀胡、羊鬍、毛胡,其中馬胡、青胡、黃胡人口最多,勢力最強,都有十餘萬部眾,胡人男子,幾乎人人騎得劣馬,控得強弓,十多萬人的一個部族,便至少有三四萬騎兵,其餘六族小些,都不過幾萬人,卻也都有萬餘兵馬。

  九胡全部加起來,不到百萬族眾,卻擁有近二十萬鐵騎,與正西的十大狼族,西北的五犬,並稱天朝西域三害。天朝全盛時,曾多次征討,卻始終無法根除三害,此後天朝內亂漸生,更無力西顧,西域諸國,便只有自求多福,亡的亡了,不亡的,也是象七喜一樣,日夜提心吊膽。

  而馬胡酋長的這封信,什麼來看七喜王妃,其實就是赤裸裸的威脅,說白了,就是他看上七喜王妃了,七喜國若識相,不妨自動獻上王妃,那便一切無事,否則幾天之後,胡馬就要出現在七喜城下了。

  收到信,七喜朝野震動,上上下下,無不驚怒,罵不絕口,王志更是打點起全部精神,從其餘四城又調回兩千人來,守城兵馬增到近六千人,全力備戰,但王志自己也知道,七喜兵戰鬥力本就不如馬胡兵,何況馬胡鐵騎更多達四五萬,幾近十倍之數,硬抗是不可能有勝算的,因此一面全力佈置守城,一面卻又偷偷派人修聳東門和後山通道,做好打不過便跑的準備,九胡長於平原野戰,山地戰卻非其所長,而七喜城後面的喜山卻是綿延數百里,這三十年來,每當戰事不利,王志都是用的這一招,上山跟九胡兜圈子,而胡馬每次也都只能望山興嘆。

  風雨欲來,盧江越發得王志看重,天天帶在身邊,盧江越發得意,他和戰天風關係最好,對戰天風被派去巡城,似乎有些不平,有一天晚間無事和戰天風閒聊,便拍胸膛說要在王志面前推薦戰天風,卻又勸戰天風多學學兵法,那意思就是,戰天風不懂兵法,他便是推薦了,王志瞧不上眼也是白搭。

  他這話明看是為戰天風好,其實是帶有點自吹的意思,戰天風如何聽不出來,一下就給他堵了回去,說道:「什麼練兵帶兵養兵用兵,說白了都是紙上談兵,兩軍打仗,和兩個人打架,沒有什麼區別,力大就往死里打,硬開硬架,力小就玩陰的,抽冷子放陰招,掏陰迷眼下絆子,怎麼靈光怎麼來,不是吹,這種爛仗,我以前打得太多了,從來也沒吃過別人的虧,所以你千萬不要說我沒打過仗。」

  盧江說大道理一套一套,辨油嘴可不是戰天風對手,只有冷笑搖頭:「千軍萬馬的大戰場和兩三個人打爛架怎麼相同?大大不同。」

  「有什麼不同?」戰天風也冷笑:「反正就是敵和我,一模一樣,不信等那什麼馬鬍子來,我打個你看。」

  他嘴上爭輸贏,換了別人,說不定只是一笑了之,但盧江卻多了個心眼,因為他知道戰天風身懷異術,真打起來,即便不會排兵布陣,但衝鋒陷陣至少是把好手,遍觀七喜朝野,王志老了,其他的,沒一個放在盧江眼裡,因此他安心在這一仗裡便要大顯身手,奠定他在七喜軍中的地位,但如果戰天風太強,豈非顯不出他的光彩來?心中有了計較,次日便向王志進言,把戰天風打發出七喜城,調到南峰關去守關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