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紅衣佛肚子裡藏金鏟,他們卻是金字,原來和尚什麼四大皆空盡是有口無心,個個愛錢呢,倒是怪了,他們這金字卻是藏在哪裡。」

  戰天風鼓起眼睛看著,心中還在琢磨呢,淨心胸前法字忽地前推,打向淨智胸口,淨智頭頂邊字則凌空下砸,正迎著淨心那打過來的法字,不等兩個字撞到一起,兩僧已各換手印,兩個字便也換了方位,隨著淨心兩個手印不停的變化,那兩個字也不停的變化,一時前一時後一時大一時小一時圓一時方,竟是變化無窮,看得戰天風眼花繚亂,同時他也看清了,紅衣佛的金鏟真的是金子,而淨心兩個的金字卻不是真的金子,而就是兩團光影,凝結成字,實際上也就是淨心兩個的靈力凝結成了兩個金字。

  淨心兩個演了一會,即便收式,金字也憑空消失不見,金果看向戰天風,道:「師弟醒了嗎?」

  「什麼呀,我又沒睡覺。」戰天風沒明白金果的話,卻想到另一個問題,道:「金果老——-大師——-師兄,他們那兩個金字是怎麼回事?」他本來想叫金果老和尚,到嘴邊才想到不妥,改叫大師,最後想到老和尚討厭,即然老和尚自認他是師弟,那他就佔這便宜,叫師兄好了,寺裡幾千和尚也就成了他晚輩,他這般心思,只是一閃念之間,嘴巴自然沒有念頭快,所以就叫成了這樣子。

  金果倒也並不在意,點頭道:「師弟正問中竅要,這金字便是我佛印宗獨傳之秘,外界說我宗重手印不重經文,不是佛門正道,不能成佛,那我們就讓他們來個眼見為實,我宗的每個入門弟子,可於三千零二十四式手印之中,單選一印,由其本師摩頂授功,凝成一個金字,此後便專研此印,其它手印便只泛泛習之,隨著修為日深,這一個金字也越來越大,直到高達丈六,此時功德圓滿,忽一日,金字化為佛像,此時肉身虹化,天女散花,滿天異香,萬信拜服,任你舌燦蓮花,睹此無上功德,也再不能多言半句。」

  「這麼厲害啊。」戰天風咂咂舌頭,眼珠子一轉,道:「那就是說,這三千多印其實不必全練,只要練一個也是一樣是吧。」

  「刪繁入簡,萬法歸一,這是最後的歸途。」金果點頭。

  「你說那一個金字是師父授了功的,那我要練,卻又由誰授功,我師父好象早死了吧。」戰天風目睹了淨塵兩個金字的威力,有些動心了。

  「阿彌陀佛。」金果宣一聲佛號,道:「師弟自然由為兄授功。」

  「這老和尚厲害,成不成佛不管他,若能練成個把金字,用來吹牛嚇鬼那是一等一的好東西。」戰天風腦中轉著念頭,忽地又起一念,看著金果道:「金老師兄,這金字一定只能練一個嗎?多練幾個行不行?」

  金果瞪著他,一臉驚訝之色,隨即看了淨心幾個大笑道:「不愧是靈佛轉世,雖然記憶泯滅,但性中一點本原卻始終不滅。」

  淨心幾個也是呵呵而笑,齊念彌陀,戰天風給他幾個笑得莫名其妙,看看這個看看那個,道:「笑什麼?有什麼好笑?多練幾個字比一個字,威力豈不更大?」

  金果止了笑,看了戰天風道:「師弟不記得了,你前世也是這樣啊,也要貪多,一開口就問師父可不可以多練幾個字。」

  「竟有這樣的巧合?」戰天風一時間瞠目結舌,心中嘀咕:「難道我真是那什麼銀果子轉世,那倒奇了,啊呀不對,怎麼背心撥涼撥涼的。」不由自主便打了個冷顫。

  金果不知他心中在亂轉念頭,點頭道:「多練幾個當然是可以的,但力聚則強,力分則散,貪多反不易成佛,師弟前世便是貪多,練了七個字,結果功虧一簣,此一世切不可貪多了。」

  「真是練了七個字。」戰天風大是驚異,道:「是哪七個字。」

  金果深深看他一眼,道:「那七個字是,白衣庵裡盡白衣。」

  「白衣庵裡盡白衣,白衣庵裡當然都是白衣,這不是廢話嗎?」戰天風叫,不過話一出口便明白了,道:「哦,是說讓白衣庵全穿孝衣的意思,很有野心呢,我那前世。」說到最後那幾個字,不禁又打了個冷戰。

  「師弟雄心壯志,可惜功虧一簣。」金果點了點頭,臉露悲壯之色,隨即看定戰天風,道:「不過師弟轉世為佛,我確信,此一世師弟必能達成宏願,光大我宗,阿彌陀佛。」淨心幾個也齊宣佛號,都是一臉莊嚴。

  金果道:「師弟,從今日起,就由我親自傳你三部大印,師弟慧根未泯,必然進步神速。」

  「你是說三千多手印全要我學?」戰天風眨了眨眼睛,搖頭道:「不好,你不是剛剛才說了貪多嚼不爛嗎?我不學那麼多,就學一個字好了,也不對,一個字又太少著點兒,沒聲勢不好看呢,這樣,我還和前世一樣,就學七外字好了。」

  「師弟不可。」金果連忙搖頭。

  「為什麼不可以?」戰天風斜眼看著他,叫道:「啊,我知道了,那金字是要你授功的,多一個字就要你費你一分功力,所以你捨不得是不,行啊,那我就一個字也不練了,你全省下來吧。」

  「不是這個意思,師弟千萬別誤會。」金果情急起來,連連搖頭。

  「我看你就是這個意思。」戰天風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一口咬死了,哼了一聲,道:「什麼師兄,拉倒吧。」

  他這是街市中最常見不過的激將之計,奈何金果雖修為精深,修的是佛法,於世務卻並不精通,鬥這種口舌,如何鬥得過戰天風這種在街市中千錘百練的小混混,一時張口結舌,不知要怎麼才能勸得轉戰天風,呆了半天,只得點頭道:「好吧,你硬要練七個字,那就練七個字好了。」說完這句,臉露苦笑,看著淨心幾個道:「當日師父說師弟乃是罕世不遇的奇才,可就是拗不過師弟的犟性子,唉。」

  淨心宣一聲佛號道:「師父不必苦惱,方丈本性不泯,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方丈前世吃了虧,一點靈光中必已深印前世之訓,隨著修為漸深,必可幡然頓悟,或者另劈蹊徑,光大我宗。」

  淨心這話顯然說到了金果心裡去,一時大歡喜,點頭道:「這話有理。」看向戰天風道:「師弟堅要練七字,那便練七字好了,卻不知師弟要練哪七個字?」

  「哪七個字?」戰天風搔頭,看向淨心幾個,道:「剛才他兩個一個法一個邊,那是什麼意思?」

  「稟方丈,我四個練的乃是佛法無邊四字。」四僧合掌,隨即各結手印,現出四個金字,戰天風一看,果然是佛法無邊四字,一時大喜,道:「佛法無邊,好,那我就來個降妖伏怪好了,啊呀,這還只四個字啊,對了,就是降妖伏怪好威風,這是七個字了是不是?」

  「降妖伏怪好威風。」金果念了一遍,點頭道:「是七個字,也可以,雖然——。」雖然怎麼樣他卻沒說下去,看他吞吞吐吐,戰天風起了疑心,道:「雖然怎麼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