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街道不長,那年輕人馬又快,戰天風雖是運起了凌虛佛影身法,追上那年輕人時,也已到了鎮外,在馬前霍地落下,雙臂一張,那馬吃驚之下,人立起來,那年輕人沒防備,一下子摔下馬來,他身手倒是頗為了得,藉腰力一翻,雖然一個踉蹌,倒是沒摔著,一眼看清戰天風,眼發寒光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攔我的馬?」

  「本大追風姓——。」戰天風一翹大拇指,剛要報出名字,忽地想到自己的名字可說不得,隨即改口,道:「我姓風名天戰,人稱瘋子戰,最好管閒事,至於為什麼攔你的馬,因為你的馬剛才撞了人?」

  「你是說剛才的事?」那年輕人一皺眉頭:「我不是賠了銀子了嗎?」

  「有錢了不起啊,我呸。」戰天風猛呸一口,道:「你撞了人,就應該跟人賠禮道歉說對不起,別以為扔兩個錢就可以打發了,沒那回事,而且你老扳著你那死人臉做什麼?你家死人了啊?我跟你說,我現在最煩的就是那整天扳著死人臉的傢伙。」

  聽到死人兩個字,那年輕人眼光忽地一閃,瞪著戰天風道:「你要怎樣?」

  「老老實實回去跟那人賠禮道歉。」戰天風向鎮子裡一指:「而且不准扳著你那死人臉。」

  「我要是不呢?」那年輕人咬牙叫。

  「那我就打你回去。」

  「你試試看。」那年輕人霍地撥出背上的刀。

  「跟我玩刀子。」戰天風嘿嘿冷笑,反手撥下後腰上的煮天鍋,道:「看我把你連人帶鍋子做豆芽菜炒了。」喝一聲炒,一步跨上,煮天鍋便向那年輕人胸口推去,那年輕人大喝一聲,不閃不避,卻是一刀向戰天風兜頭劈來,竟頗具氣勢。

  氣勢雖足,不過這年輕人明顯不會玄功,戰天風並不放在眼裡,呵呵一笑,道:「這豆芽還跳,看我先把你翻個身兒。」煮天鍋一斜,正撞在那年輕人刀面上,將年輕人刀子撞得一歪,煮天鍋順手下帶,劃一個弧,一下子撞在那年輕人膝彎上,那年輕人身子往後一翻,立馬摔了個四腳朝天。

  那年輕人摔這一跤,頓時就通紅了兩眼,啊的一聲狂叫,猛跳起來,復一刀劈向戰天風,勁道比先又大了兩分,倒也風聲嗚嗚。

  「還不服氣?」戰天風呵呵一笑,道:「那我就打到你服氣,先給你鬆鬆骨再說,我搖啊。」腳一拐,霍地到了那年輕人側後,煮天鍋一伸,一下就罩住了那年輕人腦袋,隨即前後左右就是一陣猛搖,那年輕人完全來不及反應,給他一陣亂搖,頓時給搖了個天昏地暗,戰天風拿開鍋子,他腦子裡已是天旋地轉,打得兩個轉兒,一屁股坐倒在地。

  戰天風看那年輕人一張俊臉給煮天鍋中的油汙弄得烏七八糟,頓時就樂了,哈哈大笑,道:「怎麼樣,小哥兒,服氣了不?」

  那年輕人在地下坐了好一會兒腦子才清醒,狂叫一聲:「你殺了我吧。」躍起身又一刀向戰天風劈來。

  「還不服氣,那我就再抽抽你。」戰天風口中大笑,看刀到面前,身子一錯,忽地就到了那年輕人左側,煮天鍋一翻,倒轉鍋底,便在那年輕人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那年輕人給他抽得往前一栽,蹌出五六步,卻又猛地轉過身來,雙眼血紅,大刀狂舞,撞向戰天風。

  奈何他功夫與戰天風差得實在太遠,不說功力,便是招數上也是遠遠不如,給戰天風展開神鍋大八式:一炒二搖三抽四抖五翻六顫七顛八拋,翻來顛去,真就象炒菜一般,炒了個灰頭土臉,面紅耳赤,不過他也真是硬氣,卻是死也不肯低頭。

  他不低頭,戰天風自然更不會收手,正玩得興高采烈,卻忽聽到不遠處有遁術掠風之聲,心中立時一凝,想:「難道是九鬼門的人發現我了。」急往後一躍,扭頭看去,那人卻不是直向著他飛來,而是從左面數十丈外急飛了過去,這人速度之快,直若流光曳電,本來距離不遠,照理說戰天風定能看清那人的臉面,可戰天風偏就沒能看清楚,只大致看清了個人影兒,戰天風一愣之下,猛地叫了起來:「七公。」急追上去,那年輕人剛好又一刀劈來呢,刀到,戰天風突然失了蹤,他眼光是直視的,正好看到戰天風凌空飛去,一眨眼便到了數十丈外,剎時間便就呆了。

  戰天風雖然只愣了一下便反應了過來,但壺七公是何等速度,一眨眼便已無影無蹤,戰天風的凌虛佛影雖也了得,但一則他功力不夠,二則凌虛佛影身法真的不如壺七公的身法,即便他功力再高一倍,身法不行也是沒有辦法的,怎麼可能趕得上,先還能以靈力感應到壺七公,趕出數里,卻是連半點感應都沒有了。

  「這老狐狸,跑得比兔子還快。」戰天風大罵,心中卻忽地一動:「老狐狸這麼趕喪似的跑,莫非是遇上了強敵?」想到這裡,急煮一鍋一葉障目湯一口喝了,便就立在空中,轉身看去,打定主意,若真是有敵人趕上來,他便當頭給那傢伙一鍋子。

  不出他所料,幾乎在他轉身的同時,已感應到背後靈力波動,有高手急趕過來,只是隔遠了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個黑點,黑點漸近,看得清人形了,戰天風心中忽地一跳,因為那人身形竟是象極了馬橫刀。

  「馬大哥趕七公做什麼?」戰天風心中疑惑,凝睛看去,那人影又近了些,雖仍看不清臉面,但身形熟悉之極,正是馬橫刀。

  「馬大哥。」戰天風狂喜大叫,急奔回去,一邊跑一邊急喝涼水解了一葉障目湯的魔力,然而便在他認出馬橫刀的同時,馬橫刀卻突地停了下來,落在了那年輕人身邊,在聽到戰天風叫聲後,抬頭看來,眼中卻露出疑惑之色,戰天風奔到近前,知道他疑什麼,叫道:「馬大哥,是我。」

  「是戰兄弟。」馬橫刀呵呵笑了起來:「先一眼還真沒認出來呢,只是聽聲音象,鍋子也打眼。」

  「只是臉變了不是?」戰天風拍拍自己的臉,向馬橫刀一眨眼睛,道:「天冷塗的臘。」

  馬橫刀撲哧一笑,忙搖手道:「兄弟,別一見面就逗你大哥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