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盧江這次來,確實不僅僅只是想來看一眼蘇晨而已,而是知道所謂的公羊角下落不明,蘇晨只是孤身一人,所以想找個機會帶了蘇晨走,因為他認為蘇晨一切都是被逼的,本心裡並不會喜歡七喜國王太子,何況公羊角還不在,蘇晨和公羊角之間根本沒有感情,只要見到他,一定會舊情復燃,卻怎麼也想不到會從蘇晨口裡聽到這番話。蘇晨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盧江也不傻,知道不可能再有希望,失望傷心痛苦到極點,竟猛一下跪倒在地,捂著臉失聲嗚咽起來。

  「盧兄。」蘇晨沒想到他會這樣,驚呼一聲,往前跨了一步,卻又收住,竟也猛一下跪了下去,含淚道:「盧兄,你的心意我知道,你這麼遠趕來,更讓我感激,但天意難違,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古話說,好男兒何患無妻,你是大好男兒,現在我天朝又是多事之秋,你何不投身韁場,以身報國,異日建下不世功業,必將會有比蘇晨好千倍萬倍的女子做你的妻子。」

  聽了蘇晨的話,盧江抬起頭來,點點頭,道:「我明白了,晨妹,王妃,我知道怎麼做的,你善自珍重。」說著立起身來,轉身急步奔到窗前,卻又停住,回頭看向蘇晨,嘴巴略張一張,似乎有什麼話,卻終是沒有說出來,一轉身穿窗而出。

  蘇晨兩個急步奔到窗前,向窗外的暗處望了好一會兒,蘇晨猛一下抱住玲兒,失聲嗚咽起來。

  事情的結果竟然是這樣,戰天風肚子裡本來一肚子邪火,這會兒可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反到是有點子同情起盧江來,又還有點子害怕,想:「蘇小姐明擺裡是在等那公羊角也就是本大追風回來了,但本大追風這七喜王太子是個假冒的啊,這可要命了。」

  蘇晨一直在哭,戰天風不想多看了,當下掠身出宮,這會兒不必再跟著盧江,便先一步回到了客店自己房中,不多久盧江也回來了,卻買了酒在房中大喝起來,戰天風也不好去勸他,這事怎麼勸啊,睡又睡不著,便在房中練起功來,先把三千零二十四式手印練了一遍,再練聽濤心法。

  佛家不講元神,也不練丹,而是結舍利,舍利也不在腹中丹田,而是結在頭頂慧海中,這時戰天風腦中已有一點白光,那是開始結舍利子的初兆,本來舍利子就是在腦中,逐漸成形,最終現出佛光,成就佛體,然而佛印宗別走它徑,是借金字成佛,那金字說穿了還是舍利子佛光外化而成,但金字是可以隨手印轉動的,結果腦中的舍利子便也全身滴溜溜亂轉,這麼轉慣了,於是當戰天風練九轉回鍋氣或聽濤心法時,舍利子便也隨著心法動,這時戰天風藉著金果的功力,已將九轉回鍋氣練到了第四轉,於是一呼吸間,腦中那點白光便也沿著氣脈周天連轉四轉,而到練聽濤心法時,則又穩穩的凝在丹田中,似乎又有點結丹之象。

  戰天風自然覺察到了這些現象,不過這段時間他一直忙得很,而且他是個大而化之的人,不太在意這些,弄不懂,想一下便放到一邊,不再去管,就那麼稀裡糊塗的練著,到底是練出舍利還是練出元神,一時半會還真沒去想過這個問題,到是每次練手印的時候,兩臂上的鬼牙都有微微跳動的感覺讓他有些擔心,他並不知道那是鬼牙吸了金果的禪功,跟他體內的禪功有了呼應,還以為鬼牙想造反呢,不過擔心的時候也不多,擔心也白擔心不是?乾脆不擔心,街頭長大的人,天當被蓋地當床,什麼都沒有也就什麼都不擔心,養成這性兒了。

  他練了半夜功,盧江卻喝了半夜酒,第二天戰天風起床,又練了一次功夫,盧江還在呼呼大睡,戰天風便也不管他,出房吃東西,順便和店東亂扯,店東和他說城中有熱鬧看,說是城門口貼了招兵的榜文,而且這一次招兵和以往不同,這一次特旨設立奮威奮勇兩將軍,報名的人,可在軍前展示勇力,若果然有好武藝,立授將軍之職呢。

  原來九胡有個習慣,每每趕在年關之前入侵,搶掠人口財貨,九胡受天朝影響,也過年,但他們是笑著過年,卻反讓天朝百姓哭著過年。去年九胡沒來七喜國,今年十九會來,所以王志稟報蘇晨,整頓軍備,做好迎戰的準備,因軍力不足,便張榜招兵,為激勵真正的勇士為國效力,特旨設立兩個將軍銜。

  只要有真本事,一參軍就能當將軍,這個誘惑力是很大的,榜文才貼出來,已經有不少人報名了,自然都是想爭那兩個將軍的職位,所以店東說有熱鬧看,當然,他說有熱鬧看也是留客之意,戰天風兩個若留下來看熱鬧,他又多做兩天生意不是?

  「爭將軍有什麼看頭,若是爭美女倒不妨去看看。」戰天風搖頭,道:「哪個當將軍管不著,但看看美女也過癮不是。」

  那店東是個胖子,老是笑,聽戰天風搖頭,笑臉已是結了凍了,但聽到後面一句,卻又化開了,道:「客官啊,要看美人,那就要看你有什麼本事了,榜文上說了,這次格外不同呢,王妃新主政,為激勵真正的勇士為國效力,不但特旨設兩將軍銜,當選的那兩名將軍,王妃還要親自敬酒一杯,昨兒個不是跟你老說了嗎,咱們王妃可是咱們七喜國第一美人呢,那可真是天仙一樣的人物,要我說,別說是七喜國,便是整個天朝,也只有咱們王妃最漂亮,合天朝第一美人。」

  「合天朝第一美人?」戰天風微微一笑,心中想:「天婚老婆漂是漂亮,但說天朝第一美人怕還差著點兒,至少雲裳姐就要比她漂亮,便是鬼丫頭其實也不比她差,只是那張鬼臉要命,還有我大嬸也是個大美人呢,別說,本大追風扯得上關係的,還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