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嘻嘻一笑,道:「對了大哥,你追七公做什麼?」

  「就是上次我和你說的傳國玉璽的事,線索又丟了,想問一下老偷兒,結果這老偷兒見了我飛跑,所以我就追,追了這老偷兒十來天了。」

  「只問他一下他跑什麼啊?奇怪。」戰天風搔頭,道:「這老狐狸跑起來還真快,大哥好象追他不上呢。」

  「這天下沒人能追上他,不過他也休想脫出我靈力的感應,身法不行我跟他拼功力,到看老偷兒能撐多久。」馬橫刀說到這裡一凝眉,道:「兄弟,不能再跟你說了,再說我靈力鎖不住老偷兒了。」

  說著向那年輕人一指,道:「他叫盧江,也是個有俠心的熱血男兒,你們多親近,我先走了。」說著一閃不見,戰天風抬眼,馬橫刀身子已在百丈之外,他很想跟上去,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便放棄了,心中尋思:「怪道馬大哥能追著七公跑,他身法可也真快,我可是趕不上他,七公這老狐狸也怪了,以前跟我說起馬大哥時,一臉佩服的樣子,怎麼見了馬大哥卻又要跑呢,真是莫名其妙。」

  轉頭看向那叫盧江的年輕人,盧江也在看他,還有些氣不岔,但因馬橫刀的話又不好再發作,便有些尷尬,其實戰天風也有些尷尬,盧江和馬橫刀相識,他卻莫名其妙把盧江收拾了一頓,以後碰到馬橫刀提起,可說不過去,不過他皮厚,正想扮個笑臉賠個禮把事情說開了,卻突地想到一件事,猛地叫起來道:「盧江?你就是蘇小姐的心上人盧江?」

  盧江本來不知道怎麼和戰天風搭話,聽他這一叫,眼光一亮,道:「你認識蘇小姐?」

  戰天風本還有點兒僥倖,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啊,但盧江這一開口,戰天風便知道確實就是同一個人,看著盧江,可就發起呆來,想:「我早知道蘇小姐喜歡的人絕錯不了,果然如此,叫雞公啊叫雞公,你還真是料事如神呢?了不起啊。」料事如神應該得意,但這會兒他心裡卻是五味雜陳,不知是種什麼感覺。五分失落,盧江確實比他俊多了;三分得意,他可是和蘇晨撞天婚正式拜了天地的,雖然還差最後的夫妻對拜,不過也算得數了;兩分醋火,因為他知道蘇晨雖和他拜了天地,但只是給逼的,心裡喜歡的是盧江;還有兩分古怪,他這和蘇晨拜了天地的人撞上蘇晨心裡喜歡的人,能不怪怪的嗎?

  盧江卻不知道戰天風心裡有這麼多想法,戰天風說他是蘇小姐心上人這句話,一下子就讓他對戰天風生出了親近之意,見戰天風不回答,忙又抱拳道:「風兄,你認識蘇小姐嗎?」

  「何止認識,本大追風差點兒就抱了她上床呢。」戰天風心中嘀咕,嘴上卻道:「不怎麼認識,只是見過。」

  「那你怎麼知道蘇小姐那個——-喜歡——-那個——-我的。」盧江有些疑惑,也是,若只是見過,怎麼可能知道人家女孩子的心裡事呢。

  「哦,這個啊。」戰天風搔搔頭,道:「蘇小姐上次不是給紀姦逼得撞天婚嗎,我也去了,見了一面,聽邊上人說的。」這麼說著,看著盧江,道:「對了盧公子,蘇小姐撞天婚竟然撞中了七喜國的王太子呢,據說是叫什麼公羊角的。」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不知如何,就是想刺激一下盧江,誰知盧江卻一臉痛苦的點頭道:「我知道,現在蘇小姐就在七喜國做王妃呢。」

  「什麼?」戰天風本想刺激一下盧江,卻反給盧江這話驚得跳了起來,道:「什麼王妃?誰的王妃?」

  「還有誰?不就是那個公羊角嗎?」盧江一臉痛苦的搖頭,牙關咬得格格響。

  「不可能。」戰天風大叫:「那公羊角其實是——。」他是想說公羊角其實是他冒充的,但話到嘴邊,才想起說不得,一時張大了嘴巴合不攏來。

  「公羊角其實怎麼了?」盧江疑惑的看著他。

  「啊,沒什麼,我是說,那個落難王子後花園,小姐繡球美姻緣什麼的,跟唱戲一樣呢。」戰天風一時圓不了謊,信口胡編,不想盧江卻是信了,仰天長嘆道:「天意啊,沒有辦法。」

  戰天風看他一張俊臉因為激怒憤恨而有些扭曲,不免又生出幾分同情,道:「盧公子,你這是往哪兒去呢,不是說你一家人都給那個了,難道還想回吞舟國去嗎?」

  「吞舟王。」盧江拳頭猛地攥緊,喘了兩口氣,看向戰天風,搖了搖,道:「不是,我是去七喜國。」

  「你要去七喜國?」戰天風又吃一驚,一轉念便叫了起來:「哦,我知道了,你是想去和蘇小姐偷情是不?」

  「你?」盧江猛地瞪著戰天風,不過隨即便黯然搖頭道:「戰兄,你錯了,蘇小姐不是那樣的人,我去七喜國,確是想見蘇小姐一面,但並沒有想過向你說的那樣。」

  「真的嗎?」戰天風一臉懷疑:「你大老遠的跑去七喜國,就只是想見蘇小姐一面?」

  「當然是真的。」盧江用力點頭,略一猶豫又道:「我聽說七喜國的形勢不好,所以——-所以看能不能幫到蘇小姐。」

  他這一說,戰天風才猛地想起壺七公說過的七喜國的情形,道:「對了,不是說七喜國早在三十年前就亡國了嗎?蘇小姐又是做的什麼王妃啊?」

  「好象說是當年七喜國破後,九胡不久又撤兵了,七喜王雖不在,朝中百官以老將軍王志為首,一面找七喜王,一面維持著朝局。」說到這裡盧江搖頭:「具體是怎麼樣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九胡幾乎每隔一兩年都要東侵一次,七喜國首當其衝,所以我想去看看,看能不能幫到蘇小姐。」

  「到底是舊情人啊。」戰天風呵呵一笑,盧江臉上一紅,戰天風自然將他神情全收在眼底,心底莫名其妙的就酸酸的,眼珠子一轉,道:「即然是這樣,我反正也沒事,馬大哥又讓我兩個多親近親近的,不如我就跟你跑一趟七喜國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