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先前彩雲出現,金果便是一臉凝重之色,這時宣一聲佛號,道:「無天佛,果然是你。」

  「無天佛?」戰天風忍不住低叫。

  這些天,金果不但教他佛經禮儀,同時也將佛門中一些事情以及這周遭宗教方面的情形說了給戰天風聽,其中就提到了無天佛。

  無天佛不是天朝人,而是天朝西面雪狼國人,雪狼國以前一直分裂,各以部族而居,號稱十大狼族,但最近十幾年卻給雪狼王統一了起來,建立了雪狼國,而雪狼國的建立,無天佛據說在中間起了極大的作用,他一手創立的無天教在十大狼族擁有無數信眾,雪狼王建國後,更奉無天為國師,無天教為國教,佛印宗以前在十大狼族也擁有很多信眾,但雪狼王立無天教為國教後,佛印宗的信眾便已微乎其微。

  無天所修禪功稱為無天大法,極為了得,全力施展開時,可驅七色彩雲遮蓋天地,號稱無法無天,金果在和戰天風說到佛印宗勢力在雪狼國被驅逐時,曾無奈的說過,若是銀果還在世,他師弟兄聯手,必要去雪狼國走一遭,以大佛法壓下無天佛的威勢,但只他一個,卻是沒有把握,所以只有眼睜睜看著無天教日漸擴張。

  當時戰天風聽到金果的話,便對無天佛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因為在他眼裡,金果已是可以和白雲裳馬橫刀平起平坐的頂尖高手,實際上他估計,金果功力可能要高於馬橫刀,或許略低於白雲裳而已,只是他和馬橫刀關係好,所以將馬橫刀抬一點兒,但金果如此忌憚無天佛,那無天佛豈非還要強於白雲裳?此時親眼見到,不由自主便發出驚呼。

  他那一聲驚呼聲音不高,無天佛卻聽到了,轉眼向他看來,笑呵呵道:「你這小和尚就是銀果的轉世靈佛?你知道一個佛字怎麼寫嗎?」

  這話不善,不過要說鬥口,戰天風哪裡會輸給別人,也是笑嘻嘻道:「你這肥頭大耳的大和尚就是無天佛嗎?你知道一個肥豬的豬字怎麼寫嗎?」

  無天佛勃然大怒,再裝不出笑臉,巨眼圓睜道:「小和尚敢對本佛爺無禮?」

  戰天風針鋒相對,也冷了臉道:「大和尚敢對本方丈不敬?」

  無天佛以彩雲現身,金果便覺出無天佛來意不善,事實上還在無天教將佛印宗驅逐出雪狼國時,金果便感覺到無天佛野心極大,佛印宗與無天教遲早會發生大衝突,只是沒想到無天會趕在這個時候發動,而此時他功力損耗了一半多,實不是和無天起衝突的時候,眼見戰天風寸步不讓,忙插嘴宣一聲佛號,道:「無天佛,今日是我師弟初演法輪的正日子,你遠來是客,便請一旁觀禮。」

  「只是觀禮嗎?」無天佛重又恢復笑臉,將一個胖大腦袋搖了兩搖道:「那怎麼可以,我可是來送禮的呢。」說著話,蒲扇大的手掌虛空一抓,爪前現出一團彩雲,隨即向著戰天風便是一推。

  那團彩雲在無天佛爪前時,不過尺許方圓一團,一離爪,卻逐漸變大,到戰天風面前二十丈,已是有十餘丈方圓,形若小山,而且內中電閃雷鳴,聲勢驚人。

  金果自然知道無天佛這團彩雲的厲害,他先還盼著穩住無天佛,這時知道再不可能,低喝一聲:「無天不要無禮。」結印凝字,胸前現出金光閃閃的「滅」字,約有尺五高下,迎著無天佛彩雲急撞過去,剎時便鑽進雲中,金字起始的速度極快,但一鑽進雲中便慢了下來,越來越慢,到鑽到彩雲的中心部位時,金字終於完全停滯不前,但仍是金光閃閃,雖不能穿透彩雲,無天佛的彩雲卻也遮不住金字閃閃的金光,同時彩雲也停住了,不能再向前飄。

  無天佛嘿嘿一笑,看著金果道:「金果羅漢,你的羅漢果位好象是越修越回去了啊。」

  說話間,猛地一聲大喝,大胖腦袋周圍忽地現出彩色光環,便如戰天風常在一些寺廟壁畫上見的佛祖腦後的佛光,竟有四五尺方圓,隨著光環的出現,那團裹著金果金字的彩雲又霍地擴大一倍,同時向著金果緩緩推進。

  無天佛在看出金果禪功大幅降低後,雖不知原因,卻知道這是徹底毀掉金果的最佳機會,所以再不留手,而他腦後的彩色光環,便是他修成的無法無天禪功全力運轉時特有的異象。

  淨塵四個知道金果給戰天風摩頂傳功後禪功大幅下降,眼見金果金字擋不住無天佛彩雲,相視一眼,淨塵結印出手,金光閃閃的佛字迎向彩雲,淨心淨智淨世三個卻以金字擊向那五個和尚,金果無天佛是純靈力的拼鬥,淨塵的金字便也就是那麼直直的撞上去,而淨心三個的金字卻是變化多端,盼望以招式的變化,同時牽制五個和尚。

  這五個和尚是無天佛的五大弟子,法名嗔佛、嗔法、嗔心、嗔願、嗔經,淨智三個一動,五僧也同時發動,也是全力出手,卻是五團烏雲。五僧功力與淨智四個不相上下,以五敵三,立刻將淨智三個的金字壓住,但淨智三個手印翻飛,三個金字在五團烏雲之中縱橫來去,卻也在短時間內成功的牽制了嗔佛五個。

  戰天風曾見過刑天道人和朱一嘴相鬥,也見過馬橫刀與靈心道人霍金堂動手,前兩個是鍋對劍,後兩個是拳對劍,但象這一次的,金字對烏雲,還真是頭一次見到,金果與無天佛純以靈力相拼,內行知道兇險,外行卻覺看得不精彩,而淨智三個對嗔佛五個這一團就好看多了,平日無形的靈力,在這時變成了有形的金字和烏雲,互相纏繞碰撞撕扯穿插,金光閃閃,烏雲四散,當真好看煞人,戰天風一時看得呆了,鼓起眼睛傻坐在了那兒,倒彷彿他是個局外人,而下面的十餘萬信眾也個個看得呆了,不過大抵和戰天風一樣,都是看的淨智幾個金字與烏雲的纏鬥。

  金果得淨塵助力,勉強抵住了無天佛的彩雲,卻知道不能持久,淨智三個不是功力足以抵擋嗔佛五僧,只是借了三千多式手印的精妙變化暫時纏住了嗔佛五個而已,嗔佛五個很快就會有人抽身出來,心念急轉,對淨塵道:「不要纏鬥,護了方丈退向大印塔。」

  大印塔為佛印宗創派祖師大印羅漢圓寂之地,塔以巨石砌成,只有一個出口,易守難攻,金果的意思,無天佛難鬥,盼望藉地勢之利,扳回劣勢。

  但無天佛如何肯讓戰天風退走,哈哈大笑:「想走?沒那麼容易。」笑聲中右手一揚,竟又生出一團彩雲,急飄向戰天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