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是方丈,禪房裡倒是有文房四寶,用不著再去找木炭,當下寫道:「我是戰天風,江湖人稱神鍋大追風,出名之前也喚做叫雞公,卻真的不是什麼轉世靈佛,佛印宗為一個假靈佛而和九鬼門血拼,實在不值得,所以我去也。」

  寫完,倒沒玩什麼一注再注的了,壓在桌上,將一葉障目湯煮一鍋喝了,隨即穿窗而出,他雖未將金果灌注給他的靈力全部吸收,卻也已是近一流的身手,便不運玄功,身手也是輕靈之極,穿窗上屋,大印塔在西面,他便往東走,寺中雖有守夜的弟子,但即感應不到靈力的波動,又看不到他,因此全無察覺,給他穿寺而去。

  一路上戰天風一直擔心金果會發覺,出得寺牆,終於知道自己猜得是正確的了,一時狂喜,暗讚自己:「天才,戰天風,你真的是天才。」此時離寺還近,還不敢運轉靈力,仍是借兩條腿飛跑,直到跑了差不多半個時辰,一葉障目湯的魔力要失效了,這才展開凌虛佛影飛掠。

  西方不敢去,東方也不敢回,戰天風便往南飛。飛掠半夜,看看天明,心中想:「這大半夜,至少也跑出了七八百里了吧,只要心誠小和尚聽話,佛印寺三天之內不會發覺他們的方丈竟然逃跑了,這會兒倒是要提防九鬼門的暗探,對了,便是滿天下都是九鬼門的鬼,他首先留意的也是那些玄功高手,哈哈,老辦法,本大追風還是把靈力收起來好了。」這麼想著,遠遠的看前面有一座鎮子,當下便在一處林子裡落下地來,隨後步行向鎮子裡去,一路卻又想:「便不運靈力,我的光頭還是打眼,而且鬼婆娘只怕畫了我的影形圖給她手下呢,萬一撞上了還是認得,也要想個主意。」

  這時他已上了大路,雖是大冷的天,路上卻已有了行人,是個中年漢子,行商打扮,埋著頭疾步走著,戰天風遠遠一看,忽地有了主意,想:「光頭上若沾上頭髮,不就不是光頭了嗎,裝天簍裡有上色的作料,弄點兒抹黃了臉,再把煮天鍋藏到衣服下面,誰還認得本大追風便是逃跑的方丈和尚戰天風?」

  這時那中年漢子走近了些,不過埋頭趕路,沒看到戰天風,戰天風心中尋思:「便藉這老兄的頭髮一用。」運起身法,忽一下過去,那中年漢子聽到風聲,剛要抬頭,腦袋上早著了戰天風一下,立馬暈了過去,戰天風將他帶到路邊林中,裝天簍中取一把雕花的小刀,削冬瓜皮似的,三兩下便將那漢子剃了個光頭,他打得不重,沒了頭髮冷風一吹,那漢子倒醒來了,看他眼皮一動,戰天風一閃躲開,心念一閃,想:「平白無故剃了頭髮,這漢子一路嚷起來,萬一給九鬼門暗探聽到了,只怕要漏風。」腦子一轉,已有主意,揚聲道:「今日剃髮,只因你平日不敬佛,所以佛祖發怒,略加處罰,你以後須誠心敬佛,自然萬事如意。」

  那漢子醒來,先以為是碰上強盜了,後來看身上包袱還在,只頭上冷倏倏,一摸沒了頭髮,正莫名其妙呢,聽了戰天風的話,頓時就大驚失色,忙叩頭不迭道:「是,是,小人前日是罵了一個化緣的和尚,卻原來是佛祖顯靈,小人該死,以後再不敢了,必定誠心敬佛,見僧布施。」

