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可以再生出彩雲,金果卻無法再生出金字,這時佛印宗下面的弟子紛紛飛上來幫手,能幫上手的二三流弟子,也還有一二十人,但嗔佛五個這會兒也醒過神了,嗔佛三個敵住淨智三個,嗔經嗔願兩人卻橫裡攔住佛印宗其它弟子,他兩個都是一流高手,佛印宗弟子雖多,卻是衝不過來。

  不過這會兒戰天風也醒過神來了,大喝一聲:「誰想跑了,看本方丈露一手給你看看。」手結蓮花法印,七字排對而出,金光閃閃,正是美女江山一鍋煮七字,不過第一個美字出來時有五六寸高下,到最後一個煮字出來時,所有七個字卻全都縮了水,只有四寸不到了,力分則散,可不是人多力量大。

  「美女江山一鍋煮?」戰天風一家夥蹦出七個金字,無天佛一時間看得有些發呆,看得清了,不由哈哈大笑:「你這小和尚還真有趣兒,美女煮熟了,還能吃嗎?」

  「怎麼不能吃?」戰天風嘻嘻笑:「秀色可餐啊。」

  「有點意思。」無天佛大笑點頭:「那就讓佛爺試試你這鍋裡煮出的美女到底是個什麼味兒。」他說話時,彩雲凝住了,這時又急飄過來。

  「又香又麻又辣,請啊請啊。」戰天風嘻嘻笑,七字當頭迎上。

  金果卻知道戰天風字雖多,力太弱,絕不是無天佛對手,急喝一聲:「師弟速退。」反手取下脖子上一掛念珠,從側後向無天佛那團彩雲急射過去。

  無天佛以七成靈力應對金果三個,只能分出三成靈力對付戰天風,射向戰天風的那團彩雲便也不大,只有丈許方圓,而金果那掛念珠在飛出後,竟一下變大了,也變得有丈許方圓,就象一個大圓箍一樣,一下子箍住了那團彩雲,隨即便往後面急扯,金果這串念珠是他師父圓寂時給他的,上面帶有他師父的一部份靈力,雖不多,卻也可以一用。

  無天佛那團彩雲給念珠箍住後扯,急飄的勢頭一頓,卻仍緩緩前移,那情形,便如一頭背犁的老黃牛,犁頭雖重,卻仍是勉力前行,不過這會兒戰天風的美女江山一鍋煮七個金字也迎上來了,金字在前面抵住彩雲,念珠在後面扯,勉力前移的彩雲終於再不能移動一步,反向後面退了起來。

  「你有念珠,我便沒有嗎?」無天佛大喝一聲,一把取下脖子上那串巨大的念珠,向戰天風急甩過來,那念珠並不變大,但內中靈力隱隱,顯然也絕非凡物,金果此時再無餘力,只有急叫:「師弟速退。」

  「一串念珠有什麼了不起。」戰天風金字初試建功,興致正好,哪裡肯聽他的,嘻嘻一笑,道:「美女愛珠子,得,送你一美女玩玩。」手印轉動,江山一鍋煮五字繼續抵著彩雲,卻將美女兩字調過來,一左一右,抵住無天佛那念珠的兩邊,那情形,倒象是兩隻金手,劈空抓住了念珠一般。

  無天佛這念珠是他隨身之物,頗具靈異,但靈力也並不是太強,給戰天風美女兩字抵住了,頓時再進不得一步。

  一見美女兩字真個抵住了無天佛念珠,戰天風大喜,嘻嘻笑道:「我就說珠子配美女是最好嘛,果然你的珠子一見我的美女,立馬就走不動了。」

  然而他高興得早了點,這邊念珠給抵住了,但那邊彩雲卻改退為進,緩緩的又飄了過來。原來戰天風手印不熟,雖只調過來美女兩個字,卻差不多分了一半的靈力過來,最明顯的是,美女兩字都有四寸多高,而那邊江山一鍋煮五字卻只有三寸來高,他六成的靈力加上金果念珠,可抗不住無天佛三成功力。

  眼看著彩雲一點一點飄近,戰天風再無餘力,無天佛在金果那邊也加強了壓力,金果淨塵只是苦苦撐持,雖沒讓彩雲更近一分,但也休想再分出力道來相助戰天風,淨心三個對著嗔佛三個半斤八兩,嗔願兩個雖不能全部攔死佛印宗所有弟子,但把幾個功力略高的盡數攔住了,剩下的三流弟子,即便衝過來,也是毫無用處。

  戰況一邊倒,給念珠箍著的那團彩雲這時離戰天風已不過三四丈,移動雖慢,最終還是會罩上來,一旦給彩雲罩上會怎麼樣戰天風並不知道,但想來也不是太妙。

  「不能死等著給大肥豬的雲朵兒吞了。」戰天風心中轉念,忽地想到那半個鍋半湯,想:「對了,連根地母湯力大無窮,本大追風喝了湯來助力。」一手捏印一手便要取鍋,卻又生念頭,想:「本大追風這六鍋半寶湯是絕密,可不要給大肥豬看破了。」

  想著哈哈一笑,道:「痛快,今兒個這一架打得真痛快,本方丈且喝口水解解渴。」反手取鍋,略藏在身後,不讓無天彿看見他是怎麼弄的,煮一鍋連根地母湯,打個哈哈喝了,立覺身上力大無窮,但一鼓勁發力,卻不妙了,力到臂上,無論如何也發不出去,原來連根地母湯只能增加肌肉之力,卻不能增加靈力,無法發出體外。

  這下戰天風傻眼了,而那團彩雲卻又飄近了丈餘,戰天風腦子急轉:「連根寶湯不起作用,這可如何是好,要不玩個隱身法兒?只怕瞞不了大肥豬?」抓著鍋子正不知怎麼辦,忽聽得掠風聲,扭頭看去,頓時暗暗叫苦,來的是鬼瑤兒,身後還跟著一男一女兩個老者,都是眼光如電,顯然是九鬼門的高手。

  「本光頭屋漏偏連夜雨,看來今兒真個要歸位。」戰天風心中打鼓,急轉念頭,腦中卻是一片空白,再無半條計策出來。

  出乎戰天風意料的是,鬼瑤兒三個掠到離鬥場五十丈左右,卻停住了,和下面的信眾一樣,看起戲來。

  戰天風一呆之下,明白了:「原來鬼丫頭不是來找我的,是聽到打架來看熱鬧的。」懸著的心落下來,心中卻轉開了念頭:「鬼丫頭可是一把好手,她後面那兩個老傢伙也絕對是一流高手,若能讓鬼丫頭伸手幫邊,趕走大肥豬不費吹灰之力,剩下鬼丫頭的帳,咱們再慢慢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