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也聞聲看去,只見數丈開外,站著一群和尚,最前面一個老僧,極老,極矮,矮到只有他身後和尚的腋窩高,老到白鬍子拖下來,一直拖到地下,以至於他必須要用左手把鬍子挽一個結托著。不用說,眾人拜的自然就是他了。

  老和尚的精神極好,紅光滿面,兩隻眼睛也極有神彩,不逼人,但別人與他眼光一對,莫名其妙的就覺得身上暖洋洋的,就好象冬天裡給太陽照到一般。

  「這和尚了不起啊,是個高手呢,難怪他一聲號子,鬼不哭狼不叫的。」戰天風心中嘀咕,三不管先從漁網裡出來再說。這和尚厲害,萬一也把他做鬼打,他可就真成冤死鬼了,從漁網裡出來,打不過至少還能跑不是。而就在他從漁網中站在來的同時,猛聽到驚叫聲一片:「鬼,鬼,大白天鬼現顯形了。」

  原來就在這一刻,一葉障目湯的魔力失效了,便在一片鬼叫聲,忽地傳來哇的一聲啼哭,原來那孕婦給這一頓驚嚇,竟就把孩子給嚇出來了。

  又見鬼又生孩子的,眾人剎時都呆住了,誰也不知道怎麼辦,齊扭頭看向金果羅漢,金果羅漢卻是滿面莊嚴,宣一聲佛號:「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不是鬼,是佛,此兒睜眼見佛,他年必定福德無量。」

  眾人都愣住了,那漁夫道:「金果羅漢,你說這落水鬼不是鬼,是佛嗎?」

  「是。」金果點頭,看向那產婦道:「你是懷孕很久了,一直不能生產是吧?」

  那產婦孩子還在身下,只是嚇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勉力點了點頭,低聲道:「是,信婦懷孕快兩年了卻一直不能生產,想不清楚,所以跳河。」

  「這就對了。」金果含笑點頭,道:「我師弟銀果圓寂時曾留有佛喻,是兩句話,暗示未來的轉世靈佛,那兩句話是:有孕無生,有身無形。我們一直不明白佛意,但現在不就明白了嗎,這位小娘子明明有身孕,卻兩年不生,這不就是有孕無生嗎?為什麼不生,因為要見佛才生啊。有身無形,轉世靈佛明明有身子,別人卻都看不到,這不是有身無形嗎,所以這位便是我師弟的轉世靈佛,我佛印宗新的方丈。」

  「原來如此。」

  「難怪說鬼怎麼會在大白天顯形呢,原來是佛啊。」

  「這孩子原來要見佛才生啊,好大的命。」

  眾人議論紛紛中,一齊拜倒,便是那產婦也要爬起身來,那金果羅漢卻道:「你不要動了,好生回去帶好孩子吧。」這時那產婦的家人也聞訊趕來了,叩了頭,喜滋滋抬了產婦孩子回去。

  這時金果身後群僧一齊拜倒,口中齊稱方丈,個個一臉喜色,這群僧人年齡大小不一,金果身後並立的四僧年紀最大,約莫都有五六十歲年紀,個個眼中精光閃爍,戰天風只看一眼,便知這四人修為絕對不比刑天道人或靈心道人差,這四僧後面,還有十多個和尚,都是三十來歲四十歲不等,修為也明顯比前面四僧要差得多,但戰天風可以肯定,這中間的任何一個,靈力上的修為都比他要強。

  只掃了這一眼,戰天風便有些心頭發怵,暗叫:「這什麼佛印宗還真是好手如雲啊,了得,可七大玄門中怎麼沒他們的名字呢?奇怪。」心中嘀咕著,眼見群僧一齊拜倒,可就有些手足無措,忙叫道:「諸位大師傅是拜我嗎?不敢,不敢,你們可能認錯人了,本人戰天風,江湖人稱神鍋大追風,卻不是什麼轉世靈佛,更不是你們的什麼方丈。」

  金果看著他,一臉的笑,道:「師弟不必推託了,佛謁已應,你不是轉世靈佛,誰是轉世靈佛,來吧,跟師兄一起回寺去。」說著伸手來牽戰天風的手,他身子離著戰天風還有四五丈距離,手伸出來也不快,但戰天風剛想要讓開不讓他牽著呢,手腕子突地就給牽住了,金果也一下就到了他面前,到底是怎麼來的,戰天風竟是完全沒有看清楚,甚至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生似金果本來就站在他邊上。

  「他若是敵人,本大追風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戰天風腦中閃過這個念頭,身子卻已給金果帶得直飛出去。

  戰天風在空中飛掠,還想辨解他不是什麼方丈,但扭頭看向金果,他身邊這個一手帶著他一手滑稽的托著鬍子的矮小老和尚臉上,卻有著一種莫名的莊嚴的力量,竟讓他無法開口。

  不多會,前方出現一片屋宇,戰天風先以為是座鎮子,到近前一看,可就張大了嘴合不攏來,哪裡是座鎮子,竟是座寺院,那一片屋宇,竟全都是寺院裡的廟宇,紅牆碧瓦,在夕陽餘暉中發著耀眼的金光。

  「天爺,這廟可真大啊。」戰天風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驚呼。

  一邊的金果微笑道:「佛印寺為我佛印宗的根本聖地,有這等規模,那也不算什麼。」

  「這還不算什麼?」戰天風瞠目結舌,心中嘀咕:「皇宮也不過這樣子吧,這老和尚人矮,嘴可大。」

  說話間,已在寺門前落下,寺中剎時鐘鼓齊鳴,一扇扇大門洞開,大小僧人結隊而立,戰天風一眼看去,也不知有多少門,門後又有多少弟子,夕陽下光頭錚亮,不由更是搖頭驚嘆。

  「迎接靈佛。」高呼聲中,兩名老僧引路,金果牽了戰天風的手,邁步入寺,後面兩名老僧緊跟,隨後僧眾一隊隊跟著,眾人口中更齊聲誦經,戰天風只聽得懂阿彌陀佛四字,其它的一概不知,但香煙繚繞,鐘鼓齊鳴,梵唱聲聲,形成一種奇怪的感覺,戰天風想說話,竟是什麼也說不出來,一個人就象是呆了,只會跟著金果一步步的走,所過之處,僧眾逐一拜倒,個個一臉欣喜一臉莊嚴,很多人眼中竟還含了淚,弄得戰天風竟也好象要落淚的樣子,不過細一想,可又莫名其妙。

  到大雄寶殿,金果在佛前跪下,道:「佛祖保佑,銀果圓寂八十一年後,靈佛終於出世,我佛印宗從此有了新的方丈,阿彌陀佛。」

  他最後這一聲阿彌陀佛,並不比前面的話聲高,但聲一落,旁邊的一口巨大的古鐘突地嗡的一下響了起來,戰天風嚇一大跳,心還沒落下來呢,外面忽然傳來巨大的嗡嗡聲,就象有千萬隻野蜂齊撲過來一般,戰天風又吃一驚,他是屁股向外的,當下把屁股悄悄翹起,低頭看出去,卻原來不是野蜂,而是無數的和尚在齊聲誦經,殿外的廣場極大,這時卻擠滿了和尚,也不知有幾千人。戰天風給那密密麻麻的光頭嚇得手一軟,頭往前一栽,「咕咚」便叩了個大響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