  戰天風說他不敬佛,本只是信口胡說,不想真有那麼一出,心底偷笑,道:「你的話,本羅漢記下了,今日的事,不可聲張,以後誠心敬佛,三月後頭髮自長,去吧。」

  那漢子複又叩頭,連聲應著去了,戰天風打個哈哈,裝天簍中取出菜膠色料,先把頭髮沾在了光頭上,再染黃了臉,身上的架紗自然是不能穿了,好在裡面衣服還是自己原來那身,便把架紗脫了,煮天鍋藏到衣服底下,溪水中一照,臉色臘黃,精幹拉瘦,生似一個癆病漢子。

  「別說鬼婆娘還沒跟我上過床,便真是上過床,成了她的真漢子,見了她老公這副樣子,也絕對認不出來。」戰天風大是得意,出林,信腳便往鎮上走去。

  到鎮上,看到一家酒館,肚子也餓了,拐腳進去,在跑馬鎮當了一回廚師,紅燒肉沒那麼饞了,嘴卻刁了起來,點了兩個菜,挾一筷子就想吐,一張嘴卻又忍住了,想:「難道又計較起來,再來這店子裡當一回廚師?」他這會兒也無處可去,真躲到哪家店子裡當廚師本來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抬眼四下一打量,卻撇了撇嘴,哼了一聲:「這店也太小著點兒,本大神鍋可是名廚呢,沒得丟了身份。」

  正搖頭,忽聽到馬蹄聲急響,他就坐在窗邊,往下一看,只見鎮東頭一騎馬飛奔而來,看馬上那騎者,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穿一色青的緊身勁裝,背上斜背一把大刀,猿臂蜂腰,劍眉星目,竟是個極出色的美男子。

  「好個漂亮人物。」戰天風暗喝一聲彩,心下想:「本大追風也算得上是半個美男子了,但與這人比,可就差得太遠了。」他在撞天婚照了鏡子後,一直臭美著,承認別人比他英俊,那還真是第一次。

  那馬眨眼奔到店子前面,剛好一個食客出來,偏生不知出什麼神,竟沒聽到馬蹄聲,向著馬蹄下便撞過去,眼看撞上,馬上那年輕人霍地一提馬韁,那馬倏地人立起來,總算沒撞到那食客身上,不過馬的前蹄也在食客肩上擦了一下,那食客啊的一聲叫,往後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下。

  馬蹄落下,那年輕人瞟一眼那食客,從懷中摸出一錠銀子扔到那食客面前,一聲不吭,打馬又急馳出去。

  大街跑馬有錯,但沒怎麼傷著人,又給了錠銀子,照理說也就可以了,事實上那食客一見面前的銀子,唰一把就抓在了手裡,而且還連說了兩聲謝謝,他這正主兒都這樣了,旁邊人更不該有什麼話,可不知為什麼,樓上的戰天風卻惱了,大呸一聲:「公子哥兒了不起嗎?有錢了不起嗎?長得漂亮了不起嗎?我呸。」

  他這一呸聲音不小,旁邊人都扭頭看過來,戰天風越發來了勁,道:「我最看不起這樣的公子哥兒了,仗著有兩個臭錢,自以為了不起,撞了人,竟然連對不起也不說一聲,給錠銀子就了事,而且還扳著張死人臉,倒好象是別人欠了他的似的,真真豈有此理,不行,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我非讓他賠禮道歉不可。」說了這話,飯了也不吃了,就從窗口跳了下去,對那食客道:「我去抓那傢伙回來給你賠禮道歉,你不要怕,他若不賠禮,扇他就是,一切有本大追風給你撐著。」說著晃身便去追那年輕人。那食客剛得了銀子樂暈了呢,給他這一番話又說呆了,眼前一花不見了戰天風人影,更是目瞪口呆,邊上便有人叫道:「你還不快走,這人好象叫什麼本瘋子的,真象是有些瘋呢,小心他搶了你銀子。」

  說到銀子,這食客立馬就清醒了,腳一打拐,剎時溜了個無影無蹤。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