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但鬼瑤兒恨得他要死,怎麼可能再幫他呢,戰天風一時大傷腦筋,心中滴溜溜亂轉,忽想到那夜脫鬼瑤兒虛影衣服的事上,一下就有了主意,反手取了鍋子,同時揚聲叫道:「大家夥打架也打得累了,要不要歇口氣兒,本方丈玩一手美女脫衣的把戲給大家伙看看啊,大家夥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啊。」他嘴中叫,眼睛卻斜瞟著鬼瑤兒。

  正如戰天風猜的,鬼瑤兒並不知道戰天風成了轉世靈佛到佛印宗做了方丈的事,只是聽得佛印宗新尋得轉世靈佛初演法輪,佛印宗非比等閒,她便想來看一眼轉世靈佛什麼樣兒,卻剛好趕上這一場大架。先前鬼瑤兒並沒怎麼看戰天風,她恨極了戰天風,說得誇張點戰天風化成灰她也認識,但戰天風剃了光頭穿了架紗,最重要的是能結印凝字,她便真沒把戰天風認出來,直到聽了戰天風這一番話,才轉眼看過來,看清了戰天風相貌再看了戰天風手中的鍋子,立時把戰天風認了出來,她一腔羞怒憋了這些日子,早在爆炸的邊緣,剎時爆發,身子往前一撲,急掠過來,但到戰天風身前十丈,卻猛地凝住,因為她突然就想起了戰天風剛才的話,美女脫衣,還有哪個美女,自然只能是她了,而她又不知道戰天風那江山美人湯的玄機,只以為有那隻鍋子就可以,想到那夜的情形,如何敢不停步。

  看著鬼瑤兒眼發電光飛掠過來,戰天風心中打鼓,面上卻裝作一臉的漫不在乎,他也是算定鬼瑤兒不知他寶湯的玄機,這時眼見鬼瑤兒停步,立知自己贏了這一局,心下狂喜,換了一幅笑臉道:「原來是本方丈的乖乖鬼老婆芳駕光臨了啊,看來這把戲玩不成,也是,自己老婆嘛,脫了衣服只能給自己看,哪有給這麼幾十萬人一起看——。」

  「住嘴。」不等他說完,羞怒到極點的鬼瑤兒已是厲聲怒喝,她緊攥著的雙手微微顫抖,兩眼死死的盯著戰天風,如果眼光有形,她眼中的殺氣已將戰天風切成了十萬八千塊。然而她的腳卻不敢再向前邁一步,她對戰天風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一個小混混,無恥加無賴,逼急了什麼都敢做,萬一真的在幾十萬人之前拿她的虛影脫起衣服來,哪怕她即時自殺,也是洗不掉這份恥辱,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敢冒險。

  看了她眼中的寒光,戰天風心中也自發毛,但一張臉皮在街頭打磨十餘年,功力爐火純青,再不顯露半點怯意,仍是嘻嘻笑著看著鬼瑤兒,道:「不說就不說吧,不過親親小娘子啊,你相公我現在有難關要過呢,本來想奉送個美女脫衣讓他們放你相公一馬,可你又不願意,現在怎麼辦呢,你相公一條小命危在旦夕,生死關頭,可是有些顧不得了呢。」

  那朵彩雲移動雖慢,但說得這麼一段話下來,離著戰天風已不到丈餘,鬼瑤兒自然是看見的,雖然本心裡無論如何都不願救戰天風,但不救卻是不行,一咬牙,盯著戰天風道:「我不是要救你,我只是要親手將你碎屍萬段。」

  手一揚,袖中飛出一條白帶,正是那日從婚禮上帶走戰天風的那條,白帶如劍,唰一下便刺進那團彩雲中,手腕再一抖,白帶急旋,便如一條白龍在雲中翻滾,兩個滾子,便將一團彩雲滾散。

  無天佛功力遠在戰天風諸人之上,是最先發覺鬼瑤兒三個的,只是一時收手不得,而且敵友未明,所以一面加緊催力,一面靜觀動靜,先見鬼瑤兒三個只是袖手旁觀,心中一鬆,後來更見戰天風還和鬼瑤兒有仇,更是一樂,卻再想不到一轉眼,鬼瑤兒突地給戰天風說得反對自己動起手來,又驚又怒,但他眼光如電,看得出鬼瑤兒修為雖還遠不如他,卻已在嗔佛等人之上,頗為了得,再加上身後的兩個老者也是一流高手,她三個插手,自己無論如何也討不了好去,當即收手,宣一聲佛號道:「來者何人,橫裡插手?」其實他已從鬼瑤兒的身法中看出的出身來歷,只是故意這麼問而已。

  無天佛是當世有數的頂尖高手之一,鬼瑤兒雖未見過,但也知道,她雖橫插一腳壞了無天佛的事,但本心裡並不願替九鬼門結下無天佛這樣的強敵,她可不是單家駒那樣的草包,雖在極度的惱怒之中,腦中卻始終是清醒的,對著無天佛一抱拳道:「九鬼門鬼瑤兒拜見大師,壞了大師的事,情非得已。」說著向戰天風一指,道:「這人是我九鬼門要的人,不但不能讓他落在別人手裡,甚至不能讓他死在別人手裡,大師今天若肯放手,九鬼門來日必將報答。」

  說著話,她抬眼看著無天佛,臉上恭恭敬敬,但恭敬是恭敬,也是請無天佛放手,語氣卻是不亢不卑,而且更是插手在先,充分顯示出九鬼門的實力,半點也不丟面子。

  她看無天佛,無天佛自也在看她,心下暗暗點頭,哈哈一笑道:「原來是九鬼門主鬼狂之女,久聞鬼狂有女,不輸男兒,果然如此,好,我這次來,不過是來觀禮,一時起興出手,並不是真要和佛印宗鬥氣,都是佛門一脈嘛。」說著哈哈一笑,高宣一聲佛號,聲聞十數里,道:「佛印宗轉世靈佛之說,不過是騙人的,佛爺本想和他論論佛理,現在看來沒必要了,回寺。」哈哈大笑聲中,彩雲繚繞,連同嗔佛五個,急向西方飄去,眨眼不見。而鬼瑤兒耳邊卻傳來無天佛的聲音:「替老僧問候門主,他日東來,必定登門拜候。」

  鬼瑤兒雖不願結下無天佛這個強敵,但因插手在先,已壞了無天佛的事,所以並不認為無天佛會轉易放手,誰知無天佛竟真的說走就走,倒是大出意外,耳邊聽到無天佛話聲,忙恭恭敬敬的行禮道:「多謝大師,大師若來九鬼門,鬼瑤兒一定親手奉上香茶。」

  鬼瑤兒不知道,無天佛轉易放手,固然是因為鬼瑤兒橫裡插一腳後,他已討不到好去,最重要的,是無天佛另有打算,無天佛野心極大,不但助雪狼王一統十大狼族,更有遠窺東土之意,對東土江湖中的情形也多有了解,知道九鬼門為東土三大邪門之首,今日送了鬼瑤兒這個人情,他日東來,好處多多,再一個,對佛印宗,他惟一忌憚的,只有一個金果,現在知道金果功力大幅減退,他隨時可以捲土重來,又何必急在這一時呢,所以說走就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