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個金色的滅字漫到戰天風身上,所過之處,戰天風的身子同樣被染成金色,到最後,戰天風的整個身子也和金果一樣,變成了金色,這時若遠遠的看去,金果和戰天風兩個的身子象極了一朵金色的蓮花,或者說,象佛的微微合著的金色的雙掌。

  在那金色的滅字漫過來之前,戰天風還可以胡思亂想,但金字漫過來後,他突然就進入了一種奇異的境界,就跟昨日金果強行給他剃度時一樣,又清醒,又明白,全身說不出的舒服,又好象不是自己的身子,輕飄飄的。

  他的眼睛不知什麼時候就自己閉上了,臉上則是微微帶笑,這種微笑要戰天風有意來做,那是做不出來的,他笑起來,要不就是牙歪嘴裂,要不就是賊忑兮兮,或者皮笑肉不笑,還有就是拍馬屁時瞇著兩眼笑,一臉噁心,而現在這種笑,是類似於佛的笑,廣大寬容,看破一切。這種笑就是要戰天風學,他也是學不來的,因為他沒有這種心境。但這會兒這種笑偏就出現在了戰天風臉上,不用說,自然是金果的禪功作用的結果。

  佛印宗的摩頂授功,說穿了便是做師父的以本身功力助徒弟一臂之力,也就是給徒弟加一點子功,而金果這五心灌注之法,卻不僅僅是加一點子功,而是要以自己近兩百年的高深禪功,替戰天風脫胎換骨,徹底改造戰天風的體質。

  金果修為深湛,但有點子認死理,所以當年他雖是師兄,佛印宗的住持卻反給師弟銀果做了。佛印宗相信,有德高僧若此世不能成佛,一點靈光也會轉世為人,重修佛果,銀果滅度時,留下一句話:有孕無生,有身無形。金果認定這句話便是找到銀果轉世靈佛的暗示,但一直不能完全理解話中的意思,也一直未能找到和話中意思大致相同的人,直到那天巧遇戰天風,偏偏戰天風喝了一葉障目湯救孕婦,恰好應上了那句話,所以就認定戰天風是銀果轉世。佛印宗滿門上下找了八十多年沒找到,此時戰天風突然出現,金果過於興奮,但戰天風偏偏凡心未掃,畏難怕苦,所以他才不惜成倍的耗費自身的功力來行此五心灌注之法,即想助戰天風一臂之力,更想一舉喚醒戰天風前世的佛心。

  金果這五心灌注之法,將耗費他一半以上的功力,而這些功力,七成會化為戰天風所有,等於就在這一剎那,戰天風白得了金果四成以上的禪功,功力差不多已可和淨心幾個持平,所以臉上才會現出那種佛的微笑。

  不過這種微笑保持不了多久的,佛有這種微笑,不僅是功力,最重要的是心境,戰天風功力增強了,心境可還一樣,就好比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即便突然登基當了皇帝,擁有了這世上最大的權力,可也仍然只是小孩子,要他不頑皮,嘿嘿,等他長大再說,權力可不能代替年齡,功力也一樣,即便金果將所有功力全部灌注給戰天風,戰天風也不會有他那樣的禪心。

  其實金果是真迂了點子,這麼強大的禪功一下子傳到戰天風體內,戰天風根本承受不了,金果是認定戰天風是銀果靈佛轉世,其實戰天風並不是的,怎麼受得了,就象是吃補藥,人參雖補,可要是一家伙吃上幾斤老山參,那也非補死了不可。不過幸虧戰天風身上還有一樣東西,那就是雙臂上裝的鬼牙,禪功傳過來太多,戰天風身子受不住,經絡發脹,鬼牙感應到了,可就來者不拒,統統吸收,因此照理說金果傳過來的禪功在折損後,還有相當於四成的功力被戰天風吸收,但實際上他只吸收了三成的樣子,還有一成,經絡無法承受而外溢,給鬼牙吸收了,然而鬼牙在吸收金果功力時,因為是與金果的身子連著的,金果近近兩百年的禪功,非比等閒,鬼牙中的邪氣竟被金果的禪功降伏了,竟是有了佛性,本來鬼牙與戰天風是敵對關係,但這一來,都有了佛性,卻引為了同類,以前戰天風放鬼牙,鬼牙要吸他的精血,這一來卻不必了,因為鬼牙當他是自己人,就如鬼牙彼此之間不會互相吸取精血一樣,鬼牙也不會再來吸戰天風的精血了,不過這個異變,戰天風並不知道。

  也不知過了多久,戰天風的身子終於與金果分開了,緩緩落到地下,金果站在他面前,他看到一件怪事,金果的白眉毛和長鬍子突然全部掉光了,整個腦袋上,光禿禿地,不過戰天風這會兒仍處在那種奇妙的境界裡,雖看到了,卻不能由著自己哈哈大笑,甚至不能多想,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清風白雲,來了就來了,去了就去了,沒有感覺。

  金果看著他,道:「師弟,現在我傳你結印化字之法。」說著雙手結印,成蓮花之勢,秘傳心法。

  戰天風記了心法,依法結印,雙手呈蓮花之勢,只覺體內靈力充沛之極,更成一種奇怪的氣路凝結,順指發出,眼前金光一閃,胸前尺餘,現出一個金字,是個「美」字,約有五六寸高下。

  自己竟能結印凝成金字,若在平時,戰天風非樂得大翻跟斗不可,但這會兒心中仍只是動了一下,隨即平定,臉上表情也全無變化,仍是那麼微笑著。美美字之後,便是女字,隨後七字逐一化出,在胸成凝成一排。

  七字出現,金果手印變換,將三部印法一一演示,戰天風一式式學來,竟是絲毫不差,這不是戰天風聰明,乃是金果禪功的作用,金果看戰天風畏難,索性便在禪界中傳印,三千零二十四手印便深鉻於戰天風腦中,再不能忘,隨著手印變化,那七個金字也在胸前變化無窮,象極了七個金人在舞動。

  三部手印傳畢,金果臉露微笑,高宣一聲佛號,戰天風立即從那種奇妙的禪境中脫身出來,本心即現,立即便想:「本大追風好象可以結印凝字了?」疑心也出來了:「真的假的,怎麼這麼容易,不是老和尚玩的障眼法兒吧,我先試試,來個美女玩玩。」先結蓮花印,胸前果然先現「美」字,然後隨著手印的變換,七字全部出現,列成一排。

  「唷呵。」戰天風一蹦丈八高,連翻十七八個跟斗,莊嚴佛堂,一時成了頑猴戲場。

  聽到金果佛號,淨心四個閃電般掠回,一看金果的樣子,卻是齊聲驚呼,四僧隨即同結手印,「佛法無邊」四個金字將金果身子緊緊裹住,金果重又現出先前金身羅漢之像。

  不過只是一剎,金果便將淨心四個的金字送了回來,道:「我沒事。」

  戰天風這會兒也知道金果為自己耗費了太多功力,一時生出感激之心,猛地趴下叩頭道:「多謝大師,啊,不對,師兄。」

  「師弟不必客氣。」金果微笑,臉現莊嚴,道:「只要能助師弟光大我宗,我便即時身死,也是在所不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